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庄恒云精通机关消息,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情景,他走上前几步,伸手在那堵石墙上轻轻点了一下,转头对余长远道:“大哥,这确实是一堵石墙……”

    余长远喃喃说道:“如果这是一堵石墙,那方才那张石桌,四张石椅,还有那四个玩牌九的人,又是什么?”

    许鹰扬沉声说道:“是孝陵卫做了手脚。他们这些人精通旁门左道之术。似这般幻像迷局,正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方才除了那个衣衫褴褛的老者,余下三人所穿的衣衫都是孝陵卫的官服。那个高老大官服上绣有白鹤,那是百户的标记。只不过这老者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为何会与这三个孝陵卫混在一起。”

    厉秋风道:“这几人虽布下迷局,却并不像要与咱们为难的样子。否则早就布下更厉害的杀招。”

    许鹰扬道:“只怕也未必。孝陵卫精通的是旁门左道的异术,若是遇到武功高手以厉害的招数反击,其所遭受的反噬也将更加厉害。我猜这几个人是在试探咱们,一击不中,便即远遁,只怕在别处另有埋伏。”

    余长远道:“咱们既已到了此处,只有向前,绝不后退。大家在这石室里找找,看看有没有出路。”

    自那四人和石桌消失之后,这石室竟然不知不觉间变得小了,只不过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斗室,长宽不过十余步。石室中空空荡荡,除了点着十余支碗口粗的白蜡之外,再无任何物品。众人找了半天,却半点异状也无。庄恒云更是在石壁上四处摸索,想找出机关暗道,却无半点线索。

    众人正自面面相觑之时,忽听得石室之外有人喝道:“什么人?”

    话音未落,只听有人一声惨叫,接着便听有人惊呼:“有敌人来袭,大家小……”

    此人话未说完,却没了声息。

    余长远喝道:“大伙快退入石室!”

    只听得石室外数声惨呼,随即便没了声音。余长远低声道:“老二,把蜡烛打灭!大家盯着玉门,有闯入者杀无赦!”

    庄恒云双手连挥,一连打出十余枚飞镖,将石室中的蜡烛尽数打灭。

    四周一片黑暗,只是影影绰绰地能看到那扇玉门兀自开着,石室之外的情形却半点也看不清楚。

    室中诸人背贴着石壁,屏住呼吸,紧紧盯着那扇玉门。

    直过了半柱香工夫,石室之外再无半点声息。燕独飞低声对身边的厉秋风道:“咱们总不能一直这般等下去罢?我出去看看。”

    厉秋风道:“眼下外面情势未明,不得妄动。否则被敌人所乘,不免多有死伤。我瞧外面的敌人,也在等着咱们出去!”

    便在此时,忽听得石室外面有人呼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连自己人都杀!”

    话音未落,只听得数声惨呼,夹杂着极凌厉的剑气破空之声。

    紧接着有人叫道:“大家小心,这人不是兴远镖局的朋友!”随即只听得兵刃撞击之声大起,不时还有人惨叫着扑通倒地。

    何毅道:“大哥,咱们杀出去罢。”

    余长远道:“万万不可,焉知不是敌人设下的圈套?咱们还是固守石室,静观其变。“

    又过了半柱香工夫,石室之外突然变得沉寂下来,再无半点声音。

    过了片刻,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颤声说道:“萧老五,你、你怎么出手如此凶狠,杀了这么多人?”

    却听一男子说道:“我重伤未愈,若是下手稍有留情,被这些贼子反过手来,我死不要紧,倒连累了你和马姑娘二人,萧某可是百死莫赎了。”

    厉秋风听这两人声音正是慕容丹砚和萧展鹏,心下一惊,暗想:“这两人怎么到了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刀倾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安喜县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喜县尉并收藏一刀倾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