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了就算了,周昂面带笑意地看了陈翻一眼,随后便收回目光,继续看向自己面前的档案,不再去管他们怎么想。

    在他而言,自从进入县祝衙门,一直都待的相当愉快,对于这衙门里的一帮同僚,尤其是他们给他的那种类似于战友的感觉,实在是叫此前数年在另外那个时空饱经办公室斗争锤炼的周昂,心里觉得特别的温暖。

    这也是除了母亲和小妹等家人之外,让他在这个新的世界里渐渐生出安全感,乃至一份归属感的东西。

    对此,他相当珍惜。

    若是事涉关键机密,比如郑师叔传授给自己的修炼方法、炼体法,周昂当不可能轻易传授给任何人,那是除了穿越者的身份之外,他在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也堪称是在神秘的世界里安身立命的唯一依仗,别说传授,他连这件事本身,都不准备告诉给任何人,为此,才苦心孤诣,特地编造了自己与黄石公的故事。

    但引导术这个东西,在郑师叔所传授的所有知识里,显然是排名比较靠后的、非关键性技术——换而言之,这个无关基础,无关核心。

    可即便如此,类似这样的“指导”,在他心里也只有目前的几位同僚,以及陈翻、陆进等寥寥几人,是可以分享的。

    因为他们要么是亲密的战友,要么就干脆是家人。

    当然,告诉也只是告诉,是不是愿意听,愿意听了又能听懂多少,听懂了又是不是往心里去了,到最后是不是会被用上,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而事实上,即便只是一个非关核心的“引导术”,对于明显缺乏郑桓那种级别的系统理论知识指导的杜仪和陈翻而言,仍是一听便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灵气需要引导?”杜仪忍不住想,“这就是子修的修行之道么?”

    其实在此前陈武主持的对周昂的审查中,周昂已经坦然透露出自己只有第九阶的入门水平,但审查过程自然是要求保密的,而当初参与其中的两人,一个陈武已经北返,另外一个高靖,莫说有规章制度在,他不可能违反,就单纯论个人的处事方式而言,他也不是那种会到处传播消息八卦的人,所以,周昂的这个“小秘密”,杜仪等其他人都是暂时还不知道的。

    那自然,在他们的心中,周昂仍是那副实力高深莫测的形象。

    那么他的话,而且还是被问到了,拿出来指点陈翻的话,自然非是轻发,在杜仪心中,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

    是以这个时候,他不由得顺势就联想起了很多东西。

    尤其是周昂在此前的多次战斗中,所展现出来了超强的战斗力。

    思来想去,他心中牢牢地记下了周昂刚才说的这段话,准备回头要好好地琢磨一下,看能不能揣摩出什么道理来。

    但与此同时,同样的一段话,落入刚刚入门,开启修行生涯不久的陈翻耳中,却只是有着强烈的不明觉厉的感觉而已。

    引导?怎么引导?引导什么?

    心里想着去做正确的事,然后去做?

    这跟修炼有什么关系?

    他根本闹不明白周昂这番话的落脚点在哪里——这种情况,比之当初周昂刚入门时候听郑桓师叔的理论指导的情况,还要莫名和糊涂。

    然而当他抬头看去时,却发现周昂已经低头继续看他的档案,便顿时明白,自己这位周昂大兄就已经言尽于此,显然是不准备多说什么了。

    于是他顿时明白刚才那番话,肯定特别重要!

    心里明白了这个,他赶紧回想,力争把周昂刚才说的那番话一字不漏地都记下,甚至恨不得赶紧摸起笔来,抄到衣襟底才好——既然是周昂大兄给出的修行建议,而且还相当重要,甚至连子羽先生都露出一副深思的模样,那想来只是自己入门浅,所以不懂罢了。

    那就先记下来,将来总会用上的!

    …………

    杜仪和陈翻在档案室里呆了一阵子,似乎是完成了某个案例的教学,随后便同周昂告辞了出去了。

    走的时候,两人一个若有所思,一个面带感激。

    周昂继续待在档案室里,一直到看太阳的角度,估摸着快该下班了,这才把档案放回原处,端着自己的茶杯,拎起融化得已不剩冰块的一桶凉水,施施然地回到公事房里去。

    可巧他回去不久,郭援就找了过来。

    却是前几天周昂委托他打听一户人家,现在郭援似乎是有所收获,过来找周昂汇报来了——郭援是纯粹的地头蛇,路子极多,翎州城地面上的事情,再熟不过,周昂要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