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辅龄点点头,心里非常明白,这案子暂时是不能审理了,一切要回京再审,不过刘仁礼担忧的不无道理,赈灾款迟迟不到,城外的一万张嘴可是等不了的,可眼下确实难到他了。

    未等张辅龄说什么,大堂后面站着的那些乡绅,已经颤巍巍地抹着眼泪跪倒一片。

    为的一名白白须的老者,看着刘仁礼说道:

    “刘大人慈悲,老朽别的没有,存粮还是有的,午后就装车将家中的百余石存粮全都送往城外的存放点,这些也能顶一些时日。”

    刘仁礼看着老者赶紧抱拳,脸上难掩激动。

    “多谢王举人善举,此前你已经捐了一百石,这些太多了,还是......”

    后面的一个老者,赶紧跪行了两步。

    “刘大人不要多虑,这是我们自愿的,我张家也再补一百石。”

    “我李家再捐五十石面粉。”

    “我们城东的潘家还有些存粮,再多捐四十石米面吧。”

    “......”

    朱筠墨见这些人都表态了,起身朝着张辅龄微微颔,随即说道:

    “粮食有了,县衙欠钱庄的银子,我会代为还上,如若后续灾民返程需要银两我来出便是,刘大人给我一个数额即可。不过这个案子还望张大人费心,他们想要贪墨的不是银两,而是二万条人命!”

    张辅龄震惊了。

    如若不是亲眼目睹,任谁也无法相信,一个县里面的乡绅能如此齐心赈灾,可见他们是被刘仁礼的行径感动了,一个个脸上全是感动之色。

    这位宁王府的世子,更是让他意外。

    京城中各家王府的世子郡主,哪个不是盛气凌人,到处惹是生非,京兆府每年处理这样的事儿都已经焦头烂额。

    而这位宁王府的世子,虽然外界多称其有些痴傻,并且身患恶疾,可这份气度,还有遇事的仁义之心,确实让人钦佩。

    不过此刻还是要先处置了剩下的人,张辅龄看向地上目光痴的徐百户。

    “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徐百户赶紧伏在地上,抬眼看向张辅龄。

    “大人明鉴,卑下只是听命行事,并不知情。”

    张辅龄冷哼一声,这些辩驳之词已经毫无意义。

    “来人,将他身上的官服剥去,还有这一班衙役,暂且关押到牢里,明日晨起赶赴京城,退堂。”

    随着一声令下,徐百户被几个冲上来的侍卫,将身上的红色白鹭服快剥下,连同那些衙役被押解下去。

    张辅龄这才起身,从案牍后面走出来,来到朱筠墨身前,抱拳施礼。

    “大理寺少卿见过世子。”

    朱筠墨赶紧扶住张辅龄的手臂,朝其躬身施礼。

    “该是筠墨给张大人施礼的,三年前如若不是张大人的维护,我和萧伯都无法赶到清平县。”

    张辅龄脸上带着笑意,“昨夜已经听内子讲过,不过我确实不记得有此事,行了我们都别客套了,周大夫还请好好医治刘县令,为官多年,我都未曾见过如此善待百姓的好官,你们放心我会尽快整理卷宗,明日一早就赶赴京城,此案定不会石沉大海。”

    ......

    回春堂手术室。

    周恒摘下口罩,朝着马令善摆摆手,几人推着刘仁礼出去。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良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雪儿格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儿格格并收藏大良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