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周昂起床略微有些晚。

    这一夜翻来覆去,他脑子里反复地推导各种思路,力求组合出一个能够稳稳地拿下李铭,不会给自己带来太大的危险,同时自己又能出力比较多,当然,也就意味着等到事情结束,自己的引导术能够获得最大推进的方案。

    思来想去,他觉得单凭自己,单凭自己手中随时可以掌握的李铭的地址定位这一点,并不足以说服瞻州吕氏。

    确切地说,是说服吕氏那位大小姐。

    仔细回味昨天晚上她应对那李铭的过程,实在是让周昂不得不惊叹于对方的镇定、冷静、敏锐的思路,以及对于整个谈判过程的掌控能力。

    应该说,或许李铭的个人战斗力,足以秒杀这个可能也就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但反过来,这个女孩子的思维能力和判断力,却是稳稳胜出李铭不止一筹的。

    所以昨晚那种在绝对的劣势情况下,她才能只凭一番口舌,便迫得李铭无功而返,而自己则毫发无伤。

    推己及人,周昂觉得自己即便是在现代社会接受了系统的大学教育,又丢到公司的竞争中去狠狠地锤炼了几年,而且自我感觉还一直都挺不错,但面对这个女人,他却并不觉得自己能够轻易地说服她。

    至少是推想出来的各种方案,都颇觉心里没底。

    套用现代社会的衡量标准的话,这个女孩子的智商和逻辑思维能力、综合判断能力,是属于那种一出手就是ceo级别的。

    而自己在这方面虽然也不弱,但是在手里的牌不算硬的情况下,对上她还是会觉得把握不大。

    所以,翻来覆去到最后,思路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加大自己手里的砝码。

    怎么加?

    一是一定要把官方修行者背景拿出来,让官方为自己起到一定的背书作用,二是……加强自己这边的战斗力。

    过去的经验告诉周昂,跟这种强势、睿智、冷静的人谈判,哪怕是谈合作,也一定要提前握住更大的砝码,否则的话,你要么被唾弃,直接失去合作的可能,要么就会在合作中被对方给坑得找不到北。

    更不要提,眼下只是因为吕著这个当家人不敢露面,所以吕家大小姐暂时成了吕家的台面人物,事实上,这一次合作的想法无论最终达成还是没达成,都相当大胆,事情最后敲定,是一定会经过吕著那一关的。

    而身为一家之主,执掌吕氏多年,又能培养出吕家大小姐这种女儿来的,周昂下意识地就知道,这吕著,也绝不会是个简单人物。

    所以,周昂决定上午先去一趟县祝衙门,然后就赶去吕端老爷子家里,争取能够拿到他的支持——这是一次冒进,或者说是一次试探。

    双方此前的关系一直不错,颇有些忘年交的意味。站在周昂的角度,又感觉吕端这位前宰相,似乎是把自己当成了私淑弟子一般的对待,总之,虽然时间不长,但彼此的关系相当的融洽。

    这一次的开口求助,如果吕端答应了,毫无疑问双方的关系会更进一步,如果吕端拒绝了,也没什么,充其量就是原地踏步。

    而且周昂心里隐隐有所感觉只要自己的猜测是真的,吕端身边真的有相当强的修行者在,那他就一定会答应。

    这倒不是单纯因为他对自己的看重,或彼此之间的交情之类的,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吕端是一个赋闲近三十年,一有机会仍会问一句“米价几何”的人。

    简单说就是,如果这次的合作促成了,那它事实上是一次三方合作。

    自己要杀掉李铭,来争取尽快摸到晋升第八阶的门槛。

    瞻州吕氏要杀掉李铭,来缓解他们家族目前遭遇的巨大危机。

    而应自己请求出手的吕端,或许可以称为翎州吕氏,则一是出于对自己的提携,二是对于吕端这种人来说,李铭之类的人物,天然就为他所厌恶。

    所以,嗯……就这样。

    先去见此吕,再去见彼吕。

    …………

    早饭过后,周昂也不叫陆春生套车,自己施施然地迈步出了门。

    一路步行过去,走路的工夫也是思考的工夫,等到了县祝衙门,周昂心里再无疑虑,决定就按这个思路往前走。

    至于失败……不怕的。

    反正本来就是蚍蜉撼大树的活儿,成了就暴涨经验值,而且也是对自己的一次难得的历练,输了也就是输了,背后还有官方在托底呢!

    反正我又不馋人家身子!

    …………

    一路到了公事房,周昂刚迈步进去,就察觉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