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超神道术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七星赶月(求订阅求月票)
    “这股力量……你也是内力境?”

    杀手手掌麻,忍不住震惊出声。

    这怎么可能?

    白子岳的年龄,他清清楚楚,还不过十五岁,实力明明也只有外锻巅峰……但此时,他展现出来的力量,竟比自己,还要胜过一筹。

    甚至,他同样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内力。

    “就算你不说,我也大致猜得到你是谁。”

    白子岳冷哼一声,身形如电,迅出手。

    长刀,刹那间斩出。

    这一刀,只有一点,那就是快,快到了极致。

    好似一道匹炼,携带着滚滚红尘,尽数劈落。

    杀手的心脏快跳动着,气血急供应,头皮却还是忍不住一阵阵麻。

    面对这一刀,他的心神竟被完全牵引,挣脱不开,只有一股股恐惧,不断冒出,好似自己整个身心,都要因此臣服。

    这一刀,太惊艳了,太霸道了,在这一刻,好像任何人在这一刀面前,都会变得渺小,要被无情碾压。

    “喝!”

    毕竟是内力境武者,在刀光即将临身的刹那,杀手终于冲破了那种源自心底深处的压制,口中出了一声厉喝。

    即便这一声厉喝,因为那种生死脱离的剥离感,而变得无比微小,细若蚊蝇一般,却终于让他挣脱了开来。

    剑光炸起,直接迎了上去。

    但是,到了现在才挣脱出来,已经太迟了。

    长刀席卷,劈落而下。好似无边劲浪,大气磅礴,可将任何阻挡,都给劈碎。

    镪!

    长剑,断了。

    紧接着,白子岳的长刀势如破竹一般,劲直劈下。

    杀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听‘噗’的一声。

    地面之上,鲜血横流。

    却是已经多出了一具断成了两截的尸体。

    “魂能+2755。”

    扫了眼魂能数量,白子岳也就不再在意,刀光一挑,直接将这杀手头上的面罩给挑开。

    “果然是你。”

    白子岳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了然。

    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在数天之前,他在青山之中瑶瑶见过的,原本站在那髡长老身边的那个中年人。

    通过王二牛,白子岳这才知道,这人正是他一直没有见过的,青山药园主管,张永。

    事实上,其实他在当时并没有确认对方到底是不是他们的那个主管。

    毕竟张永怎么说,也在烈阳帮中掌握了一定的权势,身份不底。

    是以,当初周伟打算回青山药园的时候,他虽然隐隐有些担心,却还是没有明说。

    没曾想,他却在今日搜查杀手的时候,打听上次青山动荡之事的时候,得知了周伟已经死去,且还是死在九印掌之下的消息。

    心中有些遗憾的同时,却也让他彻底确认了张永的身份——叛徒,或者说,其实他本身就是九印派之人。

    自然也猜到了,是他在对他下杀手。

    “如此,我也算是为周伟报仇了。”

    心中想着,白子岳也是例行在他身上搜了搜。

    或许是过于自信,自己必然能够轻松解决白子岳,张永就连身上的随身之物,都没有收起。

    很快,就有三三两两几件东西,被他搜出。

    确认再没有遗漏,白子岳这才伸手,微微一点。

    刺啦!

    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刹那间就在虚空中浮现。

    这团火焰沉浮在白子岳的手掌之上,好似并无温度,甚至连空气都没有生任何的扭曲,但当他微微一丢。

    轰!

    火焰炸响,几乎是眨眼之间,张永的尸体就被快燃烧,而后逐渐的化为了灰烬。

    “圆满级别的灵火术,法术结构完美,自然力量内敛。

    只要不去碰触,就算隔着火焰只有一毫米的距离,也感受不到丝毫的温度。

    一旦碰触,结构遭到破坏,立即就会化作催命的休止符,将任何东西给灼烧殆尽。”

    白子岳目光一闪,心中对于这灵火术,竟也多了一份领悟。

    圆满级别的法术,已经是这门法术的极限,但世间火属性法术千千万,自然也可以从灵火术之中,延伸出更多的东西。

    甚至因此创出一门新的法术,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创出新法术,需要的是不断的积累,目前的我,差的还是太远了一些。

    不过,如今我在仙法方面,不管是修仙之法,还是御敌手段的法术,都已经陷入了一种瓶颈之中,升无可升。

    看来是时候,与老秀才的那位师兄,接触一番了。”

    即便有些冒险,但白子岳心中确实感觉到了一种紧迫感。

    这种紧迫感,并不仅仅源自于仙法实力陷入停滞,更因为他今天在打听消息的时候,突然听闻到的一个消息。

    那就是上次青山一行中逃脱而出的黄光照,死了。

    即便听说是死于伤势过重,但白子岳心中,却不得不产生某种不好的联想。

    因为据他所知,那宫星火的身份,可并不简单。

    特别是当他得知,与这次青山之行有关联的内务堂许管事,也突然消失,不见踪迹的情况下,心中的担心,就更甚了。

    除去周伟和黄光照,他可是那青山之行中,除了九印派之人之外的唯一的一位生还者。

    隐隐间,他始终感觉,会有一种无形的危机,将要笼罩在他的身上。

    “实力,实力,我的实力,还是有些不足了。”

    白子岳目光闪动着,略微收拾,就将地面上烧尽的痕迹给清理了干净,而后带着那些东西,走入了房间之中。

    略微探查,白子岳暗叹一口气。

    这张永自然对他的房间,进行了一些搜索。

    好在他的东西都是习惯随身携带,倒也不渝被人现什么。

    然后他才将从张永身上获得的东西,依次摆在了桌子上。

    “身份令牌,三百两银票,加上二十两银子,一块青玉,一本秘籍。”

    白子岳将对方的钱袋倒出,略一清点,顿时就没了太多惊喜的感觉。

    “身份令牌和青玉太过显眼了,还是毁掉吧。”

    白子岳口中自语着,伸手一摸,就将青玉和属于张永的身份令牌拿在了手中,然后微微一丢。

    恰在这时,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就凭空出现,化作电光,直接追上了青玉和令牌。

    刺啦一声,两件东西就彻底损毁,化作了点点灰烬,消失在了原地。

    “最后这门秘籍。

    《七星赶月》,竟是一门轻功,想来应该是这张永刚刚突破,这才特意挑选而来修炼之用。

    倒是恰好也适合我。”

    白子岳眼睛一亮,总算不是毫无所获。

    如今他的武道境界,也已经突破到了内力境,本来就应该修炼与之相匹配的武技,来提升战斗力。

    不过他因为在外显露的实力过低,自然不好再在藏书阁内进行挑选,加上他身上已经有了霸刀诀这门可在内力境之时运用的强大刀法,和威力同样不弱的天缠手,是以也没有太过着急。

    反倒是轻功,成了他的一大短板。

    毕竟云纵步虽好,但只是适合外锻内炼之时使用,面对拥有内力的武者,优势可不大。

    如今有了这《七星赶月》,他的度,也必然会随之提升一大截。

    “《七星赶月》,脚踏七星,内力驱动之下,快到了极致,好似可以追赶星月……这门轻身功法,倒真算得上精妙了,并不是如草上飞和轻飞燕一般的普通货色。”

    略一翻阅,白子岳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白子岳对于轻功,自然也有所了解。

    知道草上飞,轻飞燕,都只是最为普通的轻功,顶多比之云纵步好上一些。

    但这七星赶月,明显比之草上飞等轻功,更为高明得多。

    “不过,想要真正挥出这七星赶月真正极,却还是将实力,提升到三流高手才行。”

    白子岳看完整篇轻功,眉头微微一皱。

    武者修炼,内力境只是一个,当内力积蓄足够,就会开始冲击体内的十二正经,

    而这十二正经,又分为手三阴经,手三阳经,足三阴经和足三阳经四种。

    想要真正使得七星赶月,挥出那种如电光般的极,就需要打通足三阴经和足三阳经,如此,内力在这六条经络之中循环流转,自然就可以使得度,提升到极致。

    而其他威力强大的武技,也是如此。

    在打通经脉之后,才可以借由经脉的通畅作用,爆出更强的威能。

    这,才是为什么,开始冲击十二正经的武者,会被称为三流高手的原因。

    “经脉畅通与否,直接决定着武者的实力强弱。

    就连武技的威能,也因此有了云泥之别。”

    白子岳默默想着,心中对于武者的各个境界,倒是有了更多的了解。

    就比如他现在,施展霸刀诀之时,虽然内力汹涌,确实能够爆出远胜于内炼时期的威能。

    但因为内力是通过他的肉身,直接涌入长刀之中爆威能,其实是有着极大的浪费的。

    十成力量,能够挥出五成都算得上不错了,更别说内力汹涌,对他的血肉也会造成一定的损伤。

    而一旦冲破经脉阻碍,手三阴经和手三阳经畅通,内力直接通过经脉涌入,不会浪费不说,涌入的内力,自然也就更多,更为凶猛,爆出来的威力,也就更为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