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七天之后,随着长安太祝寺的人最终离开翎州,因为李铭的意外出现而引起的这一系列波动,才算是最终尘埃落定。

    毫无疑问,事情是以官方修行者这边的大败亏输且狼狈不堪而宣告结束的,而在官方修行者过去的行动纪录中,这样失败的例子,并不少见。

    受这次失败影响最大的,除了刚刚迁居本地的瞻州吕氏之外,反倒应该是周昂了——瞻州吕氏失去了家主,只能由刚刚十六岁的长子吕洵匆匆地站出来顶家,而吕氏本该煊赫热闹的搬迁大宴,也因为缺少了当家人的主持,显得格外潦草,并因为随后的出殡,而成为街头巷尾热议中令人或嘲笑或唏嘘的对象。

    而对于周昂来说,这一次的打击,固然不是他直接损失了什么,但自从李铭匆忙逃离了翎州开始,周昂的修行便忽然遇到了阻滞。

    如果可以画出曲线来,那么此前的周昂一直都是平缓上升之中有几次小高潮小爆发,而这次事件之后,他的曲线开始变成平直之中缓缓下降。

    即便没有郑桓师叔的讲解,周昂也知道,这就是引导术的另外一面了。

    你要做一件事,做成了,你的心志得到极大的成就感,引导术自然会给你正面的提升和回馈,但你想做的事情失败了,一时心志凝塞,别说提升了,日常修炼不辍的情况下,能够稳住现在的情况,不大幅度的调头向下,就已经不错了。

    吕氏那边,失去了整个家族的依仗,但好歹总算是收获了整个官方修行者体系的愧疚和同情,太祝寺的人临走之前,还特意又召集郡县两级的几名重点官员,强调了以后对吕氏的关照和保护。

    人死了,法器也没了,以吕氏的情况,固然很可能会就此一蹶不振,但是却也一下子远离了风波,又有郡县两级官方修行者的保护,吕著的妻子儿女想必就此安居下来,反倒是问题不大。

    但周昂这边,却难免有了些说不出的意志消沉。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又是几天的时间过去,当时间进入七月,郡县两级发现李铭这次是彻底消失了,于是,派驻到鲁大员家里蹲点的人,也纷纷地撤了回来。

    但随后,就在人手撤回来的当天,郡里亲自出手,安排了几个人到鲁大员家里,待了足足一个下午。

    等他们离开了,鲁大员也就忘掉了自己不该记住的一切。

    …………

    “周生近日颇显消沉,可是遇到了什么疑难?”

    七月流火,白天依旧热得很,吕端穿着轻薄的布衫,手里握着把大蒲扇,一下一下地摇着,笑着看周昂大口吃西瓜。

    西瓜是拿凉水湃了一个上午的,入口冰凉甜爽,这样的天气里来上半个瓜,自然是一桩美事。可即便是吃瓜吃得爽,周昂仍是下意识地有些眉头紧锁。

    把瓜皮丢进桶里,周昂叹了口气,道“是有些挫折。”但旋即,他又摇摇头,道“不过也没什么,还是我自己的心境不够坚毅。”

    说到这里,他居然又摸起一块瓜来,接着啃,一边啃一边道“我要是能有先生您这份心境和定力,这点事也不算事了。”

    吕端闻言笑起来,微微摇头。

    来吕家的次数多了,彼此越来越熟,周昂从很早就直接以“先生”相称,吕端也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到现在,虽然彼此都没有明说什么,但周昂却是发自内心地拿吕端当自己的老师来看待,而吕端也颇有些视周昂为弟子的架势了。

    于是除了那端着的学问,两人之间还多了不少的随性而谈。

    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