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阴云层叠。

    夜空中,只偶尔有几颗星从层层叠叠的阴云中露出来,散发着星星点点的微光,不叫这个世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即便是屋顶上,也没有一丝的风。

    这样的天气,应是在酝酿着一场夏夜的暴风雨。

    而事实上,就在太阳下山的时候,还看不出一点今晚要下雨的意思。

    此时的周昂,正蹲伏在房顶,在观想状态之下,小心翼翼地戒备着院子里的每一点动静,同时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短剑。

    他怀里的小小铜镜,只在刚才微微地热了一下,当周昂探手入怀的时候,也只是赶上了一点“余温”,它便又很快恢复了常态。

    但周昂却一下子就绷紧了神经。

    自从当初师父把这面镜子交给自己开始,一直到现在,这面镜子一共出手了两次,都是在前不久的王果一案中。

    第一次,他一下子拓展了自己“回溯”法术的边界,使自己注意到了隐藏在幕后微笑的王果。

    第二次,他及时出手,斩断了那王果的“摄魂之手”。

    它的这两次出手,令周昂的印象极其深刻。

    这两次事情,不但使周昂意识到,自己师父临别相赠的这面镜子,果然不是凡物,而是有着极为强大的能力的法宝,与此同时,周昂还认为它似乎是有着自己的灵智的——它会自己去判断要出手的时机。

    但除此之外,周昂后续对它的各种尝试,包括但不限于沟通、聊天、骚扰、勾引、诱惑、滴血认主,乃至于尝试将自己体内的灵气渡进去进行实验,等等,却无一例外的以失败告终了。

    由此,周昂判断它似乎是个“被动式”镜子。

    师父把它留给自己的目的,很可能也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对自己起到一个保护的作用——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是他唯一的弟子嘛,好歹也得给个防身的东西。

    也因此,此前的周昂一直认为,它虽然有“灵智”,但既然是“被动式”,那它此前做出的两次反应,应该都属于应激的,触发式的出手。

    但这一次,周昂很明显还没有遭遇真正的危险,它却忽然给出了反应。

    这让周昂在提起戒备的同时,心里不由得产生了各种遐想——当然,现在的时机不大合适,有些想法,肯定要先放下,等回去再慢慢琢磨。

    周昂下意识地就知道,能让镜子提醒的危险,肯定不小。

    那么,会是什么危险呢?

    这院子里真的有狐妖?

    或者,是其他的妖怪?

    而这妖怪实力特别强大?八品?七品?六品?

    再不然,还有别的修行者?

    甚或……有什么法器?让镜子感知到了?

    这一时间,各种想法、各种推测纷至沓来。

    周昂思来想去,没有什么可以确定的,唯一可以确定的,反倒是自己。

    于是他伸手到胸口处摸了摸,镜子和竹牌肯定都在。

    腰侧,“桃夭”在。

    腰囊里,自己的符都在。

    这个时候他想,如果自己能回去一趟,从衙门里多叫几个帮手来,才是最好。但偏偏现在的情况,镜子已经示警了,自己又完全不确定那让它示警的目标现在躲在哪里,万一自己一动,反而惊了对方,那不管是把对方惊走了,还是让他把目标转移到自己身上,马上动手,显然都不是上好的选择。

    于是最终,确定了自己的东西都在,确定了自己已经做好了最充足的战斗准备,周昂干脆就安下心来,小心翼翼地伏在屋脊旁,静静地等待。

    他相信,那个让镜子示警的存在,既然来到这里,首先是肯定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