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火扑朔。

    周昂回身拿剪子剪掉一段芯子,火焰很快就又稳定下来。

    这个时候,第二次完成了熔铸之后激荡的心情,仍未稍退,周昂把剑至灯下,带着激动的心情,仔细把看。

    按照规律,完成了妖元熔铸的全过程之后,因为灵气和妖元的先后改造,器物本身的材质,会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和加强,但这并不会触及和改变器物本身的构造,只是妖元的入驻,会在器物上留下一点点小小的“胎记”。

    周昂很快就找到了。

    居然在剑尖处!

    灯光下看,珊瑚剑通体泛暗红色,有各种不规则的花纹,蔓延整个剑身,但就在剑尖的地方,所有的花纹忽然收束,形成了一块白斑。

    它约莫有小拇指的指甲盖大小,形状有些像水滴。

    坦白讲,这实在是很漂亮的一个收束。

    这个时候,周昂下意识地想要拿“桃夭”同它做一个对比,当下便掏出来——“桃夭”通体乌黑,但在刀身的正中央处,却有一圈暗红色的斑纹,日光下比较容易找到,灯光下略有些不显,那里也是如同指甲盖大小,正是那黄鼠狼妖的妖元熔铸进去之后留下的印记。

    此刻一把匕一把珊瑚剑并排放到桌上,一黑一红,赏心悦目。

    仔细对比之后,仅从外观上,周昂隐约察觉到了这两份妖元之间的差别。

    当初的黄鼠狼妖是九品妖怪,记忆中它的妖元当然也是丝絮状的一团,这一点,单从外形上来说,两份妖元是相当近似的,区别大概只在于,这獐妖作为八品妖怪,它的妖元明显要更加的“抱团”一些。

    而最终被熔铸成法器之后,獐妖的妖元也明显的表现出更加聚拢的姿态,相比起黄鼠狼妖的妖元留下的那一圈暗红色的斑纹,獐妖的妖元留下的这一个“水滴”,虽然看上去小了一些,而且仔细看,白斑的内部,也依然有各种暗纹分割,但却明显变得更加整体化。

    这样一对比,当初郑桓师叔说的那些东西,就全都对上了。

    妖元只是妖丹的初级形态,有的妖有,有的就没有,但无论有没有,到了第六阶,妖怪们就都会拥有自己的妖丹了。

    只不过,跟人类修行者差不多,妖怪们想要完成品阶上的跃升,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而在第七第八,甚至第九品,就已经有了妖元的妖怪,往往更容易完成从第七品到第六品的飞跃罢了。

    所以,根据这个理论,再对比当下的两件实物,周昂觉得已经基本上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了:一只妖怪,不管是在第几品的时候拥有了妖元,随着自身的成长,妖元的强度是真的会逐渐提升的。

    而这种提升所表现出来的具体的形态区别,就是它会越来越浓聚,越来越收缩——也即越来越像一颗丹药。

    对比完之后,周昂把“桃夭”收起来,坐到胡椅上,这才重又拿起珊瑚剑,默默地用心去沟通和探查,想要看看那獐妖的妖元在完成熔铸之后,它的特性和法术,到底留下了多少——尽管从外观来看,这一次的熔铸是相当成功的,但对于一件法器来说,外观只是其次,最重要的肯定还是内在。

    这一探查,他脸上很快就露出了笑容。

    在刚刚收获了这枚妖元之后不久,他就曾经对它进行过一次粗略的探查,当时他就现,这獐妖的妖元里,一共储藏了三种法术。

    一种是“迷障”,一种是“落石”,还有一种,则是周昂格外感兴趣的“毒气”。

    这三种法术里,明显是“迷障”最强,“落石”其次,而“毒气”的话,当时周昂就感应到,这份法术相当的弱。

    当时他就怀疑,那獐妖也应该是刚得到,或者刚学会这个法术不久。

    而现在,经过探查,周昂很欣喜地现,在完成熔铸之后,这三份法术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害或流失,都完整地保留到了最新炼制成的这件法器里。

    当然,熔铸没有损失,却也绝对不可能增强。

    所以,依然还是“迷障”最强,“落石”其次,“毒气”最弱。

    欣喜过后,周昂并未放过,仍继续探查,去感受这三份蕴藏在了法器之内的法术,各自的施展方法和能力范围。

    很快他就逐一探查清楚了:

    其中“迷障”不愧是一只八品獐妖最强大的法术,经过探查,周昂现,如果自己全力催动的话,这门法术可以瞬间屏蔽大约十几米方圆的空间——就像自己在妖境内击杀熊妖时,那獐妖所做的那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