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忽然间就起了风。

    初而微风轻拂,转眼就变成狂风大作。

    一时间电闪雷鸣,一切树木都疯狂地摇摆。

    周昂把自己的身体压得更低,在一处又一处的屋脊上小心地潜行。

    亲眼看着对方来到一户人家门口,也不敲门,身体直接“隐”了进去,周昂没敢冒然跟随,在远处等了一阵子,悄悄靠近,发现铜镜没有再次示警,便确定这院子里应该没有除了此人之外其它的危险,这才靠近了,过去打量了一番。

    然而他并不敢进去,一来他并没有独力擒拿或击杀对方的把握,二来他觉得这件事情后头还有瓜,不该惊吓到对方。

    而且在听到了他们在院子里的对话之后,周昂也基本上可以确定,对方短期内对鲁大员及其家人,没有要伤害的意思。

    这也算是最近城里的紧张气氛带来的一个好处了。

    但他仍然没有当即便离开,而是选择继续潜伏在原地,耐心地等待。

    倾盆大雨就这么直接浇下来,不过周昂倒不怕这个,他的“桃夭”有操控空气和气流的能力,虽然上不到灵气和法术的等级,但对付一点雨,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他蹲伏在屋脊上,一米之外的地方大雨如注,偏偏他头顶却有一股小范围内强力的旋风在一直横扫,恰好将落下来的雨滴都“清扫”了出去。

    而且因为是纯粹物理级别的小技能,周昂并不担心会被那院子里的人察觉。

    就这样,他在隔壁院子的屋顶又等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确定那人再没有外出,连大雨都慢了下来,这才略有些失望地在心里默默记下地址,随后便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了。

    这件事情,当然要汇报到衙门那边才是,但是时已夜深,事情又不算紧急,周昂便没有再赶回到衙门里去,而是径直先回了家。

    回到家里,跟陆春生打过招呼,叫他自去睡觉即可,周昂看着窗外的大雨,却忍不住分析起这件事情来。

    一是鲁大员的事情。

    听那庭院里的对话,看来鲁大员家里居然有一件对方想要得到的东西。

    对于修行者来说嘛,想要得到的无非就是法器、丹药等等,这个范围并不算宽,反倒是鲁大员这家伙家里居然会藏着让修行者垂涎的东西,才是叫人吃惊的。

    而且在周昂看来,无论自己今天追踪的那个人是人类的修行者,还是他自身也是一只妖,他能役使鲁大员身边的那两个人,且被他们尊称为“主人”,就代表着他的实力可能会比自己此前分析的还要更高一些——听他们的对话不难猜出,那仆役和那女子,应该都是掌握了化形的妖。

    二是他们对话中所说的那件“大事”了。

    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让他们这些潜藏起来的修行者认为是“大事”呢?

    …………

    “大事?咱们城里最近没有什么‘大事’在安排吧?”

    第二日的上午一早,风收雨住,周昂饭罢便赶到县祝衙门,找到高靖,直接汇报了自己昨晚去鲁大员家看到的情形。

    而听完了周昂的汇报,高靖当即便重视起来。

    思来想去,他认为很有可能是目前潜伏在地下的一帮修行者、隐秘宗门或妖怪们,正在酝酿什么事情。再结合前不久太祝寺陈武主事来的时候提到的“林氏家族”有可能正死灰复燃一事,他当然不敢轻忽。

    既然官府这边并没有什么既定计划的大事情,那显然就是别的地方要出“大事”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