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昂都看出来了,周晔当然也看出来了。

    当下他瞥了那牙人一眼,语气忽然放缓,道:“这么个院子,这么好的位角,也是邪门,你们家主人好端端的,为何要卖这房子?”

    老头儿似乎有些不愿意回答,但又不敢不回答的样子,道:“这里自然有缘故,却是我家主人要去外地经商,家里夫人也都愿意跟了去,这才搬了家。”

    他到底还是害怕周晔身上官人的身份的。

    但这个时候,周晔闻言却是一改方才的温和,忽然冷笑:“此话不真!”

    顿了顿,他道:“看来有必要让衙役们过来查一查这院子的底儿!老头儿,别怪我没警告你,要是叫本老爷查出来你们这院子有什么事情,说不得就要问你们全家上下一个知情不报的罪过,到时候可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若说细察人心,连周昂只怕都不是周晔的对手,这么一个年老糊涂的老仆,又怎么可能禁得住他这一套手段,连哄带吓的反复揉搓?

    那老仆闻言果然就有些慌乱与无奈,片刻后,他无奈地道:“本来自然是不会卖的,但最近半年,我们家里一位小少爷一位小姐先后都了急症,前后差了没一个月,都走了!老爷找人给看了宅,也算了命,这才决定搬走!”

    他这话刚开头,周昂就瞥见一旁的牙人拼命给他使眼色,但一直到话都快说完了,他才看见,于是愣了一下,赶紧又补上一句,“可不是这宅子不好,算命先生说了,是我家老爷与此地风水不和,其实这宅子反倒是吉宅呢!”

    周晔闻言眼睛一眯。

    “死了两个孩子?”

    一提到孩子,那老仆倒是露出一副伤心神色,犹豫片刻,叹了口气,道:“谁能想到呢!那么好的小少爷和小姐,忽然就了病,连着请了好几位大夫,却都是连一夜都没撑过去就……唉,心疼啊!”

    “真是自己病?不是因为别的?”

    那老仆愣了一下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当下又有些着急,“当然是因为病!我家老爷只这一子一女,平日里不知道多宝贝,照看得可紧呢!怎么可能是因为别的!要不是这场病,我家小少爷都该定亲了……”

    周晔闻言缓缓颌。

    排除了凶杀等可能之后,事情就简单了,这年头孩子长大不易,尤其幼年和童年,夭折率极高,谁家死个孩子,并不是特别惊人的事情。一连死了两个,还都是急症,倒是有些出奇,但人家自己的爹娘都说是急症,周晔当然也就犯不上去纠缠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只是么……这院子里可就算是死过人了。

    这时候,一直都不好插嘴的牙人终于急了起来,“你家主人怎如此欺人!明明说的是要到外地置业经商,却原来这院子里竟是刚死过人的!”

    “这……我这……”

    老头儿支支吾吾。

    周晔懒得戳穿什么,他眼睛眯起来,忽然道:“你特别担心房子卖不掉,对吧?这样的房子,这样的位角,要价二百八十两已经是你们家主人给开出的最低价了吧?你是怕自己也会死在这院子里,所以着急赶紧卖掉……”

    他话没说完,老头儿已经惊得瞪大了眼睛。

    显然,他猜中了一切。

    “这……这……”

    老头儿支支吾吾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所以,你也知道,这院子撞过邪!”周晔乘胜追击。

    老头儿更加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他有些愤愤,惦记着周晔的身份,却又只好压着脾气,道:“这位官人如果不愿意买,就不谈便是。我家主人本意也并没有要欺瞒的意思,单纯就是觉得继续住在此处,不免睹物思人的伤心,其实这……”

    不等他说完,周晔已经冷笑起来,丝毫都不客气地指着那老仆与牙人,声调冰冷地道:“你等联合起来,意图欺瞒我们家买下这座院子的事情,不必再解释,老爷我心里有数。只是这笔账……”

    说话间,他扭头看向周昂。

    …………

    早在听说这院子几个月前刚连续死了两个孩子的时候,周昂已经下意识地开启了观想状态,把这院子认真地打量了一遍。

    没有任何现。

    郑师叔说,风水地脉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甚至修持者中,就有一个分支专门研究这个,他们极擅长寻找和利用地脉。

    用来加快修持,甚至也用来战斗。

    但是,风水堪舆这种东西,也绝对没有各种民间传说故事里说的那么神奇。

    而且郑师叔还说过:街上那些风水先生,十个有十个都是狗屁不通的。

    当然,事情回到要卖房子的这户人家身上,其实风水啊犯冲啊之类的,都只不过是愚夫愚妇们的思路罢了。

    出于一个官方修行者、一个县祝衙门工作人员的直觉,周昂几乎当场就可以断定:这户人家遭遇的事情,跟风水绝对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如果是风水的关系,怎么会他们家在这里住了十多年都没什么事情?反倒是前不久忽然开始出事?而且一来就那么凶猛?还专门落在小孩子身上?

    这根本就不合常理。

    他脑子里盘算着等明天上值,该带人过来转一转的事情,周晔却已经冲他使了个眼色,于是兄弟俩走到走廊的一头,避开了那边牙人与老仆的的耳目,看着走廊外的淅沥小雨,周晔道:“院子是不错,用料也扎实,活儿干的也很好。你要是买过来,住个三十年都不用大修!而且价钱肯定能再砍点儿!”

    顿了顿,见周昂点点头不说话,他又继续道:“只是,你得跟婶娘商量商量,这事儿说不忌讳也忌讳,毕竟你还没成亲,子和也没出阁呢!接下来你是肯定要成亲诞子的,这事儿,怕是婶娘心里会有疙瘩。”

    “要不就先找个人来看看,风水啊什么的,再给你批个八字,觉得都没问题了,咱再谈价钱。入住前还可以找几个和尚来做个法事什么的……这个你熟!”

    周昂点点头,但其实现在,他的心思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