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昂觉得自己加入的这个门派,真是处处都透着诡异与神秘。

    这时候,他忍不住就顺着郑师叔的话题又追问一句,“那不对呀,师叔,要是你进门的时候,山门里只有我师父一个人的话,那你……”

    问到半路,他忽然想明白了。

    也不算是想明白了,主要是此时敖春已经关好了大门回来,看见他,周昂忽然一下子想到关于他的神奇操作——这位小朋友已经入门了,但是还没有师父!

    果然,这个时候郑桓郑师叔就笑眯眯地道:“当时你师父对我说,他不能收我做徒弟,所以我只能做他的师弟。”

    周昂不解,问:“为什么?”

    郑师叔仍是笑眯眯,“别问,以后自然会知道。”

    周昂讶然,下意识地扭头看向正站在一边好奇地打量自己的敖春,指指他,问:“那敖春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不等郑师叔回答,敖春小朋友自己就已经开口道:“我师爷爷说我天赋太差了,别说给大爷爷当徒弟,连给我师爷爷当徒弟都不行,但又不忍心丢下我,就替我师父先收个徒弟。——我是大爷爷捡回来的。”

    周昂恍然大悟。

    虽然有点绕,但他的确是觉得自己已经勉强理解自己所在的这家“山门”的收徒逻辑了——那就是无所谓逻辑,自己那位师父觉得你是什么档位的,就别管什么先后,直接给你安装到那个档位上。

    可是他还有疑问,就又问:“那……师叔,刚才我进门的时候,看到那棵枣树底下,居然还有一堆雪,这个天气,怎么可能会还有雪没化呢?”

    郑桓闻言仍是笑眯眯,道:“正在化,别急,快化完了。”

    周昂无言以对。

    这叫什么回答?

    但这个时候,似乎是被周昂的各种问题给问得有些厌倦了,郑桓就吩咐道:“敖春,你带你师伯到院子里走走看看,让他熟悉熟悉。”

    敖春闻言,躬身应了声“是”,然后就仰着头看周昂,“师伯,走吧?”

    于是周昂跟着他出了大殿。

    院子就那么大,屋子就那么几间,其实哪有什么太多需要看的。

    大殿三间不必说,大家的日常活动、读书、上课和练习的地方,大殿西边一间,说是叫“藏经阁”,推门进去,里面倒是有一排书架,但书架上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靠另外一边墙还放着一张书案,有文房四宝,但屋子里居然还放了一张床——原来这里兼了郑师叔的卧室。

    而大殿东边一间,敖春说他不能进,因为那是大爷爷的卧室。

    然后就是西厢房三间,最北边一间,有床无铺,说是三师叔曾经睡过的地方,中间一间,有床有铺,是敖春的房间,最南边一间,进去一看,有口锅,但却只是支在一个铁架子上,并没有灶台,而且屋子里一览无余,也没有什么柴禾。

    然后……剩下的茅厕周昂就不准备参观了。

    参观完,周昂心里登时就凉了半截。

    这院子,感觉比自己家里也富裕不到哪里去——他倒不是贪图人家门派富裕才要拜师的,主要还是真的想要接触并学习这个世界的那些神秘的东西,一个家底儿如此破落的小门派,实在是让人怀疑他能传授给自己什么真本事啊!

    犹豫了一下,眼看小朋友敖春应该是觉得带自己转完了,任务完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