热游小说网 > 不负如来不负卿(新版) > 第243章 诺言(1)
    那几天里罗什始终皱着眉头,看向我时,眼里时常流露出一丝哀伤。他还托张资找到了姑臧最有名的医生——为前凉张氏所用而现在被吕氏征为御医的潘征来为我看病。

    潘征的诊断与罗什一致:“夫人心脾两脏过虚,脾不生血,致使脸色泛白,鼻血不止,时而头晕,确是血虚。”

    我苦笑,这个结果早就预料到了,反而不如罗什那么伤心。不敢再看他,回头问潘征:“潘医官,我腹中的胎儿可能保住?”

    “这……”潘征犹豫,看一眼罗什,继续说道,“夫人年纪尚轻,尽力保胎,应能熬过。只是,生产乃重大损耗,产下孩子,夫人恐怕会……”

    “潘医官,孩子我不要了,只求你保住拙荆一命!”罗什抓住潘征的衣袖,泪水涌出,带着万般期许紧盯着潘征。

    “不!”我激动地站起来,“罗什,我们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他!”

    “艾晴,你的性命比这孩子更重要!”他拉住我,眼神痛苦却无比坚定,“等你养好了身体,我们再要孩子也不迟。”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我这样几次受辐射的身体,还能怀上,实在太难了。这也许是我唯一的怀孕机会,我怎能轻言放弃?

    潘征亦是动容,却无奈地摇头:“法师,夫人已有近五个月身孕,施行引产会危及母体,亦是极为凶险啊。”

    “没有办法了么?”罗什整个身体颤抖,哽咽着重复,语不成句,“没有办法了么?”

    “罗什,不要担心。”我拉住他战栗的双手,放到我肚子上,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我们的孩子很坚强,一定会跟我一起熬过去的。”

    肚子突然被顶了一下,力度之强,从未有过,似乎在向我们宣告他的蓬勃生命力。罗什懵住,仔细抚摸着我的肚子,猛地抬眼看我。

    我笑着在朦胧泪眼中对视他哀戚的双眸:“你看,宝宝也在告诉我们,他要活着。”

    潘征离去前为我开了药方。我知道中医对白血病并无太多帮助,那药不过是调理身体。但为了让罗什放心,我一直乖乖听话,让我吃我就吃,让我睡我就睡。

    罗什嘱咐弟子去抓药。他没有再去吕光处,一整天陪着我,极尽温柔。我在他怀里睡了很长时间的午觉,醒来时已近黄昏。屋外夕阳斜辉投射进来,他的脸在昏黄中剪出一圈朦胧的晕华。伸手抹他的眼角,他一怔,醒悟过来,急忙背过脸将眼角的泪水拭去。

    “你想为孩子起什么名字?”嗯哼一声,假装没看到他的泪。

    他转头对着我,眼睛有些红肿。吸一吸鼻子,故作轻松地说:“女孩的话,就叫小晴吧。”

    我笑,轻捶他的胸:“照你这样起名,那男孩岂不叫小什?”

    “也好。”他却认真地点头,“女孩叫小晴,男孩就叫小什。”

    “这……”我语结,歪头想一想,“呵呵,还是当小名吧,大名得另外起才行。小晴,小什,这名字一点都不气派。”

    “何需什么气派?”他摇头,盯着我的肚子,幽幽叹息,“这名字,从父母而来,便是父母爱它的证明。”

    对啊,他自己的名字就是从父母而来。他是龟兹人,没有汉人为孩子取名要避讳长辈的传统。

    “好。你起的名,就依你。”我努力地笑,他却看着我怔怔出神。只一会儿,眼里又流出我不忍见的哀伤。

    “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有。”他倏然醒转,有些慌乱地掩饰,“你躺在床上毋动,我陪你在这里吃。”

    低头吻我的额头,为我掖好毯子。出去的时候,看见他抬起手背到眼角处抹一下。昏黄的光线笼罩在褐红僧衣上,瘦高的身躯有些佝偻,似乎双肩背负着千斤重担,压得他无法挺直腰背。

    他的身影消失不见的瞬间,再也忍不住,两行泪滑落,点点滴滴,融化进夏日的薄毯。

    罗什向吕光告假,吕光见他无心顾及旁事,乐得卖人情,允许他每日陪伴妻子。弟子们将善款一家家送还,依着他的吩咐,自行在这间所谓寺庙的佛堂里修行。他带领弟子们做早晚课,每天再用一个时辰答疑解惑。剩下的时间,全部陪在我身边。

    “罗什,你怎么啦?”

    醒转时看到天光已亮,窗外传来欢快的鸟鸣。他坐在床边,无神地盯着我。两眼红肿,下巴一片青色胡茬,脸色憔悴地泛白。

    突然意识到:“你一夜没睡?”

    拉住我抚向他脸颊的手,他温柔一笑:“想多看看你……”

    为什么这么说?我一惊,想要起身,被他按住。

    “艾晴,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他的声音依旧温润如玉,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决然。

    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出:“罗什想明白了,要救你和孩子,唯一的办法便是让你回天上去。你的手当初伤得那么重,医治好后连伤疤都没留下。只要回去,你和孩子的命便能保住。”

    我摇头,急得坐起身,扑进他怀里嚎啕大哭:“罗什,如果我回去,只怕再也不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