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热流未及入腹,尚在喉管之内,便似乎已经腾起了火焰。

    入口之前,感觉那一碗黑乎乎的东西,真的就像是这个年代再普通不过的汤药——周昂甚至已经做好了首次试验会配料失败的准备。

    然而,十几味普通寻常的药材被匹配到一起,却在这一刻,忽然在一个修行者的体内燃烧了开来,炸裂了开来。

    周昂感觉自己咽下去的不是一碗药汤,而是一碗酒,一团火。

    甚或,是一道雷霆。

    忽然之间,他进入了一种恍恍惚惚的状态。

    目之所见,五彩绚烂,斑驳陆离。

    整个世界似乎在顷刻间变得空灵起来,被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线状的、块状的、团状的、奇形怪状的纷杂的颜色填充着,而又分割着。

    他的面前没有房子,没有院子,没有了雨。

    天地间只剩下颜色。

    且与此同时,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在或近或远、或东或西、或南或北,甚而是忽东忽西忽南忽北的地方响起来。

    木匠在拉锯。

    电光在云层里钻。

    鱼儿轻灵地跃出水面。

    一块被风吹日晒雨淋了几千上万年的石头,正在以一种正常人类绝对观察不到的速度,比缓慢还要更加缓慢地爆裂开来。

    床榻在咯吱咯吱的摇晃,有女子软糯飘摇的呻吟声。

    婴孩在啼哭。

    鸟儿吞下了一尾小鱼。

    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在半空中缓缓摇曳着飘下。

    鸟儿的羽毛与空中气流摩擦,发出声响。

    孩童在背诗。

    铁匠的锤子落下去。

    有人在喊“百官上朝”。

    瓢泼大雨。

    蚂蚁在搬动麦粒。

    齿轮转动,令人牙酸。

    帛布被撕开。

    …………

    周昂很快就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要爆炸开来。

    似乎有几万年,甚至十几万年的岁月,正从自己面前一一路过。

    他甚至很快就已经忘了自己是谁。

    一碗简单的草药,点燃了他体内积蓄已满的天地灵气。

    在某个声音的缝隙里,周昂福至心灵一般,有了片刻的回魂,他下意识地回想起郑桓师叔当初的教导,并循着那教导,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感知从那些叫人痛苦的东西中硬生生抽离。

    这带来了更大的痛苦。

    而且他似乎根本就无力去抽离。

    并且很快,他就再度沦陷到那色彩与声音里。

    目之所见,耳之所闻,令他无限趋近于最终的、彻底的疯狂。

    忽然,怀里的镜子微微震颤了一下。

    这是周昂的身体所能真实感受到的这个世界所带来的唯一的真实。

    他立刻如溺水之人碰到了一根稻草一把,一把抓住了这种感觉。

    神入灵台。

    郑师叔说“神入灵台,守其清明,可破一切障。”

    忽然,他整个人的感知,从那包罗万象的迷幻中退了出去。

    一团烈火于腹中炸裂开来,并迅速烧遍全身。

    那五彩斑斓的色彩,如积雪般崩塌、消融、泯灭。

    那万般驳杂的声音,一瞬间开始渐行渐远。

    在忽然的某一刻,淅淅沥沥的小雨的声音忽然回到了耳中。

    炉火未熄,烘炙胸前。

    周昂张开眼,只觉得自己的神志有着前所未有的清明。

    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有些后怕,有些庆幸,又有些说不出的坦然。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体内原本那已经充盈沸荡的灵气,已经经过了一轮彻底的质变——它们似乎变成了雾絮一般的存在,汇聚在自己腹部的丹田之处,一个小小的、大不过针鼻儿的窍要里。

    再次闭上眼睛,迫而查之——它们有着火一样通红的颜色,如丝絮般缠绕成团,又如雾气般氤氤氲氲。

    …………

    过了好久之后,周昂才再次睁开眼睛。

    但这一次,他的眼神中少了坦然,褪了亢奋,反倒是多了一抹迷茫之意。

    就在完成刚才的探查之后,他当然能够清楚地感知到,自己已经成功地晋升为第八阶的修行者,但是在与此同时,他竟还同时察觉到,自己体内忽然多出了两项特殊的能力——它们忽然就出现了,就好像是早已镌刻在自己体内了一般。

    而正是这两项忽如其来的能力,让他觉得有些下意识的茫然。

    第一项能力,或许可以姑且称之为“水遁”?

    周昂也不确定。

    经过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