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昂最初面色平静。

    实话说,得知仅仅五两银子,就可以“无责任”见到吕端的时候,他也有些吃惊,要知道,尽管已经是二十多年之后了,他的政治生命事实上已经基本结束,不可能再对当今的徐相产生丝毫威胁,但他毕竟还是每一任太守上任之后必须要做的一件相当重要的政治任务的。

    然而,五两银子,就搞定了。

    在他想来,得知自己现在的“门票”仅仅只值这个价之后,这位前任宰相,说不得便会大笑几声,而那笑声里,应该满是苍凉,甚而悲怆。

    这是一个被政治贬斥加人身圈禁二十多年之后的前任宰相身上,理应会出现的情绪,意料之中,无可厚非。

    但渐渐的,周昂的面容有些无法平静了。

    因为他从吕端吕正山先生的笑声和笑容里,居然没有看到丝毫的苍凉、悲愤、无奈、感慨……等等任何此前臆想中该有的情绪。

    甚至……哪怕连一点现了机会之后的野心顿生,也没有。

    他似乎就是单纯觉得这件事挺好笑的。

    于是大笑不止。

    他的笑容爽朗而干净。

    周昂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笑声停下,他笑得脸膛有些红,仍是不由得摇头,带着笑意,对周昂道:“周生勿怪,老朽失礼了。”

    周昂笑笑,问:“先生何故笑?”

    吕端摆摆手,笑道:“可笑之处颇多,周生感兴趣吗?”

    周昂闻言笑起来,“左右也是闲着,先生若愿意指点,末学自然想多听听。反正五两银子已经花出去了。”

    吕端闻言又是爽朗地哈哈大笑几声,然后才道:“二十多年弹指过,徐相居相位已是三十一年了,周生既然爱读史,那我且问你,世间有三十年的帝王,可有三十年的宰相么?”

    周昂想了想,愕然片刻,道:“怕是……仅此一例?”

    吕端点头,道:“怕是所有人都已经感知到,徐相在位不久了。此事于我而言,值得一笑否?”

    周昂又想想,点头,道:“值得。”

    然而这个时候,吕端的笑容却渐渐收起,片刻之后,他竟是叹了口气,道:“周生爱读史,是好事,但还是读的太少。此事……并不可笑。”

    周昂愕然。

    嘴巴张了几张,周昂最终问出来的问题是,“我闻徐相春秋正盛,其武人出身,身体极好,六十多岁怕是还……”

    徐良摆了摆手,打断了周昂的话,一时间竟颇有些颓唐的模样,道:“不说这些了。我一贬斥之人,你一无知书生,岂能妄论天数?”

    周昂又是讶然。

    此时,吕端却已正色问道:“周生为何要读史?”

    这就有些考校的意味了。

    当下周昂赶紧收回刚才因为吕端的“异常”而引的各种思绪,收拢精神,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读史可以明智。”

    吕端缓缓颌,“此言良善。还有么?”

    周昂又回答道:“读史可以知兴替。”

    “还有么?”

    “呃……”周昂为难片刻,缓缓地道:“读史可以知当下。”

    “哦?”,吕端目露惊奇,“此言何由?”

    周昂认真地道:“任何古史,都是当代史。”

    吕端呆立片刻,沉默下来。

    过了许久,他缓缓地道:“善哉!周生可谓知史矣!”

    …………

    十几分钟之后,周昂被吕端亲自带着,到了吕府的一座跨院。

    没有什么藏书楼,吕端的书,被收在这座跨院的五间正堂里,推开门进去,除了正当门有一张书案两把胡椅之外,里面满满的都是书架。

    院子里只有一老仆负责打扫照看,不过看房间里书案和胡椅的磨损程度,这里应该是经常有人来读书的。

    周昂猜测,可能是他的两个儿子,或者底下还有孙子之类的。

    带了周昂进去,吕端大略一指,道:“那边几列书架,都是你要看的史书,你可以带走去看,记得妥善保管,记得看完了送回来。若是你想在这里看,也是可以的。”又指着距离最近的书架,上面不是书,似乎都是些手稿,道:“这里都是拙作,读书心得,尤其是读史心得,也颇有一些,周生要看,看完之后记得原样放回。最底下这些手稿,尚未成书,皆是散谈,周生可随意取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