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起来。

    进入五月以来,已经下了两次雨,但都是点到即止,打几声雷,哗啦啦下一个钟头就算完事儿。但这次明显不一样,云层堆得很厚,小雨下得不紧不慢。

    这一看就是能下个几天的。

    周昂披着蓑衣,站在走廊下,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脑子里仍在盘算着晚上的安排——明天就是休沐了,就今天晚上吧!早晚都是要做的,风险也同样都是不可控的。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叮叮当当的脚步声。

    方骏和冯善一前一后,押着手铐脚镣都不曾摘去的雷震走出了地牢。

    等他们上来,冯善回身去重新锁上地牢的大门,周昂却是主动抄起地上的一件蓑衣,在方骏的帮助下,给犯人披上了。

    再一人扣上一顶斗笠,四个人就这么走进了雨中。

    侧门处已经备好了牢车,把犯人关进去,车夫挥起鞭子,另外三人步行相随——即便马匹资源相对丰富的县祝衙门,对马也是极为看重的,一般下雨天石板路会比较滑,马挨了淋也容易生病,大家就都尽量不骑马。

    就连不得不出动拉车的驽马,下雨天出去也要给身上搭一片大蓑衣。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马的待遇其实比人高。

    一路从侧门出了县祝衙门,马车慢悠悠地走,三个人缀在后面,边走边聊,倒是并不避讳会被犯人听了去。

    “郡里怎么忽然又要求把犯人转移过去了?”

    “其实也不是要求,算是咱们打了个申请,咱们这地牢太普通了,没有什么禁制的措施,还是郡里的地牢稳当。这家伙虽然很菜,但好歹也是个修行者嘛!再说了,上次郡里抢过去的那个案子,就是跑了一个那个,也是他们玉兰宗嘛,正好两案合一,方便调查。所以郡里接到案卷,就同意把该犯解押过去了。”

    “哦……也好,咱牢里空空荡荡的,我听说这两天这家伙都不骂了,估计是憋坏了,过去郡里能有个伴儿,大家平常你骂我我骂你的,也挺好。”

    “哈哈哈……老冯你真逗!”

    周昂走在两人身边听着,这时候也跟着笑起来。

    雨天,路上人少,一辆牢车加三个人这一小队走过去,基本上碰不到什么人,再加上经由周昂戳破了对方的幻术之后,大家当时就明白了这雷震的真实实力,也都不怎么瞧得上他,是以就这么当着他随口闲扯,顺嘴挖苦。

    但眼看就要走上大路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周昂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对劲——愣了一下急忙进入“观想状态”之后,却又什么都没有现。

    案犯雷震老老实实地呆在牢车里,身边的方骏和冯善还在随口闲聊。

    有了此前的经验,他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灵气情况,现他们也都非常正常——周昂松了口气,旋即苦笑一下,忍不住在心里嘲笑自己。

    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都有点惊弓之鸟的意思了。

    事实上,就这么一路过去,出了县衙和县祝衙门所在承德坊,往西,坊门对着坊门的,就是贤德坊,太守府和郡祝衙门,就在那里了。

    在这两个坊里,胆子再肥的人要犯事儿,也得掂量了再掂量。

    这是整个领州府内治安最好、犯罪率最低的两个坊了。

    核心统治区里的核心统治区。

    到了郡祝衙门,顺利地办完交接,领了手续,牢车被郡祝衙门那边的人引着去侧门了,周昂等三个负责押送的人干脆不等马车,揣上手续掉头就先回去。

    路上无聊,周昂终于也开口了,问:“听说上次收获的那只黄鼠狼妖的妖元被送去制作器了,怎么一直没听说后边的消息?”

    这个话题是方骏回答他:“哪儿有那么快!三两个月能排到咱们就不错啦!器师人少啊,大家都是得排队等着,而且还不能保证必成!”

    “啊?不能保证必成是什么意思?”

    方骏道:“咱们这仅仅只是妖元啊,又不是妖丹,当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