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一下子就以比胸口中剑快得多也猛烈得多的度喷涌出来。

    那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只是身体扭动了两下,随后就不动了。

    而这个时候,高靖已经跃上了墙头。

    刚才的最后一幕,完全落入了他的眼中。

    月未升起,天光晦暗。

    他就这么愣愣地站在墙头,一直到周昂直起身看过来,而身旁也有人一跃上了墙头,这才轻巧地一掠而下。

    隔壁院子一家三口的惊呼声忽然停下。

    但另外一人的惨嚎却始终不停。

    杜仪直到此刻才从这座院子的堂屋里走出来,一脸惊诧。

    看到高靖、周昂等人此刻就在院中,他快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低声道:“刚才我莫名其妙被偷袭了,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动都动不了,但忽然之间清醒过来,才现自己只是受了一点小伤。”

    怀抱重剑的方骏方伯驹闻言应声道:“差不多,我刚才也恍恍惚惚的,明明觉得自己已经用了极大的力气,但一剑砍出去,就是度奇慢。而且也觉得手里的剑比平常时候重了些。”

    高靖抬起眼眉,瞥了周昂一眼,然后快收回。

    “幻术!”

    他总结道。

    说话间,他竟亲自蹲下身子,在那死者身上摸索起来,一个钱袋,沉甸甸的,一块玉质的牌子,对于开着“夜能视物”的周昂来说,入眼便觉莹润欲滴。

    还有一把精巧的短匕。

    但周昂逼迫追杀太紧,他直到临死,竟都没有机会拿出来。

    众人都已经围上去,反倒是周昂没有经验,反应慢了半拍。

    “果然,玉兰宗!”杜仪道。

    顿了顿,他一副感慨的语气,“怪不得那么悄无声息的就把幻术展开了。幸好子修兄窥破,不然咱们怕是要全体都交待在这里了。”

    周昂穿过肩膀的缝隙往里看了一眼,见那玉牌上雕刻着一朵花草样的东西。

    但这个时候,他看东西,大家却都抬起头来看他。

    周昂只是稍微懵了一下,很快就弄明白了大家的意思,于是道:“纯属巧合,我怕与诸位配合不熟,冒然插手,反而打乱了大家的节奏,所以就在一旁站着干看,自然就更容易现情况不对劲。”

    然而大家闻言面面相觑,似乎并不认同这个说法。

    过了片刻,杜仪才苦笑着道:“子修兄,我们无意打探你的底细,你也就不必如此苦苦隐瞒了。”说话间,他想了想,还是苦笑,“刚才那样的幻术阵,绝不是等闲可破的。而且最可怕的还不是它难以打破,最可怕的是一旦被笼罩在内,身在幻术之内的人,是很难察觉的!”

    方骏方伯驹怀抱重剑,少见地主动对周昂开口道:“可老兄你不但迅察觉了幻术的存在,还当即就给击破了,连施法之人都第一时间找到并击杀!如果说这是巧合的话,你猜我们信不信?”

    “我……”

    周昂无语。

    完全想不到该怎么辩解。

    因为感觉无论怎么辩解,都好像是在故意装逼似的。

    最近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惦记着,要降低衙门内这帮同事对自己的期待的,但现在看来,这期待非但没降低,反而还又升高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