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昂并不知道自己这一拜师,竟引起了两位宰相之间书信往还的绵延战火。

    新近拜师,他第二天甚至都没有再去吕家镇。

    于他而言,吕端老爷子有学问、有见识,人格人品又格外的可钦可敬,但拜了老师,只是代表着彼此的关系正式明确下来,以后再去请教,名正言顺而已,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要趁势贴过去。

    所以,拜完了老师,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可以亲近,某种程度上也很值得信赖的人,但该读书的还是要读书,该修炼的还是要修炼,该上班也仍旧要继续打卡、蹭饭——自己还是县祝衙门的小小文员一名。

    第二天近中午时分,眼看已到饭时,周昂也不要陆春生送,自己溜溜达达的出了家门,往县祝衙门那边去。

    路过那户此前房屋倒了的人家,见已经打好了地基,正在起墙了,他还不由得站住,在路边很是认真地看了一会子,心里觉得美滋滋。

    这就是成果嘛!

    说一句文青点的话,这就叫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自那日大雨过后,连日来翎州城秋意渐深,每日介都是天高云淡的好天气,也是极大的利好了这些人家的屋舍重建。

    虽然事实上,绝大多数受了灾领到了捐助的人家,都并不知道县祝衙门在这里面出了多少力气,更不可能知道周昂这个名字,但这并不影响周昂在看到他们迅速地重建屋舍时,内心所获得的那种满足感觉。

    这时候,周昂站在路边看着建筑工地,心里正美着,将走未走,忽然有个女子的声音道“周文员做的好善事啊!”

    “嗯?”

    周昂愣了一下,才慢慢转头,脸上露出笑容来,看向那不知何时已经站到自己身后不远处、头戴帷帽面垂纱帘的女子。

    可能是这辈子穿越过来,认识的女性实在是太少的缘故吧,当然也有可能是吕家这位大小姐的声音,往往自然而然地就带着一股子冷静的上位者的气定神闲,所以才让他对此印象比较深刻,总之,刚才一听声音,周昂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此刻他微微拱手,笑道“这位姑娘请了,你认识我?”

    那吕涛带着面纱,使得周昂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听她的声音,感觉她此刻应该是微微带着一抹笑容的。她说“周文员等行善事而不留名,虽常人不知,但有心人稍加留意,怎能不感而钦佩?”

    周昂笑起来,摆手,“过奖了,过奖了!”

    面纱之下,看见周昂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一丝得意,那吕涛不由得就笑了笑——这反应,显然正是她乐见,也早就已经预料到的。

    但这个时候,还没等她酝酿好气氛再次开口,周昂却又拱了拱手,笑道“在下还有事,先走了,姑娘慢慢看。”说完了,他转头就走。

    吕涛愣了一下,眼见他快步离开,不由得被迫开口道“周文员且住!”

    周昂停步,转身,面露疑惑。

    无奈之下,吕涛只好追上去几步,这才得以语气从容地道“周文员自不识我,但我却认识周文员。却好有些俗务相扰,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周昂面露讶然,左右看看,笑道“那就在这里说吧?实不相瞒,在下至今尚未婚娶,怕传出去与陌生女子独自相处,名声不大好。”

    吕涛被噎了一下。

    但这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刚才隐隐生出的那个感觉,现在越发明晰——周昂这个人似乎有点怪。

    搜集打听来的与其相关的情报无一不显示,此人气度雍容,为人沉稳,雅致而又风趣,是个相当好打交道的人。

    但初初接触之下,她隐在面纱之下的面容,却是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眉头。

    她感觉对方好像在刻意躲着自己一般。

    更有甚者,她直觉般地隐隐察觉到好像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来意似的!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原因只可能是两个

    一是他可能多多少少已经了解了一些自己的信息,毕竟自己的大弟吕洵与他们多少有过一些龃龉,虽然轻松化解,但毕竟还是入了眼,他们县祝衙门的特殊性就在那里,前前后后打过多次交道之后,掌握了一些自己的相关资料,因此就算是看不到脸,只看装扮,已经大约猜出了自己是谁。

    二是……资料有误,他这个人可能的确就是这种性格。

    如果是二还好,如果是第一种可能的话……这是否代表着他,甚或是代表着他身后的县祝衙门,对自己、对瞻州吕氏,有所不满?因此不愿有什么牵扯瓜葛?

    一时之间,她脑海里有许多想法一闪而过,但借了帷帽与面纱的遮掩,落在周昂眼中的她,却仍是气定神闲。

    片刻后,她竟不理周昂话里话外故意的歪打,径直开口道“妾瞻州吕氏吕洵之长姊,亡父讳著,字博文,想来周文员都不陌生。”

    周昂微微笑了一下,故作恍然大悟状,但表演时的神态相当浮夸,几乎是摆明了告诉对方,自己早就猜到她的身份了。

    但此时,他还是拱了拱手,道“原来是吕家小姐,失敬。”

    面纱之下,吕涛又忍不住微微蹙眉。

    她越来越感觉到,周昂那隐藏在笑容背后对自己的排斥之意。

    这让她有些说不出的疑惑,又隐隐有些戒惧——单只周昂,或不成势,但如果这是整个县祝衙门的看法呢?难道最近一段时间自家对县祝衙门这边刻意保持的淡如水一般的态度,让县祝衙门,尤其是高靖那边,心生不快了?

    想到这里,她预感到自己这一次的目标,只怕很难达成了。

    于是,她仅稍作思量,便开口道“周文员似乎对我吕氏并无好感?”

    这一下,周昂是毫不作伪地面露讶然了。

    随后,他失笑,摊手,“这话从何说起?”

    面纱之下,吕涛再次微微蹙眉,却是随后笑道“许是妾身想岔了。自家父见背,妾等自知存亡只在旦夕之间,不免行思局促,叫周文员见笑了。”

    周昂笑笑,问“吕小姐找我有事?”

    吕涛摇头,面纱下亦露出微笑,道“如今说来,已是无事了,方才多有打扰,望见谅。周文员请自便。”

    周昂笑笑,点头致意,随后转头而去。

    吕涛站立原地,一直看着周昂走出去好远,身子都一动不动。

    身侧随行的丫鬟忍不住问“小姐,这人怎么……那么奇怪?”

    吕涛沉吟片刻,语气幽冷,道“回家。”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