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楼位于光寿坊。

    受限于时代和建筑材料、建筑成本的关系,这年代的房子,除了佛塔之外,很少有修得太高的,望江楼高五层,已经是翎州城的地标级建筑。

    也因为周围的其他建筑普遍就是两三层,所以即便是位于光寿坊,上到五楼之后,仍然可以轻松地望见南边从安民坊流过的灵江。

    说是望江楼,也是名副其实。

    但高靖请客的时间是在晚上,这就显然失了观景的可能。

    只不过晚上的望江楼,却也有另外的一番热闹。

    请柬上写着时间,周昂就踩着点儿过去,一路走着,等到了地方,已恰好是天光昏黄,红日已坠。

    有人就在望江楼的一楼大堂里候着,一看周昂进来,不等店小二招呼,便已经迎上前去,躬身施礼,道“请问可是周校书当面?”

    校书神马的,纯粹就是个美称,这年代管读书人称校书,就跟后世推销的动不动周总王总,卖房子的张口就张哥李哥差不多。

    母亲周蔡氏在家时称呼他“昂儿”,对外则说“我家大郎”,不识文字的街坊们叫他“周家大郎”,熟识的读书人可以称呼表字,陌生人略客气点称呼“周郎”、“周家相公”,将来要是能发点财,指不定还会有人称呼“周大官人”。

    称呼而已。

    周昂扭头看他,客气地道“不敢,正是周昂。”

    那人又是微微一礼,道“周校书请随我来,我家县祝已恭候多时。”

    于是周昂随他拾阶而上。

    五楼。

    天色虽还未全黑,但楼内已经掌起了各处灯烛,照得整座酒楼都格外亮堂、格外大气。这一路上去,衣着整洁的店小二来往穿梭上菜,未被点中的佐酒歌姬失意下楼,各处雅间里乱纷纷传出琴歌与酒令,时不时有一阵哄堂大笑贯人耳膜,酒香菜香与女子的脂粉香,萦绕不去。

    路过四楼的时候,周昂甚至还听到了一个小型乐队的演奏。

    红牙拍板、寸关琵琶,伴着一女伶的浅吟低唱。

    这个年代有钱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

    而平常时候,在这个时间点,周昂应该在苦读或练字,周蔡氏在缝缝补补或做绣活儿,再过大约半个时辰左右,这边要越发喧腾的时候,万岁坊那边已经基本人人入睡,难见灯火了。

    五楼一样蜡烛高烧,却比下面的几层要显得清幽了不少。

    如果是中午那顿饭,这边的雅间怕是一室难求,但晚上的话,大约是因为江景没得看,不少人也就懒得附庸风雅了,三楼四楼要个雅间,聚些好友,要女伶一人,佐酒歌姬,推杯换盏之间,软玉温香在怀,自是难得风流。

    这就是望江楼在晚上的热闹之处了。

    把周昂引到五楼一座雅间的门前,带路之人便微施一礼,转身告退了。

    周昂伸手推开门,站在窗前的高靖应声转身,笑着拱手,道“子修兄!”

    周昂也拱手,却道“安平兄在看什么景色?”

    高靖伸手延客,等周昂坐下了,他才在对面落座,却是笑道“刚才还有些夕阳余晖,现在只剩一片苍茫了,哪里还有什么景色?”

    顿了顿,又笑道“要说景色,子修兄方才一路上来,大约领略不少。”

    周昂闻言摇头笑起来。

    说话间,门从外面打开,却是方才引路那人重又回来,手里端了茶盘。

    给两人每人倒上一杯茶,他正要转身告退,却又被高靖叫住,“且住!”然后对周昂介绍道“子修兄,此乃我家仆,名高僮,以后若是因私事遣人送信,就是他去,子修兄莫要拒之门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