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的查克拉环刃轻易切开了玄烨手中拿着的羊皮信纸,射在了玄烨的胸膛,厚重的棉袍卸掉了这片环刃大部分的力道,而衬在里面的锁甲则当环刃硬生生的挡住,没有任何损伤,当第二枚查克拉环刃紧随而至,这一枚则是射向的玄烨的脑袋,环刃飞快旋转着,根本没有给玄烨任何躲避的机会。

    玄烨本能的抬起手臂去挡,但厚重粗糙的大手在环刃面前毫无阻碍,直接被切断了半个手掌,擦着玄烨的脖子掠过,钉在在了实木汗座上,入木三分。

    费扬古此时已经反映过来,一声怒吼,拔刀迎上,挡在了哈马尔与玄烨之间,哈马尔却再次飞出两枚环刃,只不过使用的手法为之一变,环刃抖动的更为厉害,竟然绕过了冲击而来的费扬古,掠向了玄烨,不过玄烨此时已经捂着脖子趴向地面,一枚环刃打空,而另外一枚则切掉了他的辫子和半块头皮。

    “哇呀呀,住手!”费扬古高喊着扑来,哈马尔缓退几步,一脸庄容,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手中环刃抖动不断,一一掠出,两枚射向费扬古,其余射向周围,费扬古用刀格挡了环刃,但其他的却把偏殿内的蜡烛切断,油灯打碎,偏殿之中一片黑暗。

    幸好今日是白天,狭窄的窗户里透出的光亮还是让费扬古看到不远处的人影,竟然向自己扑来,费扬古双手持刀,狠狠的刺穿了那人的胸口,却并未拔刀,而是继续近身,两手如铁钳一般扼住了对方的喉咙,但入手是一片肥腻,费扬古立刻察觉,这并非哈马尔那样的武士,而是肥胖商人曾毅。

    而哈马尔早就趁着灯火消失的一刹那的低身向汗位的玄烨靠近,这个青年君主的反应超过了他的想象,没有一击必杀的情况下哈马尔只能绝命冲杀,虽然他的短剑锁死在了盒子里,但凭借一双可以砸碎砖头的铁拳,只要靠近了,也足以砸死玄烨。

    此时,偏殿外的侍卫已经听到声音,冲将进来,殿内一片漆黑,他们由白昼入黑暗,一时辨明不得,不约而同的选择靠近汗座,保护主上。

    砰砰!

    连续两声的枪响响过,玄烨的声音响起:“不要动,先举火照亮,妄动者杀!”

    费扬古率先吹亮了火折子,直接把洒落一地的油灯点燃,一团大火在偏殿内亮起,他看到玄烨正从桌案下爬了下来,一手拿着冒着烟的火枪,一手捂着流血的脖子,连滚带爬,好不狼狈,而桌案已经翻转,前后倒了三个人,那个服饰异常的自然就是刺杀者哈马尔,他的半个脑袋都是不见了,而身边还有两个满洲侍卫,都是身中铅弹,正是玄烨在电光火石间不管敌我射杀的。

    “控......控制局势,不要让人知道这里的事..........,费扬古.......如果我死了,你就摄政........。”玄烨倾尽一切说出了这些话,倒在了地上。

    费扬古立刻收拾了衣着行装,带着侍卫出了偏殿,出现在了正殿的宴会上,当内臣外商问起时,费扬古笑着赞赏撒马尔罕商人带来的火器,说玄烨与使者试了枪,已经去城外去打越冬的黄羊了,出了正殿,费扬古密令调遣前锋营来,准备大事。

    等费扬古回到偏殿的时候,两个侍卫正监视着大夫治疗玄烨,当费扬古走近的时候,看到的是腐臭马奶一样的面色,褐红色的血污正从玄烨的嘴巴里吐出来,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盖住了硝烟味,一切很不乐观。

    第一枚击中玄烨的环刃仅仅是切开了他的袍子,没有让他受伤,但第二枚环刃切断了玄烨的手掌并且在脖颈上切开了巨大的伤口,导致失血很多,但这些都不是致命伤,至少在感染之前都不致命,真正致命的是哈马尔欺近之后的攻击,掀起的实木桌案砸断了玄烨的一条腿,在玄烨打碎他脑袋之前,哈马尔粗暴的一拳砸在了玄烨的胸口,三条肋骨折断,其中一条扎进了肺部,这才是要人性命的。

    “这种味道我太熟悉了,死人的味道........从小闻到大,到了自己,却有些不适应了........,我从小被人当皇帝当主子,原来死亡到来的时候,我........我和奴隶没什么两样呀。”玄烨靠在一边,一边说话,一边咯血。

    “主子,你会好起来的,那年你与李君华血战,昏迷了一个月,不也好了吗?”费扬古擦了擦泪水,劝慰说道。

    “咳咳.......行了,费扬古,不要再说了,我知道我要死了,我死了........满洲一族........满洲一族也该........沦亡了.......。”

    “主子啊,主子..........。”费扬古跪在地上,握着玄烨还算完好的那只手,泣不成声。

    玄烨咬牙说道:“我要死了,可是死也不会让李家贼好过,费扬古,你把李君度给我写的那些信拿来........。”

    费扬古连忙取来,其实在遭遇袭击前,玄烨已经看了一小半,现在看完,他凄然一笑,信中是李君度对满洲的示好,直言可以通力合作,谋求大业。玄烨满意点头:“还好,还好他这么说。”

    “主子,这哈马尔定然是李贼安排的刺杀的,我要杀光他们。”费扬古咬紧牙关,充满憎恨的话语一字一字的吐出。

    玄烨此时已经明白了,规模巨大的商团和商人谦卑的态度其实都是为了骗取自己的信任和松懈,一切都是为了这场刺杀,而李君度确实成功了,即便在查克拉环刃切开他脖子的那一刻,他也以为这是哈马尔的自身意志,来自于暴力而极端的宗教信仰,是自己属下的无知和傲慢让其爆发。

    如果要刺杀,断然不会把这么多商人和财富送到满洲之地,也断然不会公然与满洲来往,但死亡的到来让玄烨心中清明,他明白了过来,这就是李君度的胸怀呀,大丈夫不拘小节,只要能杀了自己,牺牲几百个商人,耗损十数万的财富又如何,折损些声名又如何,他终于想起老祖宗布木布泰交代自己的话,李君度和他的父亲兄弟都不同,李明勋与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七海扬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且看昨日风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且看昨日风华并收藏七海扬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