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带上东西出门的时候,意外遇见了陆家父子俩。

    陆进先看见周昂,扯了下他爹的袖子,陆春生随后看见,就赶紧停下脚步,站在道旁,等周昂走过去,父子俩同时躬身,当爹的说:“给少爷请安。”

    周昂笑:“陆叔,这都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还哪有什么少爷!”

    陆春生闻言笑得憨厚,说:“别管什么时候,少爷就是少爷。”

    周昂摇头失笑。

    于是他跟陆春生并肩走,顺口聊天,陆进辍在后面。

    据说庙里的烧猪肉生意依然是好,原本一日间杀十二头猪已经够卖,最近半年,竟不断有其它县里来人订猪,于是数目时常变动,今日就要杀十四头才够。

    闲聊到坊门口,三人分开,陆家父子俩去报国寺,周昂则去靖安坊陈府。

    到了门口说明来意,门子有些懈怠,也似乎是已经记住了周昂的面孔,直接叫周昂自己进去便是,于是周昂自己进了府,很快找到了那座小跨院。

    这一次,是自己的世伯陈靖,与那位管家模样的人,都在。

    两人正喝茶闲聊。

    看见周昂进来,那位管家先就笑起来,指着周昂,对陈靖道:“这就是那位一笔好字的少兄了!”

    陈靖只是笑笑,并未说话。

    于是周昂捧了东西过去,也只是见礼,并未称呼。

    五份《金刚经》自然是一阅而过。

    那管家一如上次那般,先写揭帖,附在五份经文上,随后拿出提前压了花押的小票,写上:着即结经文五份,合钱二百五十文整。

    新的纸、墨都领过,周昂冲两位微微示意,道了声谢,然后转身出去,到西厢去兑了小票,又领了一串青钱在手。

    束脩已经交过,按说这笔钱是暂时没有其它用途的。

    但周昂准备尽快花掉,就算不花掉,也要想办法离手——反正是不在自己手里拿着。

    但最大的问题是,上次同母亲说起抄经这件事,却只拿回去了一斗米,其它还有多少钱,母亲没问,自己觉得不好解释,也没说,由是就有了个窟窿。

    不过再想想,此事是经过大哥周晔的手的,早晚都是通气的,实在没有隐瞒的必要——就同母亲说自己花了就是了。

    拎了钱抱了东西一路回家,路过崇光坊时拐进去,又买了一斗米,且找到一家杂货铺,进去买了一包擦牙的青盐——每天都没法刷牙,只能一遍遍的漱口,实在太难受了。

    肩上的东西一下子就多了,但周昂想了想,还是绕到坊南头,进了一家酒楼。

    已经卸了门板,但店里伙计还在忙活,还没到开张的时候,见客人进来,赶紧过来招呼:“客官是吃饭还是打酒?吃饭还不到时候,您可以先定桌子。”

    周昂道:“打些酒,只是我自己没有酒葫芦,你这里可有成瓶的?”

    店小二当即道:“有!”

    于是推荐了三四种酒,有附近酒庄子收的散酒,最便宜,也有他们自家的陈酿,据说口碑极佳,还有些就是外来的名贵好酒,连上好的醴阳春都有。他所说成瓶出售的,就是这种。只是贵。

    二两银子一瓶。约莫两三斤酒的样子。

    周昂最后选了他们自家的陈酿,说好了送个酒瓶子,于是打了一角酒。

    按照当下的度量衡的话,一角酒,合四升,周昂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升到底有多少克,反正酒瓶子拎到手上的感觉,觉得这一角酒大约能有个一斤半上下。

    因为是自酿的,所以还不算太贵,但这一角酒依然要二十四文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