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浔听到六百亿会吃惊,白季岩也早已料到,之前预估宋清云的总资产大概在两三百亿的范围内,如今冒出来千亿,怎能不吃惊。

    “是的!消息确凿,已经开出了三百亿的支票,另外三百亿会在股东大会后签出。”

    明明不是想说这件事,可听到六百亿是宋清云一半的家产,本想拍烂桌子发白季岩一顿火的宋浔,桌子还没拍上,突然忘记了生气的理由。

    “这二十几年,宋清云竟然拿走了我宋家上千亿资产!难怪有底气跟我叫板!”

    白季岩面色沉重:“如果不是这回宋清云豁出去想要将您拉下马,估计我们也很难得知她的具体资产总数。”

    宋浔跟着点头,才刚点了一半,终于想起来刚才为什么发火:“我刚才问你什么来着?”

    白季岩一愣,冷汗嗖嗖从额头冒出,老板还是没忘记要兴师问罪:“额,您让我汇报。”

    一本书从宋浔手中丢了出去,砸在白季岩的身上:“她真的这么说的?”

    白季岩知道宋浔在问韩叙,却还在心存侥幸想要赌上一把:“宋清云真的说是六百亿。”

    宋浔冒火的眸光眨眼间就要将白季岩整个人给焚毁:“‘她的爸爸还有南君泽的一半’!你再打岔信不信我把你挂到窗户外面去?”

    白季岩脚底一颤,这里可是六十几层,挂到窗户外面,不吓死也风干了,只好招认:“是。”

    桌上的文件被宋浔扫落一地,抓起车钥匙迈着愤怒的步伐就往外走。

    路过前台,宋浔用眼角刮了李天湖一眼,冷冷地说:“下班吧,陪我去喝酒。”

    李天湖听见宋浔说陪他去喝酒,心里像一壶烧开的水一样沸腾,激动的差点溢出来。

    刚才假装拿着抹布插办公室玻璃门,偷听白季岩和韩二说话,正好把他们所说的内容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然后立刻跑进去里面告诉了宋浔。

    如今见宋浔发怒,还让她去陪着喝酒,李天湖怎么能不兴奋:“好的。”

    白季岩看着李天湖追着宋浔跑出去,眉间深深地皱起,拿出手机给韩二打了个电话:“完蛋了,李天湖把我们刚才说的话都告诉了老板。”

    “TMD那个死男人婆,是不是想找死?”韩二开着车,载着韩柏杨正在往韩家别墅走。

    此刻接到白季岩的电话,立马将车子停了下来,跟韩柏杨说:“爸爸,您自己开车回去,我还有点事,晚一点就回来。”

    韩柏杨还来不及问韩二是什么事,韩二已经跑去路边拦出租车,人一溜烟没了影。

    宋浔去哪里,白季岩也必定跟到哪里。

    如今宋浔带着李天湖去了酒吧喝酒,白季岩不敢有意见,还得当个忠诚的司机。

    韩二从白季岩那里得到了位置,赶了过去,出租车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宋浔的车子也刚好到那里。

    韩二亲眼看着李天湖从宋浔的车上下来,拿出手机“啪啪”就是两张照片,给韩叙发了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独家宠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林因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因因并收藏独家宠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