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时觉得有些诧异,但周昂很快就想明白了。

    只看那吕家大小姐能轻描淡写地处理家里的账目,几句话驯服一个贪渎的管事,就能知道,她绝不是正常逻辑里只会绣花扑萤赏胭脂的那种闺阁大小姐,她是有着相当的管家和理财能力的高手。

    这样一个人,会在动手做商业收购之前亲自跑去看客流量,完全在情理之中——当然,也又一次证明,这个女孩不简单。

    进一步去想,瞻州吕氏是大户,当然有钱,但问题是,他们刚从外地迁来翎州,虽然不知道他们原本在瞻州地方的产业处理得怎么样了,但既然搬迁,想必肯定是已经处理掉了不少,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手里应该有的是现钱。

    有现钱在手,却着急于购入大量能够增殖的物业,固然在刚开始入手的时候,会在价钱上吃些亏——你买的急,要的量又大,不被宰才怪了——甚至被牙子们称呼为傻大户之类的,也是在所难免,但是从长远来看,这条路肯定是没错的。

    且不说像商铺这种东西,一旦入手,每年都有近乎固定的收入,买商铺的价格高低,充其量就是影响到计算时的投入产出比,或者叫投资回报率而已,其实一旦长期持有,这种初期的一次性投入,很快就会被摊薄,所以,只要不是价格贵的出奇,这种投资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根本不会赔。

    就算是会短期内赔一点,对于一个外来户来说,一旦持有大量的本地产业,也能使得其融入本地的速度极大加快。

    单从这一点来考虑,每间铺面多花个几百两银子的溢价,对于瞻州吕氏来说都是稳赚不赔——外来户是危险的,容易被本地的群狼咬死分食。

    交情是怎么来的?打交道打出来的。怎么能打上交道?有利益来往,才会打交道。怎么才能有利益来往?做生意嘛!

    从商业的眼光来看,吕家这一步走得无比正确——也就是像牙子这种眼里只有那点提成牙钱的家伙,才会真的认为人家是傻大户。

    就是不知道,这主意是吕氏那位已经死掉的家主吕著,在生前就已经做好的决定,现在吕家只是按部就班的去做,还是吕著死后他的子女们自己定夺的了。

    总之,这是一步好棋!

    然而……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下子知道了那吕家大小姐此行的目的,并进而迅速推断出吕家接下来融入本地的打算之后,周昂反倒顿觉索然无味。

    李铭和他身后的通天教想要得到的吕家的那件东西,并没有到手,甚至从李铭当初仓促逃走来看,他很可能已经收到了一些消息,说不定就知道了吕著已经与官方修行者合谋的事情,那么,试想一下,等风头过了,官方修行者们关注的重点转移了,这家伙会不会悄悄转回来,给吕著留下的这些子女重重一击?

    如此一来,既可以泄愤,又足以震慑别家,以通天教素来行事的酷烈风格,这种事情是很有可能办的出来的。

    但吕著这种大佬,就算是最终算差一步,没想到螳螂捕蝉的时候,还有黄雀在后,于是居然在最安全的大牢里被人安排掉了,但他为什么选择从瞻州迁来翎州?这里面仍是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