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无声。

    四周有些胧明,但十步之外却又仿佛有雾,叫人逐渐不能辨认,二三十步之外,甚至彻底变得视线混沌,只觉有薄薄的青色雾气婉转流动,却不辨牛马。

    这就是妖境之内最典型的夜晚。

    一队两名值夜的士卒没精打采地溜达过去了。

    他们甚至一边走一边打哈欠,对路过的所有地方,看都不看一眼,似乎只是在着急于完成例行公事,然后能回去睡觉。

    这叫周昂对于妖境之内妖怪们的管理能力,有了新的认识。

    当然,不排除它们久居城内,极难被人类修行者中进来历练的人骚扰和侵袭到,久而久之,警惕心已经越来越少的缘故。

    桑弘招了招手。

    周昂的身体快如一道烟一样,飞快地飘了过去。

    潜行一段,翻过一堵墙,桑弘指了指院子里的那两排房子,悄声道:“前面住的都是寻常仆从,后面那一排,住的应该是没有成亲的管事。”

    周昂点头。

    顿了顿,桑弘又说:“咱们必须一击必杀,一旦失手,或者发现不对,彼此都要及时示警,然后赶紧撤。咱们各跑各的。”

    周昂又点头。

    刚才有那样大把的时间,两人已经把可能会遇到的情况,都逐一讨论过,制定了应该算是比较详备的行动方案。

    此时时间已经合适,绕行院中巡逻的士卒刚刚离开不久。

    两人都不敢轻易动用术法,怕万一灵气的波动惊扰了住在附近的大能,因此落地之后,都弯了腰,猫儿一样贴着墙根,“飘”到了后面一排房屋前。

    周昂的观想状态一直开着,没有发觉丝毫异常。

    但他们才刚刚贴近那排房屋的窗下,周昂怀中的镜子便忽然微微热了起来。

    周昂猜测,这应该是镜子已经察觉到了自己接下来的行动的危险之处。

    两人选定了其中的一间。

    这一片建筑,应该就是专门建了来给府中的管事、仆役们居住的,都是一间一间的单间,有点类似周昂后世常见的公寓房,只不过都是在平地上。

    侧耳倾听,房内呼噜正响,而且的确是只有这一个声音。

    窗下的两人彼此点了点头。

    桑弘从怀中摸出匕首,周昂也握紧了手里的“桃夭”。

    不知道是否错觉,周昂感觉镜子好像更热了一些——应该是因为距离目标更近了些。而根据桑弘桑大吉的说法,这府上的管事,应该多在七品八品。对于两个只有第八阶的修行者而言,自然堪称强敌。

    桑弘的身体忽然凭空消失。

    刚才两人议定,两人选定目标之后,分两次行动,第一次桑弘出手,周昂望风,第二次则反过来——虽然同为人类,在这妖境之内,天然的就是朋友,但两人不但分属两国两宗,彼此更是初识,是以还是彼此都默契地以这种程度的配合为主。说到底其实还是看各自的水平。

    桑弘的身体仅仅消失片刻之后,周昂的观想状态就立刻发现,房间内有有一道禁制被打出来,一下短暂的灵气流动之后,房间内的一切声响,当即消失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周昂却忽然觉得怀中的镜子一下变得更热了。

    这可不大对!

    周昂第一时间想到,莫非屋子里的人醒了,而桑弘正在遭遇反击?

    但很快,他就有了更多的想法——近乎下意识地,他直接从镜子处调用了一部分力量,甚至做好了及时撤退的准备。

    有了镜子的力量协助,一个第八阶修行者布下的禁制,显然不堪一击,周昂很快就察觉到了房间内的情形——桑弘的动作极快,就在周昂的“视线”穿透了房间的禁制的时候,便正好感觉到一股洪流在房间内骤然涌起。

    他们交手了!

    偷袭失败!

    周昂的心忽然就提了起来。

    他先是顺手把“桃夭”拔出来,同时下意识地确认了一下召唤珊瑚剑的那道符的存在——但就在这个时候,镜子忽然变得烫热起来。

    周昂心中暗道一声“不好”,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

    禁制忽然被破掉了。

    周昂想都没想,便用“桃夭”内蕴含的力量,直接封锁了这间房屋内的气流。

    房间内打斗的声音被及时地封锁住了。

    但灵气的波动,周昂却暂时封锁不住——他甚至不知道现在房间内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犹豫片刻,他却还是小心地推开门,一步迈了进去。

    “夜能视物”之下,他清楚地看到,房间内的一人一妖正缠斗在一起。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刀一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刀一耕并收藏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