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观胜之战
    观胜峰,这里是安山山脉的第二高峰,虽高度不及神女峰的一半,可也称得上是雄峻高拔。

    戚毖站在峰脊之上,望着远处那被光芒笼罩着的城市。

    这是他生平第二次站在这里眺望瑞光城,第一次是跟随第一任师长翻越安山,进入山脉深处追杀一头逃匿的灵性生物,曾在这里稍作停留。

    晃眼七十多年过去,天地依旧是那片天地,人却非是此前之人了。

    他的目光越过瑞光城,在那之后,就是无尽大海,他是在这片地陆上出生的,但遗憾的是,从未回去过本土,只是自师长长辈那里听说过不少关于天夏的传闻,少时的向往现在已变化成了一种情感和寄托,可或许他再也没有机会去到那里亲自看上一眼了。

    为了踏入第三道章,他不得不观读大道浑章,到现在为止,他一共塑造了三个神异器官,而每多塑造一个神异器官,那必定更为靠近大混沌一步,甚至动用心力都会加快这个过程,到了最后,便会脱离人身,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可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他虽然做得不够好,可是六十年来,玄府依然屹立在东廷。

    只要玄府还在,那么都护府的人就不会忘记天夏。

    这时视线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其从极远地方飞过来,来到近处后,又如鹰鸟捕食一般在天中盘旋一圈,然后才落在了这座雪峰之上。

    这是一个留着短发的男子,外表四十余岁,眼眸带彩,精神十足,他的瞳孔略带金色,有着明显的安人痕迹,面部轮廓清晰,嘴唇较薄,唇角和下巴上有着淡淡的青色胡茬,

    他没有穿神尉军的胜疆衣,而是一身雇佣猎人的紧身长袍皮衣,身后一只笠帽,脚下穿着长筒皮靴,再加上一头黑色短发,整个人显得利落而干练。

    他抬手一揖,道“戚玄首有礼了。”

    戚毖抬手还有一礼,道“朱军候有礼。”

    他放下手后,又往远处看了一眼,就在直线距离大约两三里的另一个山头上,有一个与朱阙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那里,其人见他看过来,冲他微微一笑,也是抬了抬手。

    朱阙笑道“戚玄首,你没有机会的。”

    戚毖不置可否。

    神尉军中的神袍有一部分本土炼造带来的,一部分则是用这片地陆上的异神所炼。

    朱阙的神袍是来自于这片地陆,不过十分特殊,是来自于一名双生之神。

    在传说中,这位双生之神是一对兄弟,两人轮流享受神力,兄长白天做神,晚上是人,而弟弟白天是人,晚上是神,外人无法分辨,一直以为他们是一个人。

    同样,这个神袍也是需由一对兄弟来继承的,朱阙只是一个对外的名字,两个兄弟谁披上了神袍,谁就是朱阙,而另一个这时只是凡人。

    戚毖很清楚,要想杀死这样的敌人,仅杀死其中是一个没有用的,因为当时两个兄弟站在一定范围内时,哪怕一个人死了,另一人就会继承神袍的力量,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杀死其中一个,然后再对付另一个。

    表面看上去,那个没有神袍力量的凡人似乎很好对付,可麻烦的地方在于,这两兄弟的神力是可以互相转换的,而且转换可谓快速无比,有时候甚至可以两个人一起上阵对敌,所以基本找不到这种破绽。

    而朱阙方才说他没有机会,也就是这个意思。

    戚毖看了一眼周围,道“我们去下边吧,我们交手一定会毁掉这里,我还是挺喜欢这座山峰的。”

    戚毖爽快道“可以。”

    两人同时从山顶飘下,在离开这里较远之后,就在无遮无拦的大平原上落下身来。

    两人看着自己的对方,空广的大地上只有风声的回荡。

    戚毖这时道“朱军候,你在加入神尉军时所发的誓言还记得么?”

    朱阙表情轻松的说道“我知道你想说天夏的规矩,我只知道,在我快饿死的时候,是尉主收养了我,是他让我吃饱了饭,给了我保暖的衣物,还让我有了住的地方,我这条命就是他的,他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其他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戚毖点点头,道“那便开始吧。”

    朱阙道“好!”

    他语声一落,气势立时一变,十分干脆利落一拳打了上来,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他明明还在极远的地方,可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戚毖近前,而他这一击没有任何声势,拳头之上只有一团蒙蒙的光晕,这是因为他将所有的力量,灵性全部凝聚在了一起,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泄露。

    戚毖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动作,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外隐隐出现一头若雾若气,呈现出半透明状的庞大怪物,其头颅似鸟,喙厚而尖,背驮坚壳,形如巨龟,后生蛇尾,细长有鳞。

    朱阙一拳击来,直接打在了这怪物的身躯之上,霎时间,两人周围的地表不断炸裂爆开,一圈圈气浪着向远处冲击而且去,云层中也是传出隆隆声响。

    戚毖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可以看到,在那怪物身躯笼罩之内,仍是呈现出一块完好的地表。

    修炼者到了第三章之后,心光可以化假为真,但这必须要围绕一个核心,这才能发挥最为威力,故在天夏本土,为了帮助修炼者修持,同时提升战斗力,都会传下一副观想图。

    玄府中留下的观想图虽有不少,可大多数观想图修炼的条件较为苛刻,不但有各种前提要求,修炼过程中还需对应各种秘传章法和章印。

    而他所观想的是“玄异篇”中的旋龟图,这副观想图好处在于没有任何明确的条件,只要你有神异器官便就可以,神异器官越多,神通越多,所以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修持,而且一旦炼成,哪怕没有相配合的秘传章印,也能发挥出不俗威能。

    方才他所展现的,便是“旋龟之壁”,可以将对方的高度凝集力量的全部转移分散了出去,而自身却不用承受分毫。

    朱阙一击无功而返,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第二击很快又是到来,随后是第三拳,第四拳……他开始不停变幻位置,身影如迅影一般在周围移动着,从各个不同的位置角度试图找寻破绽。

    在短短几个呼吸之内,他保持着一定的节奏轰出了数百拳,被排散出去的力量使得周围大地残破,他们两个人所在地方都是逐渐沉陷了下去,出现了一个边缘呈圆形分布的巨大浅坑,而隆隆的震响连成一片,好似天穹之中经久不息的雷声。

    可是朱阙无论怎么出拳,都撼动不了这一面旋龟之壁,这个时候,他身上突然多了出来一个身影,两个人跳跃到不同的方向,同时对着旋龟之壁发动冲击。

    身为双生之神,不止他有一个兄弟那么简单,在炼合神袍之后,他在斗战之中同样能够分化出一个自己实力几乎一模一样的影子,与自己一同战斗。

    他很快发现,哪怕是从不同方向进攻,戚毖依然可以将轰到其表面的力量顺利排开,丝毫不受影响。

    既然这个方法无用,他便立刻改换了方式,那个身影忽然又回到身上,同时站定身形,一拳捣出,这并非是收回影子,而是双方合在一处,从而打出双倍的力量!

    轰!

    仿佛陨星撞击大地,滚滚烟尘在平原上翻腾起来,同时还伴随着阵阵而来的地震。

    待得烟尘散去,两人重新又分开,但是地表之上却出现了一个范围极广的深坑,唯有戚毖站立的那一部分地界却是单独隆起一块。

    朱阙神情第一次出现变化,就算自己倾尽力量,也依然没有达到对方守御所能承受的上限,他看着那庞大的旋龟虚影,也是叹为观止,赞道“厉害。”

    戚毖表情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称赞,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玄府的传承,第一、第二章时或许有许多缺陷,可那仅只是打根基而已,到了第三章之后,却已经是成体系的力量了,哪怕他只是得到了一点,那也是无数前人经验总结提炼出来的,不是仅仅靠着个人天赋就能超越的。

    朱阙这时却是一笑,转而道“可是你又能撑多久呢?”

    戚毖眼睛一眯,没有说话。

    朱阙一语落下,身形再次冲上,这一次,他和自身影子不断分合进击,接连不断的给旋龟之壁施加压力,攻势像是疾风暴雨,没有一刻停歇,并似准备一直这么持续下去。

    而此时此刻,远处另一个朱阙蹲坐在那里,仔细看着朱阙的气息变动。

    他并非无事可做,现在充当的是一个观察者的角色,他时时刻刻在旁边分析观察朱阙的弱点和破绽。

    有的时候,旁观者比身在局中之人看得更为清楚,若是再加上两个身份同时兼具,那么这个优势将是更大。

    他能看出戚毖的旋龟之影应该还有一个凌厉的反击手段,只是现在还没有用出来,应该是在等待机会。

    这就像是最为简单的矛和盾,可这恰恰又是最不容易对付的,这是因为这种方法既没有明显优点,也没有明显的缺点,想要战胜戚毖,除了与他正面硬磨,或者以纯粹的力量压倒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办法。

    戚毖看出了用意,这是想耗尽他的心光力量,一般来说,同一层次的神尉军和玄修若是比较,双方的灵性力量没有谁一定胜过谁的说法。

    可是不要忘了,朱阙实际上是两个人,在一个人将灵性力量耗尽之后,另一个人可以继承神袍的力量,这样等于又是一个完满状态的朱阙了。

    而他则还有一弱点,那就是修炼了浑章之后,他必须维持一定的心力压制自己的欲望,不然他会不自觉的去运用大混沌的力量,那样他很可能就会变成混沌怪物。

    只是身为玄府的玄首,为玄府的名声和所有玄修的声誉着想,他是绝不能留下这个污点的。

    他凝神看着朱阙,通过长时间的守御,他对朱阙的习惯出招已然有所了然,心下忖道“稍候就看那一击了,如果无用,那就只有动用那个方法了……”

    他默默等待着机会。

    许久之后,他看了一眼天色,两人斗战是从早上开始,不知不觉就延续到了近午时分,这个时候,一道阳光移到了他们的头顶。

    朱阙此刻的分影正好与自己合在了一处,而就在同一时刻,旋龟之影的蛇尾忽然一晃,瞬间射了过来!

    蛇尾只是心念意向,而非真正实体,所以心往何处,力去何处,当中不需要有任何顿滞过渡,不受丝毫物性拘束,所以速度之快,哪怕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人也无法反应过来。

    朱阙被不偏不倚的正正轰中,甚至整个被穿透了过去,待他回神过来时,那蛇尾已然收回去了,可是瞬息之后,他却稳稳落地,胸口竟然是毫发无伤。

    戚毖见到这一幕,不觉摇了摇头,叹道“可惜了。”

    朱阙点头赞同道“是啊,可惜。”

    外人不为所知的是,他能将自身承受的伤害转移到“影身”之中,代价只是数天时间无法再唤出来。

    戚毖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再是睁开,眼眶忽然变得漆黑一片,道“那么,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这一刻,朱阙忽然有一阵毛骨悚然之感。

    如果他能看到戚毖此刻的灵性变化,那么就能发现,其身上物性的那一面正在飞快消失,而代表灵性的那一面却在疯狂上涨,与此同时,其身躯之中某一个神异器官正在由虚化实,那东西看去就像一张撕裂的大口,里面满是锯齿般的牙齿。

    但这一切,都是在短短瞬间完成的,戚毖在睁开眼的片刻之后,整个人就突兀的消失了。

    朱阙的感应正在向他疯狂示警,一个极端危险的感觉出现在了他心中,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一暗,所有的知觉就一下消失了。

    大平原之上,朱阙兄弟和戚毖原本站立的地方,方圆五里范围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空洞,仿佛这一块被什么东西吞掉了。

    许久之后,一只长筒皮靴踏在了坑洞边缘处,朱阙站在了这里,他望着下方,惋惜而遗憾道“戚玄首,如果没有远古神力的加持,我们两兄弟之间的距离可以保持足够远,说不定我们都已经死了,就差一点点,真的,就差一点点。”

    从战斗一开始。他两兄弟就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一个人在与戚毖战斗,而另一个就在十里外的另一个山头上观战。

    至于那个一直站在近处的,那只是用特殊手段改换过的心灵替身,是故意让戚毖看到的。

    这一战,明面上是朱阙一个人与戚毖战斗,可在他的背后,其实还有着复神会的帮忙。

    放在以往,两兄弟必须在一二里内才可以保持力量的交换替继,可是因为远古神力的加持,彼此的灵性感应范围大大扩张了。

    他望着深坑久久不语。

    本来他们兄弟二人随便哪一个死了,哪怕只剩下一块残肢,只要另一个人还活着,那就能靠着祭祀像神明一样救回来,可是他能感觉到,随着被那巨大的空洞吞下去之后,他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兄弟,他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他将自己背后的笠帽拿到了手中,往坑洞之中一抛,就转身离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