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不知这会儿永康伯夫人心里也觉得姜宝青讨人厌的很,她好不容易找了个勇亲王府开门宴客的机会,特特过来质问,气势汹汹的找勇亲王妃要人。

    结果出来应对她们的是蔺昱筠,这她们就不说了。反正问蔺昱筠这个怯懦温顺的王府军主页是一个样。

    可,谁又曾想到,突然又冒出来个姜氏,不仅让她们前功尽弃,而且还从上风落到了下风,优势全无!

    永康伯夫人这会儿心里要是有刑架,早就把姜宝青给串上去烤了!

    “郡主,方才的事,我便暂时先不计较了,”永康伯夫人沉了沉气,一副大度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的模样,“你便告诉我,我家英儿到底去哪里了?”

    眼下有姜宝青在侧,怀里还揣着勇亲王妃给她的私印,代表着让她放开手尽管做。蔺昱筠底气十足,依旧是笑得温柔乖顺的模样,可话里头的意思跟乖顺没有半分关系:“永康伯夫人,我已经跟你说过好多次了,英侧妃病了,正在养病,不宜见客。”

    永康伯夫人皱着眉头正想说你唬谁呢,一旁的路氏却突然笑了一声开了口:“姑姑病了?这不巧了,姜大奶奶正好在这,医术又这般精湛,正好给姑姑看看病啊。想来经过姜大奶奶这么一瞧,姑姑的病必定会药到病除了。”

    永康伯夫人觉得她这个大儿媳妇虽说家世一般,不是那么让人满意,但这个脑子却是转得灵活,还算合她心意。

    她隐含赞赏的看了一眼路氏,又转向姜宝青,似笑非笑:“我这儿媳虽说愚钝了些,但说得话却也算在理。还请姜大奶奶帮忙看一看。”

    姜宝青放下手中的茶杯,笑了下,慢条斯理的反问道:“凭什么?”

    永康伯夫人没想到姜宝青会这般反问,她反而被问住了,过了会儿才皱着眉头道:“这还用问么?自然是医者仁心了,这不是天下大夫都该做的事吗?”

    姜宝青左手轻轻在右手掌心拍了几下:“永康伯夫人说得不错,可问题是,”她似笑非笑,一双眼眸深邃得犹如夏夜夜幕中最璀璨的那条玉带,“我眼下可不是大夫啊。”

    永康伯夫人讥讽的笑了一声:“姜大奶奶不就是凭借着一手医术才嫁入定国侯府的吗?这会儿怎么又不承认是大夫了?”

    “永康伯夫人这话说得,会医术难道就是大夫了吗?”姜宝青也不恼,慢悠悠的反问道,“会烹饪难道就是厨子了?会女红难道就是绣娘了?”

    永康伯夫人被问得哑口无言。

    烹饪也就不提了,女红几乎是所有闺秀的必修课,她哪里敢认什么会女红就是绣娘这样无知的话?

    路氏在一旁接话:“是不是大夫其实也没什么,姜大奶奶医术精湛,定然不忍心见着我那英姑姑疾病缠身。”

    不,我忍心得很啊。

    不过这不重要。

    姜宝青愉快的笑了下:“看来路大奶奶还是不明白这事的关键处。我忍不忍心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乃皇帝亲封的一品诰命将军夫人,你那英姑姑,乃是勇亲王府侧妃。这会儿路大奶奶不嫌我胳膊伸得长,管别人府上的私事了?”

    路氏脸上多少有些难堪。

    这个仗势欺人的,不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田园小针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西兰花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兰花花并收藏田园小针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