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清濛濛。

    说不上是白天还是夜晚。

    光线还够,至少是足够看清周身远近的一切东西,但是当周昂站起身来向更远处看,却只能看到清清濛濛的天地。

    好像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了一团大雾里。

    氤氲,朦胧,缥缈。

    蒙了一层纱也似。

    周昂愣了片刻之后回神,下意识地就猜这应该是在梦里。

    但偏偏身体的触感,那种空气的微凉,激得皮肤阵阵紧缩,微微有一些小颗粒的感觉,却又是如此的切身且敏锐。

    做不得假。

    随后他脑子恍然一亮,想到了两个可能。

    一个可能是,会不会是师父回来找自己了?他把自己拉到这里来的?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难道是镜子终于想通了,要给自己托梦了?

    此时下意识地转身,他看到了自己起身的大青石上,放着一面小巧铜镜,一块竹牌,以及一把匕首。

    这是自己的随身老三样,只是缺少了香囊里的那些符。

    他赶紧过去,把三样东西都拿起来,想收起来,却发现身上只有一条大唐流行的直筒式的大裤衩子,东西根本无处可放。

    “镜子兄,是你要给我托梦吗?”

    彼此相处两个月,已经熟到不需要刻意把话说出来了,周昂只需要在心里冒出一个想法,镜子就能知道。而且周昂知道它能知道。

    但这一次,这个想法一出,镜子却似乎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没有往脑海里传递的那种模糊的意识,更没有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在自己面前渐渐具现出来的一个人形。

    所以……镜子不是要托梦吗?

    看来这里的确不是梦境?

    周昂一时间有些迷糊,下意识地拿着东西左右走动几步,但无论近看还是远眺,除了树林、低草、远处缥缈的雾气,别的似乎什么都没有。

    他正发呆,忽然感觉手里的镜子微微一动,隐隐有些发热。

    周昂下意识地吓了一跳。

    上次这镜子发热的时候,自己随后就看到了李铭。

    那一次,周昂只是能感觉出来它有些微热罢了。

    而这一次,是握在手心里,清楚地感知到那股热度倏然而来,竟是比上次要热了许多。

    只思考了不到一秒钟,周昂顾不上自己身上只有一条大裤衩子,第一时间便向着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疾掠而去。

    说是小树林,其实是倒下的大树周围长出一些小树,围绕着乱七八糟的灌木丛罢了——光着膀子一头扎进去,结果可知。

    周昂身上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划出了好几个口子。

    但他没敢叫出声来,而且他很快就知道,自己的这次躲藏,简直无比的正确,而且自己没叫出声来,也是无比的睿智。

    因为他才刚刚钻进灌木丛,那大青石附近,竟随后便出现了一阵空气的扭曲,随后,便有一名身材高大的道袍中年人凭空出现。

    他迈步走出原地,第一时间拔剑出鞘,在周围谨慎且迅速地扫视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