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那个刚才一脸阴郁的“强者”双花蛇,忽然之间就朝着下方掉落了下去,掉落得极为突然。

    砰!

    紧接着发出的一道大响声,让得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原本还以为双花蛇是自己掉落的他们,瞬间就明白这恐怕是发生了什么极为诡异的变故。

    双花蛇可是一尊达到至圣境初期的强者,在这整个西凉城,都是可以排进前五的存在,哪怕是暴斧和狂狮,都不敢说能稳胜。

    可这么一尊至圣境初期强者,现在竟然连凌空悬浮在天空之上都做不到,甚至是栽了好大一个跟头,这明显是不符合常理。

    然而让众人更加惊骇的事情还在后头,那个一头栽下的双花蛇,竟然就这么直挺挺地一动不动了,甚至都没有任何要爬起来的动作。

    “死……死了?!”

    当一道微微颤抖,又蕴含着一丝不可置信的声音突然传出之时,所有人都是身形一震,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可是双花蛇啊。

    双花蛇已经在这西凉城东城称霸数十年的时间了,甚至是比那暴斧还要早好几年,对于西凉城东城的震慑,几乎是无人能及。

    可是众人都没有想到,这么一尊至圣境初期的强者,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这么无声无息地死掉了,这简直太让人震惊了。

    “是灵魂湮灭!”

    一名洞幽境的圣阶中级炼脉师,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似乎是发现了一些更加可怕的东西,当下脸色极为郑重地解释了一句。

    “怎么可能?”

    此言一出,不少人的神色更加惊骇了,同时他们看向那几位年轻人的目光,都充斥着一丝骇然,脚下下意识地退了好几步。

    “双花蛇……死了?!”

    相对于那些只是围观的普通修者们,刚刚掠出数丈的暴斧,动作戛然而止,由极动变为了极静。

    其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那已经毫无声息的双花蛇尸身,只觉自己握着巨斧的双手,都有一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这是暴斧从来没有想过的结果,对于双花蛇,他一直都极为忌惮,也从来不敢主动招惹,最多也就是言语上对骂几句。

    因为暴斧知道自己实力和双花蛇半斤八两,但心智却是不及对方远甚,若真的要生死相斗,自己落败的机会至少超过八成。

    可是现在,双花蛇毫无征兆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暴斧第一时间想到的,绝不是从此之后,自己就是这东城一家独大的霸主,更多的则是深深的恐惧。

    “咯……咯咯……”

    当暴斧将目光从双花蛇身上,转到某处的时候,牙关已忍不住颤抖出声,无论怎么克制都止不住,那是被吓的。

    “那个谁?你不是要打劫我们吗?怎么不过来了?”

    小胖子灵丸突然高声出口,此言一出,终于将暴斧从失神之中拉了回来,然后身形狠狠一震,那脸上的狠戾,都是瞬间消失不见。

    “不,不,我没有,在……在下绝无此意,几位大人若是不嫌弃,府中略备薄酒,替几位大人接风洗尘!”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暴斧前所未有地展示出了自己的恭敬,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双花蛇的死,一定和那粗衣青年脱不了干系。

    不管其他人实力如何,只要对方阵中有这么一个强者,就不是他暴斧能招惹得起的,他也清楚,自己一个应对不善,或许就得步双花蛇的后尘。

    双花蛇在这西凉城东城范围内多少年没有对手,也不可能是城池中心的那位出手,那就只剩下一个唯一的可能性了。

    “大哥……”

    见对方忽然变得如此恭敬,灵丸倒是不知道怎么办了,当下将目光转到云笑的身上,却见得这位大哥眼眸之中杀意闪现。

    对于这西凉城,云笑也是有过了解的,知道这里混乱已极,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血腥,个个都是该杀之人。

    如果这些家伙不来招惹自己,那倒也罢了,他最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刚才那自称双花蛇的家伙,竟敢言语对许红妆等女不敬,让得他瞬间灵魂祖脉爆发,将之击杀当场。

    而暴斧刚才已经动手,若不是被云笑的实力震慑,说不定那柄大斧都砍将下来了。

    对于这样敢于挑衅自己的家伙,哪怕对方前倨后恭,也不可能搏得云笑的半点怜悯之心。

    “大胆暴斧,竟敢如此怠慢贵客,该杀!”

    然而就在云笑将目光转到暴斧身上,将要再一次施展灵魂湮灭之法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九龙圣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庞飞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庞飞烟并收藏九龙圣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