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周昂心里百爪挠心一般,痛苦地连眉毛都拧了起来。

    居然那么快就来了!

    我就差一点了啊!哪怕再给我一两个时辰也好,让我再琢磨出哪怕一道符,多少也能更保险一点啊!

    现在我手里只有这一张符,鬼知道它管用不管用!

    看来上午飙演技是飙失败了。

    怎么办?

    怕不怕?

    怕。

    怕得要死。

    脑子里心念电转地过了几个念头,周昂深吸一口气,略有些夸张地一把将桌子上裁纸用的小刀攥到手里,然后起身,转过身去。

    另外一只手则似乎只是顺势地,把那张墨迹刚刚干了的符,抓在了手里。

    漆黑的房间里,周昂目能视物,却故意装作什么都看不见,眼睛紧急地在房间里来回巡视,紧张地手有些抖。

    噗地一声,似乎是有人吹了口气,油灯不点自着。

    一时间光明大放。

    那女子妖娆且妩媚,俏生生地立在周昂身前三步之外。

    “郎君竟已知道害怕了?那道人说了多少歪理与你听啊!”

    周昂手里的刀子紧张地往前一递,“你别过来!”

    顿了顿,他说“我好不容易活过来了,我不曾到处请人抓你,我只想好好地活下去,你非要杀我不可吗?”

    那女子闻言噗嗤一声失笑,俏生生地问“谁要你的命了?明明是你自甘自愿的!奴奴只是顺手而为!”

    顿了顿,她道“既是郎君不愿,妾又怎会为难与你?”

    周昂握刀的手都在哆嗦,“我现在就是不愿了,你……你走吧!你曾与我诸多甜蜜,却也取了我性命,你我就此两清,从此各不相扰!”

    那女子闻言又笑,忽然向前迈了一步,吓得周昂赶紧后退,腰背一下子怼到书案上,发出“哐”的一声。

    “你别过来!”

    女子又笑,“你原本打算的是明天就走,对吗?”

    周昂闻言,脸色瞬间涨红,“你……你……”

    女子终于收起笑意,声音亦带了些冰冷,道“妾当然知道!似你这般负心郎,这些年来,妾已见过不知道多少了。”

    “我负心郎?你……”

    女子闻言眉眼一挑,忽然又笑,竟是霎时间带了说不出的魅惑之意,“郎君要走就走便是,妾一女子,怎得阻拦?郎君要负心便负心就是,你我人妖殊途,便负了妾,妾又能怎么样呢?只是,你我毕竟夫妻一场,临走之时,妾有一心爱之物,想要问郎君讨来,以作余生之纪念,不知可否?”

    “你想要什么?”

    “愿借君心肝一用,可否?”

    “你……”

    退无可退,手中那小得可怜的裁纸刀被晃来晃去,“你别过来!你、你、你……你别过来!你再敢向前一步,我就要叫人了!”

    女子闻言笑道“郎君要叫的话,叫就是了。说不定真能有人听到呢!”

    顿了顿,她眉眼婉转,“比如,隔壁那老妪和小姑娘,却也都是赤红的心肝,一发吃了,岂不美哉?”

    周昂张口结舌。

    “你……你好歹毒的心,我母亲与妹妹……你别过来……”

    叮的一声,裁纸刀被她轻易地拂落在地。

    周昂已经吓得面色煞白。

    一只纤纤玉手伸出来,霎时间指甲变长,直切心脏。

    周昂甚至来不及伸手阻拦,便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已经被她一把攥住了,顿时剧痛与抽搐的感觉同时袭来。

    周昂几乎用上了自己毕生以来最大的毅力,才能在这般剧痛之下,还勉强保持着那一丝的清醒。

    “完了,千万不要来不及用……”他脑子里想。

    女子此时直视他的眼睛,笑得百媚千娇,“郎君,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