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睛之后,周昂先就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坦白讲,刚才“看见”的两段场景,尽管完全没有任何的“旁白”和介绍,两个相关的人他其实也都不甚熟悉,但出于事先就已经算是掌握了一定的前置信息的关系,尽管还是得靠着连蒙带猜,但他居然看懂了很多东西。

    至少是一点都不觉得完全迷茫,完全“置身事外”。

    然而,他所看懂的所有,和看得迷糊的所有,通通都加在一起,所带来的对内心的冲击,也完全比不上镜子这个新功能所带给他的震撼!

    这叫什么?这感觉都快成“天网”了啊!

    难道当初师父所说的那句话,所谓的“正衣冠、知兴替、知得失”,就是这个意思吗?这镜子能看到一切?

    周昂深深吸气,又缓缓地吐出来。

    片刻后,他起身,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来,咕咚咕咚灌下去,擦擦脸上脖子里的汗,才又重新回去坐下,却是忍不住目不转睛地盯着书案上的镜子。

    过了一会儿,他问“镜子兄,你能看到一切,对吗?我想看到什么,想看到谁,你都能帮我找到,让我看见,对吗?”

    镜子当然不答。

    但周昂毫不气馁,他想了想,道“我现在想看看……方骏在做什么呢!”他刚才想起来,衙门里今天晚上应该是轮到方骏值夜。

    “镜子!镜子兄?能让我看到方伯驹在做什么吗?”

    镜子毫无反应。

    周昂等了片刻,尝试拿起镜子,闭上眼睛,把自己体内的一道灵气输入进去,但是,一如此前的每一次一样,他的灵气如泥牛入海一般,马上就消失不见了,而他的脑海里也依然没有收到任何的“连线讯号”。

    “所以……镜子不能让我看到方骏。”

    周昂沉吟片刻,睁开眼睛,叹了口气。

    看来这镜子的能力,还并不是能看见自己想看到的一切的。

    当然,或许它有一套它自己的运转逻辑,比如它认为看到方骏一个糙汉子半夜在那里值着班打呼噜实在是没意思之类的。

    于是周昂想了想,问它“镜子兄,你都能帮我看到什么?”

    这话灵得很,周昂的话音尚未落地,镜面忽然一闪,又是不久前那种缥缈的雾气的感觉,随后镜面一开,周昂脑海里也随即就收到了“讯号”。

    “呃……好了好了!关掉,这个……不能看……”

    镜面里,是刚才那吕氏女正展开双臂,站在一个热气蒸腾的硕大浴桶前面,而她的两个侍女正在小心翼翼地协助她脱去外罩纱衣,烛光映照下,那纤腰细挺,胸口处束胸上两尾肥大撩人的红鲤鱼鲜活欲跃……

    镜子有些悻悻地收起了画面。

    是的!就在那一下,周昂清楚地察觉到有一股意识传递到自己的脑海里——那种感觉,带着些不情愿,甚至还有些嘲笑的感觉,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比较准确的一个词应该就是“悻悻的”!

    周昂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随后他近乎直觉地做出了判断那股传到自己脑海里的意识,毫无疑问就是来自自己手中的镜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