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夏家。

    他们刚从车里走出来,夏意星和她的父母就已经凑了过来。

    “爸,怎么样?”夏朗行先开口问道。

    “进去再说。”夏菩提摆了摆手,带头走进了别墅里。

    一行人跟在他的后面,走进了别墅。

    客厅里,刘颖和夏朗行坐在一起,而夏意星和肖遥也坐在了一起。

    夏朗行对此颇有微词,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好多问什么,只能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瞪了眼肖遥,哼了个鼻音。

    肖遥对此只能表示哭笑不得,他是真想不出来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罪这位了。

    “爸,您现在可以开口了吧?”刘颖笑着说道,“看您脸色,这一行怕是不顺利?”

    “顺利,又不顺利。”夏菩提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白发,无奈说道,“现在我都快要糊涂了,按道理说,今天的事情算是很圆满的完成了,但是秦叨扰到底是什么态度,却依然不够明确。”

    “什么意思?”夏朗行等人也都被夏菩提给绕糊涂了。

    夏菩提叹了口气,说道:“秦叨扰不愿意松口,从我们进门到结束,他都没表示过要松手,软的硬的都用了,可是他依然不愿意松口,我们的态度好,他的态度也不错,我们强硬起来,他依然不会示弱——更重要的是,楚辞穹和他坐在一起。”

    “楚辞穹?”夏朗行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语气颇为不善,“那个混蛋在那里做什么?”

    “呵呵,谁知道呢?不过现在不排除他们已经走到一起的可能。”夏菩提眼神中闪烁着寒芒,眉头紧皱在一起,毕竟如果秦叨扰和楚辞穹真的走到了一起,这对夏家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了,那些原本还站在夏家这边的人,恐怕也都会纷纷倒戈,商人逐利,眼中除了利益,就没有别的了,你要是非得拉着人家说什么情谊,别人肯定会把你当成二傻子的。

    这就是个现实的社会,有能耐有本事有钱,身后的小弟自然多,可如果这个老大现在要被别人揍个半死了,那肯定也得树倒猢狲散了。

    夏菩提和夏朗行在商海中摸打滚爬这么多年,不可能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爸,按照您的意思,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夏朗行问道。

    虽然现在夏家是夏朗行和刘颖扛着的,但是真正拿主意还是得夏菩提来,谁让他有一颗菩提心呢?

    “摸清楚虚实再说。”夏菩提说道,“我觉得楚辞穹不是个笨蛋,他应该明白,现在这种平衡是不能打破的,如果他真的执意要和秦家合作,我只能说他的脑子被驴踢了。”

    说着,夏菩提的眼神又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肖遥,你觉得呢?”

    “我觉得?”肖遥受宠若惊,尴尬笑了笑,然后又皱起了眉头,一副思索模样,片刻后才抬起头,看着夏朗行满脸严肃说道,“夏老爷子,如果是以我之见,我觉得你们都多虑了。”

    “多虑了?”夏菩提有些不明白肖遥的意思。

    肖遥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觉得,楚辞穹和秦叨扰之所以能坐到一起,只是为了对付我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理由了。”

    “只是为了对付你?”夏朗行第一个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肖遥,我也承认你确实是个有能力的人,但是你觉得,秦家若是真的要对付你,有必要还非得拉上楚辞穹吗?”

    他言外之意,就是觉得肖遥有些太看得起他自己了。

    肖遥耸了耸肩膀,说道:“那您的意思就是说,夏老爷子说得对,那个楚辞穹的脑袋就是被驴踢了?”

    夏朗行干张了张嘴巴,最后啥也没说出来,只能满脸的郁闷。

    “你给我闭嘴,让肖遥继续说下去。”夏菩提瞪了眼自己的儿子,说道,“要是真闲着没事干,就去门口扫扫地。”

    夏朗行立刻闭紧了嘴巴,乖乖坐在一边了,他才不想出去扫地呢!

    “肖遥,你继续说吧。”夏菩提道。

    肖遥点了点头,冁然而笑,道:“夏爷爷,我觉得您说得对,那个楚辞穹确实不是个省油的灯,我从看到他的第一眼里,我就觉得他不是一般人了,他能让我感觉到危险,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高手,有些人用刀杀人,有些人用脑杀人,我觉得,他是后者,既然他那么聪明,又怎么可能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呢?就像您说的那样,现在三大家族形成现在这种三足鼎立的局面,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结果了,一旦少了一个,这三角关系就会失去平衡,到时候,楚家和秦家也同样会陷入无休止的征战中,不管谁输谁赢,赢得也都会=元气大伤,到时候,国家再一出手,一切都没了。”

    夏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护花强少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步履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步履无声并收藏护花强少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