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天下第一 > 1007杀了太浪费&nbsp为33000金钻
    吕丰羽虽然嘴上说着握手言和,但神色间却充满了不情愿,显然是在大皇子的强迫下不得已而为之的。

    莫说他不愿意,陈冬还不愿意呐!

    换成别人也就算了,陈冬没准真就大度地和解了,但吕丰羽算个什么东西,台上技不如人、台下阴招连出。

    陈冬耻于和这种人为伍!

    陈冬看都没看他一眼,淡淡地道:“什么声音,这么聒噪?”

    吕丰羽面色一变,正欲发飙,炎霆适时走了过来,拍拍陈冬的肩,笑着说道:“陈大侠,知道你和吕兄弟之前有些过节,不过以后都是为我做事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就是一家人了,和解了吧!”

    陈冬这才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说:“大皇子,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解,我只是来看一看,并没说要加入谁的麾下……出发之前,上护法特意交代我,说青云观的地位举足轻重,不能随意站队,还望大皇子能谅解。”

    四周一片寂静,夏景龙等人均是目瞪口呆,另外几个皇子则面露不悦之色。

    不加入大皇子麾下,跑这干什么来了?

    他们哪里知道,陈冬是来给小白龙寻口粮的!

    炎霆也是眉头微皱,但良好的修养让他并未当场发火,而是迅速换上了和煦的笑容,仿佛刚才的不满完全没存在过:“原来如此……那好吧,希望陈大侠今晚在这里玩得开心。”

    其余众人均是沉默不语,如果陈冬不肯加入的话,他们肯定没办法随心所欲地聊天了。

    陈冬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知道自己已经不适合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了,便说:“不了,我还是早点回去,上护法还在等着我。”

    其实,他是打算到二皇子那里去一趟。

    大皇子并未阻拦,只是笑着说道:“好吧,我送你出去。”

    “不必,我自己走就好。”陈冬只是跟夏景龙道了个别,便转身往外走去。

    夏景龙倒是准备送送陈冬的,但被大皇子用眼神制止了。

    意思很明显:道不同不相为谋。

    看着陈冬的背影,夏景龙倒是有别的想法:“就算陈冬不支持大皇子,也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陈冬出了厅堂,来到百花楼的院中。

    楼如其名,确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青之草,走在其中宛若置身在一大花园中,一不小心便会迷失在亭台楼阁之中。

    好在陈冬还记得来时的路,兜兜转转已经接近大门。

    刚绕过一座假山,突见几名侍卫扛着一只麻袋匆匆前行。

    麻袋之中蠕动不已,还有“呜呜呜”的声音传来,显然其中还藏着一个人。

    还是女人。

    陈冬不禁起了一些疑惑,那些侍卫也吓了一跳,其中一名侍卫手一滑,麻袋便“咕咚”一声滚落在地,接着一个人影挣扎地爬出来,身上捆着一种可以限制内力的特制铁索,嘴巴里则塞着一大团破布。

    看到这个人影,陈冬吃了一惊,竟是震雷堂的冷燕妮!

    她不是去参加二皇子的聚会了吗,怎么被人装进麻袋,还跑到这里来了?

    但也就一瞬间,这些侍卫便把冷燕妮重新装回麻袋。

    同样的一瞬间,冷燕妮也注意到了旁边的陈冬,眼神中也顿时流露出“救我”的祈求!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和陈冬不对付,也不是不知道震雷堂和陈冬有深仇大怨,但她此时此刻显然也没有别的人可以求救了。

    就在陈冬愣神的功夫,那些侍卫已经抬着麻袋匆匆离开。

    陈冬微微蹙眉,还是悄悄跟了上去。

    那些侍卫行迹匆匆,并未注意到有人跟在自己身后。

    很快,他们来到一间偏厅,将麻袋放在偏厅中的床上。

    与此同时,又有脚步声响,陈冬立刻藏身于一株玉兰花后。

    人影渐渐走近,原来是大皇子炎霆和四皇子炎祥。

    炎霆和炎祥并未发现陈冬,直接走进偏厅。

    陈冬仍旧藏在玉兰花后,探头往里望着,心想:“冷燕妮投靠二皇子,大皇子肯定是不高兴了,但绑她过来干嘛呢,难不成还要杀了震雷堂的这位最强弟子?估摸着就是打一顿解解气。不管怎样,我都别插手了,反正我和这冷燕妮没交情,没必要掺和到这种烂事里去。”

    炎霆和炎祥已经来到床边。

    炎祥伸手一拨麻袋,冷燕妮的脑袋便露出来。

    冷燕妮一脸怒容,冲二人“呜呜呜”地叫着。

    炎霆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你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看这个?”

    炎祥笑着道:“是啊大哥,这娘们一向忠于二皇子,算是二皇子的左膀右臂,我趁着她还没进日月楼,就派几个人把她抓回来啦!”

    炎霆皱眉说道:“你抓她回来干什么?”

    “当然是做这个……”炎祥当着炎霆的面,做了个杀人的动作。

    炎霆再度倒吸一口凉气:“你疯啦,她可是震雷堂最强的女弟子,而且还进了炎武杯的八强,又是老二的得力爱将,死了得掀起多大波澜,父皇知道非要你的命。”

    炎祥则阴恻恻道:“放心吧大哥,这事我做得很隐秘,绝对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外人看来,就是冷燕妮失踪了,就算有人想到她可能是遇害了,也绝对怀疑不到咱们的身上来。”

    冷燕妮的嘴巴虽然被堵上了,但是耳朵并未被堵上,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当即“呜呜呜”地叫了起来,眼睛里还闪着泪花,浑身上下也在发抖。

    炎霆微微皱眉,显然是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炎祥趁热打铁地说:“大哥,人都抓来了,咱们已经没退路了!而且,这娘们确实挺强,不仅是武力上的强,在震雷堂也有相当的号召力,她这种人投靠二皇子,对咱们来说是极大的威胁啊!”

    炎霆思索半晌,终于下了决心:“好吧,那你下手干净一点,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

    炎祥狞笑一声:“放心吧大哥。”

    听到这话,冷燕妮无疑更加害怕,再次“呜呜呜”地叫了起来,似乎想吸引更多的人来。

    炎霆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狠戾,狠狠一记手刀砍在冷燕妮脖子上。

    冷燕妮当场昏厥过去。

    炎霆转身就走,显然不想再看她第二眼了。

    炎祥摆了摆手,让那几名侍卫也出去了。

    屋中,只剩炎祥和昏倒在床上的冷燕妮。

    炎祥二话不说,立刻摸出一柄雪亮的钢刀来。

    看到这幕,一向见惯了大场面的陈冬,背后也忍不住淌出一些冷汗,果然掺和进这种皇权斗争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一不小心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楚英雄一向挺蠢,这件事上倒是挺聪明的。

    眼看着炎祥即将杀死冷燕妮,陈冬却无任何举动,因为他无论是和冷燕妮,还是和震雷堂,都处于完全对立的局面,实在没必要为了救她而得罪大皇子。

    死就死嘛,和他有什么关系?

    屋中,炎祥只要手起刀落,立刻就能割下冷燕妮的脑袋。

    但他偏偏却停下了。

    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冷燕妮的身体。

    冷燕妮虽然已经两百岁了,但修炼者能够延缓衰老,再加上注意保养的话,还是……很诱人的。

    尤其冷燕妮还结过婚,身上自带一股少妇的美妙韵味。

    “直接杀了,好像有点浪费……”

    炎祥嘿嘿笑着,直接把钢刀收起,接着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他刚把裤子脱下来,突然觉得头晕脑胀,接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门被推开,陈冬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持着一根长长的玉制吹管。

    他是真不想管这件事的,冷燕妮就是死了也和他没关系。

    但他看到炎祥脱裤子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

    什么玩意儿啊!

    你要杀就杀,还整这出干嘛?

    陈冬来到床边,看着倒在地上的炎祥,忍不住狠狠骂了一声:“垃圾。”

    这样的垃圾,投喂给小白龙无疑是最合适的。

    但龙皇之前明确说过,要吃活得才行。

    现在带走炎祥,无疑是不合适的,一来突然失踪一名皇子,整个上京恐怕都要乱套,二来陈冬还参加着炎武杯,也不知道暂时该把炎祥藏在哪里。

    不过,知道这人是垃圾就足够了,将来总有机会能把他带走的。

    想到这里,陈冬就不再搭理炎祥,而是一把将冷燕妮提起来,迅速奔出门去。

    手提着冷燕妮,肯定不适合再走正门,所以陈冬直接翻墙而出。

    陈冬本来打算去日月楼,将冷燕妮交给二皇子,但他又不知道日月楼怎么走,只好将冷燕妮带回了炎武山。

    回到炎武山就好办多了,交给震雷堂的震护法即可。

    冷燕妮来参加炎武杯,是震护法陪着来的。

    此时此刻,震护法还在屋中等着冷燕妮回来。

    听到脚步声响,震护法走了出来,却看到是陈冬来了,而陈冬手里还提着冷燕妮!

    震护法当然大怒,沉声说道:“你干了些什么?”

    与此同时,双手也在“滋啦滋啦”地冒着蓝光,显然陈冬一个回答不对,就有生命危险!

    《天下第一》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手打吧!

    喜欢天下第一请大家收藏:天下第一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