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恒看看一脸激动的马令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不想缝合,那我来?”

    “想想,我现在就缝。”

    说着一把夺过去持针器和镊子,拎着肌肉组织有模有样地开始缝合,缝合打结,周恒帮着剪断缝线,随着操作愈熟练。

    到了表层,周恒朝着马令善伸手。

    “表层我来你看着,这个如若缝不好,拆线比较难,松紧要适度。”

    说着从肩部下方开始,一直到手肘,一共缝合了三十多针,伤处暴露的时间很长了,周恒怕引起不必要的感染,所以度上加快了一些。

    剪断最后一针的风险,马令善长处一口气。

    “师尊的手太快,看得我眼花缭乱,看来我们还要勤加练习啊。”

    周恒抬眼看看马令善,顿了一下说道:“下次不要用乌鸡实验了。”

    德胜一缩脖子,恐惧地看向周恒,又看看马令善。

    “师尊怎么知道?”

    周恒抬眼环顾三人,“炼药房已经投诉过了,杀鸡后那缝线很难去除,无奈只能将一部分鸡皮剪掉,人的肌肉和皮肤与鸡肉的致密度相差很多,手感差异大,如若想要练习,可以让薛老大去买些野猪肉,去掉皮然后练习缝合,这个更有手感些。”

    马令善没敢抬头,快撤掉孔巾,擦拭了创面,将引流条调整了方向,不用周恒吩咐开始包扎。

    德胜赶紧过来,帮着马令善擎着伤者的手臂。

    周恒示意三顺举着盐水,给自己冲洗了双手,这才走到伤者头部,开始检查他的颈部和后背,除了有些肿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伤痕。

    此刻他们包扎也已经结束,肋骨骨折的位置,也暂时用坚韧的白布捆扎起来。

    三顺快拽来一个运送床,三人合力将伤者搬运到那个运送床上,准备推出去。

    周恒扯下隔离服,还有帽子口罩手套,突然想到一事,抬头看向马令善。

    “伤者叫什么名字?可曾付了诊费?”

    马令善一顿,声音弱了三分。

    “没......没问姓名,就知道是姚铁匠的兄弟,至于诊费......未曾交......”

    周恒叹息一声,“开业才第二天,我们投入了多少的心血来建设回春堂?这里不是善堂,救死扶伤的精神要有,可是我们抢救病患需要银子,这些药剂都需要银子,后面的杂役伙计都需要银子,以后遇到这事儿,先收押金明白了吗?”

    看着马令善尴尬,德胜上前一步。

    “师尊说的是,我们今后会注意的,主要姚铁匠就是对面街的,料想不会差了我们的银钱,如若今后我们遇到这样的事儿,会提前收取押金的。”

    马令善看向周恒,怯懦地问道:“师尊,我们收多少押金合适?”

    周恒想了想,这普通民众不是各个跟朱筠墨似得,那样黑真的就没人登门了。

    “四肢类似的急症手术,先交二十两押金,住院的用药,还有护理的费用后续计算,多退少补,毕竟每个人病症不同,用了什么药物,按照药价核算即可,晚上我们制定一个手术的价格表,至于你们简单的清创缝合都没问题,这样的小手术价格可以低一些。”

    马令善听闻赶紧抱拳施礼,之前黄掌柜和梅园花了多少银子诊治,他一清二楚,没想到师尊竟是如此仁爱之人。

    这二十两不及那些的百分之一,着实便宜的紧,要知道一个铁匠或者劳作之人,丢了性命或者剩下一条手臂,那简直是一家人的灭顶之灾。

    “师尊的仁爱之心,让学生佩服,我们这就将患者推出去好生照料。”

    周恒点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良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雪儿格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儿格格并收藏大良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