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绵绵把筷子放下,沉着脸怼道。

    “生儿生女有什么区别?只要是我闺女生的,我们都喜欢。”

    其实大家都知道芊默怀的是儿子,做b超检测也是儿子,陈萌还失落了一下下,觉得有个小闺女方便打扮。

    还是倪娃娃劝她,不要重女轻男啊,儿子怎么了?儿子就不能穿裙子了?儿子就不能带发卡了?

    等生下来,趁着年纪小不懂事儿,各种小裙子来一圈,小发卡一带,发几个朋友圈,安能辨我是雄雌!

    陈萌这才振作起精神来,老妈说的对啊。

    穆绵绵说的是实话,但没人信。

    众人更愿相信自己想象出的“事实”,凭借“丰富“的人生经验指点别人的江山。

    穆绵绵的反驳听在众人耳朵里,更像是坐实了生不了传宗接代的男娃的忧伤。

    “没事儿,都一样的,女孩也挺好。”

    也?

    什么叫也?

    听起来为什么那么扎耳朵,若真是平等,何须用这样的口吻说。

    穆绵绵要气死了。

    “是啊,默默还这么年轻,以后再生也一样的。”有人帮腔。

    这种说辞就更招人膈应了,穆绵绵很想说大清早就亡了,哪来这么多裹小脚的?

    回头一看,芊默淡定的吃,吃的那叫一个香...

    吐血。

    合着一句没听进去?

    穆绵绵拿胳膊不动声色的怼芊默一下,芊默啊了一声,拿纸巾擦擦嘴角,又淡定的夹酸菜,大锅菜接地气啊...

    众人一旦接受了某种设定,戴个有色眼镜看别人,看别人做什么都像是别有深意。

    芊默吃够了辣鳝鱼,又想吃大锅杀猪酸菜,这看在堂嫂等人眼里,像极了生不出儿子心虚吃点酸菜。

    于是众人的视线就更意味深长了。

    此时芊默吃什么,她们都认定了这是心虚,越想芊默过的不顺越觉得神清气爽,舒服。

    对嘛,嫁给有钱人怎么可以过得好啊,过不好才是正常的。

    穆绵绵怒其不争,这闺女怎么嫁人后战斗力都没了?

    当初一言不合就怼人的劲儿都哪儿去了?

    芊默真没把这些人放眼里。

    八百年见不到一次的,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去,说一句少吃一口酸菜,她们怎么跟酸菜比?

    她这不在乎,于昶默在边上那桌看不下去了。

    虽是陪着老丈人应酬,心思都在媳妇身上呢,见她小脸吃的神采飞扬,小黑还挺高兴,却见那几个老妇女一直对着自己媳妇哔哔,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从岳母的脸上却能读懂,不是好话。

    小黑不干了。

    芊默吃的正高兴,肩膀上搭了条手臂,于昶默顺势挤过来,贴着她坐炕上。

    空间本就不大,他凑过来芊默整个人都贴他身上了。

    这一桌女眷见他来了,都尬着,不知道说点什么,一般来说,吃席时很少见到这种骚操作。

    “说什么那么开心?”

    小黑一开口穆绵绵精神了,“这些人劝默默生二胎呢。”

    于昶默是何等精的人,听这话头就知道什么了。

    芊默咀嚼的动作停下,哎哎呀~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见军少多有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妞妞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妞妞蜜并收藏我见军少多有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