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昂知道高靖的意思。

    在整个县祝衙门进行最后总动员,然后离开衙门出之前,高靖曾对所有参与此事的武职人员下了命令:今天晚上的行动,不许带任何的小心思!我们不争功,但我们要全心全意拼尽全力的协助郡祝衙门那边,拿下这帮人!

    他没有说为什么,因为所有看过了那种被标注出来的归德坊地图的人,都能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心甘情愿地主动跑去郡祝衙门二次求援,自然也能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

    是的,郡祝衙门那边一向高傲,一向喜欢把翎州县祝衙门这边按在地上摩擦,这一点,双方实在是积怨已深,让县祝衙门的这帮人,心里都有着极大的不满。

    这在上下级关系来说,处理也算够糟糕的。

    而这一次,郡祝衙门甚至在杜仪跑去借调人员的时候,干脆利落地拒绝了,态度之高傲,以及那种无视案情的态度,更是叫县祝衙门这边的众人心里窝火。

    但是,这一切,在这件案子面前,在需要尽快出手,捉拿或击杀这批很可能是春风会余孽这件事面前,都不值一提了。

    你要摩擦我们,嫌我们前几天跟你们抢案子,最后让你们出了血了,没关系,杜仪的牌子不够硬,我主动送过去让你们摩擦!

    你们要求必须全盘接手才肯出手,县祝衙门这边只能从旁佐助,做一做外围的工作,没关系,只要你们肯出手,只要你们能把这帮人拿下来,我们心甘情愿屁的功劳都没有,心甘情愿跑着给你们打下手!

    只要能把这帮人拿下来,你们说怎样,就是怎样!

    因为这一点功劳,与那些孩子的性命相比,已经完全不值一提。

    只不过,可能是考虑到这一次对方真的是很强,高靖似乎还是多少有些不放心,擦身而过的功夫,他小声地对周昂道:“子修兄,待会儿务必全力以赴!”

    周昂点头,“放心。”

    …………

    人员很快安排好,大家纷纷蹑足出。

    一直以来都没怎么看翎州县祝衙门一班人的沈明,这才终于扭头看向高靖,淡淡地吩咐道:“你带着你的人,负责在后街包抄,你们不必进去,只在对方往你们那边逃的时候,负责拦住对方三个呼吸的时间!”

    “三个呼吸即可!”

    按说作为一郡之祝,作为翎州地面上真正的大Boss,他随口吩咐事情,是肯定没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的,更何况,这是一次联合行动,他作为此间最大的官员,既然已经亲自负责此事,那在场所有人,也就只是奉命而为罢了。

    但是……这一刻周昂却怎么听都觉得有点不对味道。

    或许是因为他的年纪实在是有些太轻?

    按说呢,郡祝负责执掌官方在一郡之地的修行者力量,就算不用论资排辈,也肯定不会让太过年轻的人担任的,因为先你太年轻了,实力就可能不够。但是这位叫沈明字公山的郡祝,看上去却有些年轻的过分了。

    只看面相,他大约也就是二十三四岁?

    也或许,是过去听衙门里同事们谈论起他的时候,说得往往都是一些关于他的负面的东西,所以自己心里有了一定的先入为主?

    总之,他这话听到周昂耳朵里,让他心里下意识地有些反感。

    他能感知到对方语气中那高高在上的感觉,以及对于翎州县祝衙门一帮人全然的蔑视——就是那种有你们没啥用,没你们也完全没关系的那种蔑视。

    讲真,在这一刻,周昂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那帮同事们都对郡祝衙门特别有怨言了。这不是来自于自己亲身经历或听人讲过的那些两级衙门之间的摩擦,这纯粹是因为沈明沈公山这个人本身。

    再想想高靖平常待人的亲和,这个对比就越的明显了一些。

    一郡之祝如此高傲,如此蔑视底下的翎州县祝衙门,你能指望郡祝衙门那边会对翎州县祝衙门有什么好脸色?

    但是这一刻,高靖依然认认真真地躬身应是。

    吩咐完之后,沈明很快就带着郡祝衙门的最后一拨人,转身离开了。

    而高靖随后就招手示意大家出。

    似乎是留意到周昂刚才往沈明沈郡祝身上瞥了好几眼,神色也多少有些怪异,在大家前后脚离开坊正办公的这座小院子的时候,杜仪刻意落后了几步,小声地对周昂道:“你可莫要小瞧了他。他毕竟是玄都观出来的,名门弟子,不但自身是第六阶的修行者,据说还有一件很厉害的法器随身,等闲第五阶的人,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单说实力,他来做郡祝,一点问题都没有。”

    周昂缓缓点头,也小声道:“我明白的。”

    名门弟子嘛,天赋、资质、传承、配置,都不是普通修行者能比的。

    说句不客气话,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