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过后,秋气越发舒朗。

    对于翎州地界来说,中秋前后这一个多月,是一年中难得的雨水最少、晴日最多的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天空蓝得澄净如洗。

    不过气温也是随之逐渐降低的。

    中秋之后走到街面上,所见行人已大多都穿起了两三层的衣物,一早一晚里,那些畏寒的老者,甚至已经穿上了夹袄。

    上午时分,周昂独自一人缓步到了崇光坊。

    他今天出门前特意收拾过,穿了一身月白色的素服,腰扎绸带,头上戴着小冠,打扮得像是一个家境殷实人家的读书人一般,给人的感觉便是,好像家里应该挺有钱的,但是是个读书人,所以刻意穿着打扮的素淡,讲究点文雅之气,但通身上下的气派,又分明显示出来,家里肯定还是挺有钱的。

    总之就是不能像混衙门的。

    他先是顺路过去到自家买下来的铺子外,大致看了一下这家铺子的生意,然后才转头往崇光坊西北角。那里有一家老郭铁匠铺。

    想当初刚进县祝衙门的时候,周昂一度去那里看过剑,后来自然是没有照顾人家的生意,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那老郭铁匠铺的掌柜的,居然就是县祝衙门的线人之一。上次方骏带着他远远地看时,他还惊讶地不行。

    因为在周昂那里,原本已经完全没有关于那家铁匠铺掌柜的任何记忆了,可见不是什么出色人物——更不太可能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

    而他今天来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先初步地探一探这家铁匠铺的底。

    按照方骏介绍的情况,县祝衙门这边的主要线人,基本统一在杜仪的管理之下,这铁匠铺的掌柜,作为线人,而且还是半黑半白的那种线人,自然应该算是下线的重点人物之一,也在杜仪的管理范围之内。

    按说呢,周昂有事情要找此人,通过杜仪,是最好,也最轻松的办法。

    但是……这里面的逻辑,却显然不是如此。

    因为此人明显的并不是完全听命于县祝衙门的。

    他并不是单纯的线人。

    也就是说,他一边向县祝衙门消息和线索,一边吃下县祝衙门的一些“货”,同时向地下修行者们销售——其中,很可能后者才是他的主业。

    因为周昂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那天晚上自己通过镜子的“视野”观察到的地下交易会,县祝衙门那边,包括高靖、杜仪在内,都是完全不知道的。

    按照逻辑来分析,身为官方修行者,而且还是执掌一方的人物,他们应该是能够猜到,翎州城也应该是和其他的地方一样,一定会有地下修行者,也一定会有地下修行者之间的聚会、交易会。

    而且想必他们也曾试图调查过这种地下的交易会,但结果很明显,尽管他们应该是不难猜到,这铁匠铺的掌柜既然是游走在黑白边际的人物,他肯定是跟那些地下势力有接触、有联系的,但偏偏,他们最终无功而返。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了像这种由“大先生”召集和组织的地下交易会,是有着严格的保密措施,严格的准入制度,和严格的管理制度的。

    正是这些东西,让官方对他们的调查,只能止步于像这家老郭铁匠铺的掌柜这样的人物,而无法真正摸到他们的内部去。

    这样的推理发现,使得周昂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要想加入到这样的地下聚会和交易中去,还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于是,他决定双管齐下

    一边从调查那“大先生”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份着手,争取把这个聚会的根子找到,另外一边,就是从类似这家铁匠铺的掌柜这种线人之处,尝试找到那地下交易会的准入规则,并最终打开它的入口。

    到了老郭铁匠铺,周昂迈步进去,很快就有一伙计上前来询问。

    这铁匠铺毕竟是针对民间的,所以武人需要的刀剑之类,只占了店面陈列货品的很小一部分,更多的反倒都是菜刀、铁锅、犁头、铁锹、牲畜笼头、门窗荷叶,乃至于车钉、马蹄铁之类——时人普遍认为,除了赌场妓院之类的生意之外,这世上最发财的买卖,一是生药铺,二是铁匠铺,看他们卖的东西就知道了,这几乎就代表着这个年代近乎全部的民用级重工业。

    周昂假意找了片刻,才发现摆放了刀剑的地方,踱步过去,伙计迎上来,问“客官可是第一次来?您是需要点什么?”

    “啊?我就随便看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