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月武王满怀期待的注视着李天照,让人难免有些受宠若惊之感。

    ‘难怪她对千杀剑法如此热情,她的月落杀大约如不三剑那般,是无意中使出了匹配她自身情况的曲线轨迹,因此特别迅快,于是用做了绝技。但却不知道其所以然,没能延伸发展,见了千杀剑法,她觉得跟西月刀法的月落杀相近……’李天照考虑片刻,答应说:“我愿传武王正斩、逆杀、守杀三式的各两招,一共六招。至于诸位不灭王将,还要他们逐一过来,由我当面分别传授一招守杀式,用于跟暗灵近身交战自保,够了。”

    “如孤剑说的办!”西月武王大喜过望,旋即又问:“本王所学,也要单独密授?”

    “必须如此,如暗灵那般的千杀剑法,大约只能有八成之威。”李天照却没说经过他调整的,其实极限也只有九成。

    至于剩下的部分,受环境和地形以及个体状态影响,是没办法定量的,只能靠个人在知晓曲线奥秘的情况下,苦苦反复修炼,至于能距离完美有多近,那就是个人的本事了。

    西月武王当即脱下繁杂的外袍,随手丢飞开去,露出里面女战士惯常穿的,包裹身体的战装。

    李天照不由眼睛一亮,没想到她秀丽的面容之下,竟然有高昂的骄傲。

    这时的西月武王金色弯刀在手,凹凸有致的身形衬托下,那把弯刀的宽度看起来协调的多了,也不似刚才那样,看着有种人太单薄柔弱,刀却过于宽厚之感。

    “用刀可有妨碍?”

    “兵器无所谓,西月武王用弯刀顺手了,使之也无妨,只是刀短,对近身要求更高。”李天照见西月武王随手把刀丢在地上,径自走进白色的薄雾里,片刻再回来时,拿着一把长剑。

    “西月刀法早已经没有昔日的威风,那些借助弯刀的奇招,知晓了奥妙,不过一个特制的厚重护手即可破解,只剩月落杀勉强维持一点颜面,既然什么兵器都可以,弯刀也就不必用了。”西月武王当即认真的听李天照讲解动作,还有混沌之气的引导流动之‘秘法’。

    大体的六招动作教授之后,李天照靠捕捉气流和观察,看西月武王又演练了几遍后,心中有数,又替她细微调整。

    西月武王听他说身体姿势的细微变化应该如何,就说:“孤剑请近前,直接助本王调整不足之处,不必有所顾虑。”

    李天照也就不客气了,于是扶着她肩膀,手臂,腰等地方,任何部位细微的轨迹不够理想,他都直接触碰示意,帮助她调整到位。

    这般触碰本是为教授剑招,李天照也心无杂念,但教的差不多时,他回想起来,自然有种与一位武王份外亲近的异样念想,就又有了杂念,连忙又抛开一边,不去多想。

    如此不过一刻钟,西月武王已经把适合她的招式动作记忆的清楚,连续施展了十几遍,毫无差错。

    “千杀剑法名不虚传!看起来招招都会送死,却经过秘法引导混沌之气,竟能产生如此奇特的神速!动作细微变化,竟然也能影响的明显。孤剑能创出这等绝技,实在让人惊羡不已!”西月武王的感觉就是,李天照传的三式六招,招招都如月落杀那般,甚至更快!

    李天照教完了她,就说再请不灭王将们来。

    西月武王却说:“岂能让孤剑如此匆忙?一日教一位不灭王将即可,余下时间,就在武王殿做客。这里的混沌之气浓度,不是外间可比,对孤剑的修炼极有助益,也算是本王对孤剑的一点心意。”

    “那就多谢西月武王了!”李天照并不客气推脱,开玩笑,在这里面他的混沌印能直接吸收混沌之气啊!而且吸收的速度飞快,外面都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能在这里多留几天,他才不会拒绝!

    西月武王又请李天照看她演练了十遍,确认果然没有差错,就丢了手里的剑,也没拿起外袍,就穿着战衣陪他在武王殿里转着,介绍一座座白雾环绕下看不到全貌的殿堂的功用。

    “这里是不灭武王殿,因为拥有不灭之身,王将们对外间的繁杂事务也没有热情,只是一心修炼,平时极少出去。”西月武王正说着,总务长过来请李天照去沐浴更衣,又说为他在武王殿里安排了休息的地方。

    客随主便,李天照虽然对这里面的一切都很好奇,却也不好太过急切,就随了总务长去。

    白雾环绕的水池里,空空如也。

    李天照本来以为武王殿里会有人服侍,毕竟北风青云那般的,这些事情都有人代劳,不必自己动手。

    李天照跳进池子里,正舒服的泡着,突然看见水里聚集起来一团彩光,片刻间就成了人形,若不是颜色缘故,他就要以为是暗灵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对着剑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兰帝魅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帝魅晨并收藏对着剑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