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3744章
    “向玄清开战,有何不可?”

    空灵清冽的声音自天边而来,张钰站在城墙之上,玄清旗帜旁,脸小的嚣张狂妄好似都成了滑稽。

    张钰怔愣着,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满目惊诧地望向了轻歌。

    他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向玄清开战?

    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听到这五个字!张钰恍然如梦间却没了方才的底气,心肺被恐慌感填满了。

    联盟确实是新成立的诸侯国组织,但联盟之主夜轻歌,底蕴浑厚,后台强硬……

    他平白无故给玄清招惹了这么个敌人,还当众宣布开战,回到玄清京城,岂不是要被玄清王一顿骂?

    张钰面色变幻莫测,沉默许久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是怔怔地看着轻歌的脸。

    站在满夜星辰中的女帝,一身森寒的气势,脸上的刀痕增添几分妖冶,轻挑眉梢,眸光流转,竟妖孽到了极致。

    似开在忘川的罂粟,染着剧毒,一一着人间的魂。

    “夜女帝,开战二字,可不是说说而已的!”谭世休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轻歌垂眸看去,气势狂傲!言语中的不可一世,似乎不把任何的人放在眼里。

    谭世休皱了皱眉,目光愈深。

    都说女帝无比嚣张,甚是猖獗,如今看来的确是这样。

    谭世休看了眼还在发愣的张钰,有些无奈,每一次都是如此,张钰做出来的事,却要他来擦屁股。

    而这一次,张钰是真的踢到了铁板了。

    女帝的二阶玄灵的确算不得什么,连玄灵榜都没上的修炼者,放眼一百零八陆,何其之多?

    若在平时,这等实力的修炼者,放在谭家军和金甲卫之中,充其量也只是个打杂的而已。

    但是,那一头头位面神兽的脊背上侧的人,他们却不能忽视、

    玄灵榜单前二十的瑶池女皇!

    高等位面中最年轻的十二阶玄灵师楼兰公主。

    新晋的阵法天才,阿柔。

    ……

    这些人,都是位面的至强者。楼兰的一双斩星剑,超越无数年轻修炼者的天赋,都让谭世休忌惮。

    即便是女帝本身,能以二阶玄灵的实力,用弓箭射穿秦灵祖的身体,就算在那三千世只怕也出不了第二个人吧。

    更何况,女帝吸引三千堕妖人,从虚空禁地活着走出,裂开秦灵祖的骨,被带去五道天的时候,她还只是小小的一阶玄灵师。

    谭世休想至此,更加的警惕和忌惮了。

    女帝的自身实力不是恐怖的,最为恐怖的是她那无法估量的一一能、爆发力。

    尘世间,能越段挑战的,皆非池中物。

    “夜女帝,在下玄清军队之一谭家军的军主谭世休,而今以玄清之名镇守长安城。”谭世休彬彬有礼地道。

    轻歌挑起眼梢,妖冶的眸戏谑地看着谭世休“原来是玄清王身边的狗,不错,很是听话。”

    谭世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这城墙之上,满满的都是他的手下,谭家军的士兵。

    谭家士兵们怒气冲冲,仰头瞪视着轻歌,一个个士兵身上的盔甲都折射出了冷冽的寒芒。

    “夜女帝!”张钰暴喝“本将劝你一句,莫要多管闲事,此事与你联盟无关,最好不要插手。”

    “嗯,本帝不插手。”轻歌淡淡地道,那风轻云淡的语气,仿佛在说今日的天气有多好,星光有多璀璨。

    张钰一脸狐疑,神色暗闪了几下,和谭世休对视一眼,俱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匪夷所思。

    不插手?

    夜女帝竟是这么的好说话?

    张钰忽然笑了,嘴唇裂开的伤痕部分显得狰狞。想来是他的那些威胁警告起了作用,女帝那一句开战也不过是为了逞能才说的。

    倏地,寒风凛冽而至,自张钰的双耳两侧穿梭而过,闪烁着红光的刀芒稍纵即逝,张钰只觉得两耳被刮得生疼。

    那一刻,火红的刀芒像血雾封天般遮住了眼前的视线。血色刀芒尚未散去,砰地一声响彻长安城,只见这高耸的城墙摇晃了一下,宛若天崩地裂,好一些士兵都没有站稳,下意识地扶住了身旁的城墙。

    谭世休目光微凝,惊悚地看了过去,却见血雾刀芒散开,一道身影额从天而降,单膝蹲在地上,两手握着刀,微低着头,银白的发遮住了她的眉眼。

    那把刀,竟有一半的刀身深陷进了固若金汤的城墙,刀刃与城墙摩擦的地方,甚至还有火花飞溅。

    谭世休面色煞白如纸,张钰瞪眼不语,两支军队的士兵们亦是目瞪口呆,接连倒抽冷气!

    轻歌缓缓抬头,额前碎发垂下,银白似雪。几缕碎发间,一双妖冶嗜血的黑眸宛如两个寒潭般注视着谭世休与张钰。

    “本帝不插手……插的是……刀!”轻歌咧开嘴笑时,美得惊心动魄,城墙上下的看者们俱有一瞬的窒息。

    张钰瞪大眼看着轻歌,夜女帝的气势威压逼来之时,难以想象的是,玄灵榜单三十的他,十二阶玄灵圆满期的他,竟被一个二阶玄灵逼得后退了数步。

    轻歌缓缓站起身,轻轻松松拔出了插在城墙地板上的明王刀,只见那个地方出现了一个冒着白烟的窟窿,似还存有锋利之气!

    轻歌抬起明王刀,朝着刀刃吹了一口气,旋即望向张钰,眸中的深寒叫张钰胆战心惊。

    张钰的心脏、灵魂仿佛在一刻间掉进了无边地狱,想要后退躲避,可一双脚掌扎根在地,就算他的灵魂拼命呐喊,用尽了全力,也不能把双足挪开。

    就连谭世休都怔了。

    他和张钰都是十二阶玄灵师,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军,都不是什么善茬,双手染血无数,什么血腥残忍的场面没见过?

    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还是低阶玄灵的修炼者,竟把他们两个十二阶的玄灵大将军给唬住了?

    说出去,旁人只当是梦话,压根就没人会信。

    轻歌把刀扛在肩膀,眸光慵懒地望向了张钰“本帝问你,玄清要与联盟开战吗?”

    她把这个话茬丢了回去。

    只要张钰敢接,她就敢开战。

    张钰死活没想到这个问题最后会回到自己的手中,若他点头说是的话,岂不是说,他才是玄清、联盟大战的始作俑者?

    可……

    夜女帝摆明了态度,非常之强硬。

    她要把长安城拿回去!

    张钰的本职任务是占领长安城,攻下海棠大陆,若他不说开战,女帝相助的话,长安城岂不是要失守?

    最让张钰头疼的是那个叫做阿柔的女孩,强悍无比的护城禁制,竟被她直接破了!

    如此一来,守城的两支军队都陷入了很是被动的状态。再者,女帝直接带着三十头位面神兽过来,还把瑶池女皇这些人给带来了,若是对战的话,张钰完全没有把握守下长安城。

    张钰瞅了眼靠在城墙旁边大口喘气遍体鳞伤的小香,眼疾手快,想要擒住小香。

    正在此时,小香的面前出现了类似于盾牌的长方形禁制,禁制之中火花四溅,冰霜凝结,中间一道乾坤符文,剧烈闪烁着寒光!

    张钰的才往前伸就碰到了这道禁制,嗤嗤声响,张钰的右手被火焰灼伤。

    那等禁制之火,竟把他的护体法宝给裂开了,那是何等的强悍厉害?!

    张钰猛地仰头看去,只见阿柔冷视他,淡淡地说道“堂堂玄清金甲大将军,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可真是好大的能耐,让我等佩服之极!”

    阿柔瞧不起这类人,皇甫齐曾经为了贺兰春也对她动过手。

    那一巴掌,打掉了她年少时的满心欢喜和对情爱的所有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