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秋风右手提着麻布包袱,堪堪走到城隍庙门前,忽听有人大声说道:“厉统领来啦!厉统领来啦!”

    此时庙门前香客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十分热闹。是以厉秋风没有发觉有人正在等着自己,听到有人大声叫喊,倒把他吓了一跳。他寻声望去,却发现聚在庙门右侧石阶上几名汉子已自站起身来,直向自己快步走来。遇到身前的香客,这几名汉子便即横眉立目地伸手将人推开。有几名香客正想出言斥责,一见这几人的模样,倒是吓了一跳,哪里还敢说话,只得忍气吞声地快步走开。

    厉秋风认出这几人正是万从云的手下。见他们凶霸霸地伸手推搡香客,生怕他们惹出事来,急忙快走几步迎上前去。为首那名汉子走到厉秋风面前,一揖到地。其他几名汉子也纷纷躬身施礼。四周的香客见到这几名汉子,个个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待看到这些人对厉秋风如此尊敬,却又是惊讶万分。

    厉秋风见众香客都看着自己,惟恐惹出麻烦,压低了声音对那几名汉子说道:“休要出声,快随我来!”

    厉秋风将几名汉子带到庙门左侧一个拐角之处,四顾无人,这才对几名汉子说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为首那名汉子一脸谄媚,口中说道:“万二爷……不不,是万从云万师父吩咐咱们留在这里恭候厉统领。他已经找了城隍庙的庙祝,给厉大人安排好的居处。因为忙着安排人手打探消息,是以他看完屋子之后就带人走了,留下小人等在这里伺候厉统领。有什么事情厉统领尽管吩咐便是,咱们兄弟一定给您办好。”

    厉秋风皱着眉头说道:“谢过几位老兄。不过你们推搡香客,这样做可不大好。”

    那几名汉子脸色尴尬,互相对视了一眼。为首那汉子道:“厉统领教训得是,小人们记下了。”

    他说完之后,害怕厉秋风揪住这事情不放,急忙岔开话头,对厉秋风说道:“厉统领,小人这就带您去居住歇息。”

    几人带着厉秋风向庙内走去。众香客见了这几名汉子,纷纷让出一条路来。有些人没有发现这几名汉子到了,兀自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行走。不过受了厉秋风的教训,这几名汉子倒不似方才那般嚣张。遇到有人挡路,却也不再动手推搡,或者跟在后面缓步行走,待走到宽阔处再行绕了过去。或者说声“借过”,待香客让开之后,这才带着厉秋风赶到前头。

    这座城陌庙规模好大,前后足有三进院子,其中正殿位于第二进院子,高三丈余,斗角飞檐,雕梁画栋,甚是雄伟。只不过年头长了,略略有些陈旧。院子中挤了近百名香客,有的跪在正殿前的蒲团上正在磕头,有的双手捧香正在默祷。院子中虽然挤了这么多人,却极是安静。

    厉秋风向殿内望去,只见烟雾缭绕,隐隐可以看到殿内有一座高大的神像,只不过离得远了,眼前又有烟雾,是以看不清楚。几名汉子没有停步,厉秋风也只得随着他们向正殿右侧走去。

    几名汉子带着厉秋风绕过正殿右侧的角门,一直走到了后院。后院是一处四合院子,正房和厢房加在一起也有二十多间屋子。院子中一个人都没有,四周极是寂静,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前院传来的香客说话之声。

    为首那名汉子边走边对厉秋风说道:“原本应该请厉统领住正房才是。不过前几日下了大雪,正房年久失修,有一处屋角被雪压得塌了,眼下还没有修好。只好请厉统领暂且住在厢房,待正房屋顶补好之后,再请厉统领搬过去住。”

    厉秋风摇了摇头,口中说道:“不必如此麻烦,我在厢房住着也很好。何况我在这里只住几天,待此间事情了结之后,我便回到客栈去住。”

    那汉子笑嘻嘻地说道:“厉统领不必有什么顾忌。您老人家想来是初次到咱们修武县,不晓得这城隍庙的好处。咱们这修武县城内,论起宅子来,城隍庙自然是头一号,比县衙还要精致。听说前朝有一个大官,原本想将这城隍庙占了当作私宅。结果城隍娘娘显灵,这大官家闹了瘟疫,一夜之中死了七口人,吓得这大官再也不敢打城隍庙的主意啦。”

    厉秋风听到这里,微微一笑,道:“我住到这里,城隍娘娘不会显灵来取了我的性命罢?”

    几名汉子听厉秋风如此一说,心下俱都是一凛。为首那名汉子心中更是叫苦不迭,暗骂自己该死,只顾图嘴上快活,竟然说错了话,倒似诅咒这位统领大人一般。是以他一脸尴尬,讪笑着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刀倾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安喜县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喜县尉并收藏一刀倾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