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天下第一 > 1011 陈冬,消失不见
    上护法猜得不错,确实是这一招的威力太强,以至于将陈冬身上的旧伤都崩开了。

    本来以陈冬九级通灵巅峰的身体,再加《固若金汤》的第九层,强融两股内力是没问题的;可惜他的实力没有完全恢复,身上的伤也没痊愈,两股内力一融,澎湃的力量汹涌而出,那些伤口便“砰砰砰”地崩开。

    伤痕累累、血流成河,人也彻底栽倒在地。

    吴王剑失去控制,也“铛”一声跌落下来。

    “这是……”

    四周的人无疑都惊呆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还以为这是陈冬秘术的副作用,就连高处的炎祖都微微缩紧眉头。

    当然,也有不少幸灾乐祸的,像是武杨、高清河这些人,他们本来都挺忌惮陈冬这门秘术,现在看来所谓秘术也不是无敌的嘛。

    陈冬栽倒在地,冷燕妮只要一鼓作气,随随便便就能将他轰下台去。

    但她并没有这么干,冷燕妮迅速收了攻势,“噔噔噔”地朝着陈冬奔去。

    “你怎么样?”冷燕妮蹲下身来,紧张地问着。

    陈冬嘴巴微张,却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幕,四周众人均是“轰”的一声,随即陷入窃窃私语之中,因为几天下来,大家已经知道震雷堂和陈冬有着血海深仇,冷燕妮这么做又是为哪般?

    冷燕妮却不管那些,迅速检查陈冬的身体,随即惊讶地道:“你有旧伤在身?”

    到底活了两百多岁,还能看不出来这些?

    与此同时,上护法也奔到了擂台边上,着急地问:“陈冬,你怎么样?”

    陈冬仍旧没有力气说话,冷燕妮则回头问:“昨天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上护法沉沉地道:“昨天晚上四更时分,大皇子派人来杀陈冬,虽说有我护着没有成功,但他还是受了重伤,被砍了七八刀的样子,都在要害和致命部位……已经服下神级疗伤丹药了,但也没有痊愈。”

    四更就是丑时,距离现在也就三个时辰,能痊愈才有鬼了!

    “别……别说这些废话,我们继续来打……”陈冬终于恢复了些力气,慢慢站了起来,血也被他用内力止住了,但浑身上下依旧像是一具血人。

    与此同时,裁判也跳上台来,大声说道:“有人认输了吗?”

    “没有!”陈冬喘着粗气,吃力地说。

    “没人认输,就继续打!”裁判又跳下台。

    冷燕妮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你不能再打了,你……”

    “少废话,继续打!”陈冬一声怒喝,接着伸手一招,吴王剑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冷燕妮无奈,只好退回到自己的位置,八龙索也又一次盘旋在了空中。

    上护法也只能退了回去。

    “呼——”

    陈冬平推双掌,内力汹涌而出,这次他不敢再融合两股内力,只是按照常规打法运转天地奇书。

    另外一边,冷燕妮也重新调动内力。

    一时间,擂台之上天地异变,有狂风、有惊雷,吴王剑和八龙索在空中嗡嗡作响,那叫一个热闹。

    虽说二人重新拉开战局,但四周众人普遍不看好陈冬,因为此刻的陈冬站都站不稳了,整个人也晃晃悠悠的,似乎一只蚊子都能将他击倒。

    “去!”

    “去!”

    两道大喝之声同时响起,吴王剑和八龙索各自裹着飓风和雷电冲出,并在空中相撞,“轰轰轰”的声音也响彻四周。

    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陈冬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却发生了,竟然是八龙索迅速湮灭,接着吴王剑继续向前飞行,直接将冷燕妮撞下了台。

    见状,裁判便跳上台,大声宣布:“青云观陈冬,胜!”

    四周自然一片寂静,谁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后果,陈冬明明看上去已经不行了,怎么又转败为胜了?

    就连陈冬自己都懵了,站在台上半晌没有发声。

    过了一会儿,冷燕妮捂着胸口站起身来,仰头看向站在擂台上的陈冬。

    “为什么让我?”陈冬微微皱眉。

    “老娘愿意,你管得着么?”冷燕妮收回自己的八龙索,仍旧捂着胸口,一步步朝着震护法走去。

    看着冷燕妮的背影,陈冬沉默许久,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也彻底没了力气,“咣”的一声重重栽倒在地。

    四周顿时更加喧哗,冷燕妮竟是主动让的,实在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上护法迅速奔上台去,先往陈冬嘴里塞了一颗神级疗伤丹药,接着将他抱到台下。剩下的战斗肯定还很精彩,但上护法不打算看了,反正陈冬已经进了四强,还是带他回去好好调养。

    不过就在这时,炎祖突然开口:“上护法,你来一下。”

    上护法回过头来,有些不明所以,但仍低头称了声是。

    接着,他将陈冬交给夏景龙,让夏景龙先把陈冬送回半山腰。

    夏景龙的比武在第三场,倒是也不耽搁。

    接着,上护法便朝炎祖走去,规规矩矩地跪在了炎祖脚边。

    ……

    另外一边。

    “震护法,我主动认输,你会怪罪我么?”冷燕妮低着头问。

    “你有你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干涉的。”震护法淡淡地道。

    “他是因为我受伤的,就算我赢了这一场,内心也不会宁静!”冷燕妮长长地呼了口气。

    “做人,无愧于心即可。”震护法微微笑着。

    ……

    与此同时,第二场比武已经开始,是紫火门的武杨VS冰寒堡的高清河。

    台上“轰轰轰”的声音不断响起,紫色火焰和白色寒冰四处乱窜,炎祖一边欣赏着这一战,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刚才陈冬那招怎么回事,怎么还搞得自己浑身都是血了?”

    上护法肯定不能实话实说。

    如果说了陈冬身上就有旧伤,那炎祖肯定要追根问底,又问陈冬哪来的伤,大皇子的事就瞒不住了。

    上护法便道:“回圣上,我也不太清楚,陈冬身上有太多秘密了。”

    这一点,炎祖倒是相信。

    炎祖继续说道:“那他和冷燕妮又是怎么回事,冷燕妮为什么故意让着他?”

    上护法的眉毛轻挑了下,低着头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两人的事……咳咳,不过话说回来,他俩最近走得确实挺近。”

    既然答应大皇子不泄露他和四皇子的秘密,上护法只能把陈冬和冷燕妮往“男女关系”上带了。

    关键是,炎祖还相信了。

    炎祖忍不住轻轻一笑,摇头说道:“一个二十岁出头,一个两百岁出头……也真能撘得到一起去!”

    想到陈冬还有个地球来的女朋友,炎祖顿时笑得更欢快了。

    当然,他也没把这当回事,这方世界,但凡有点本事的男人,谁还不是三妻四妾?

    ——反过来也一样,有本事的女人,一样有许多男宠。

    炎祖跳过这个话题,继续问道:“陈冬那门可以短时间内提升战斗力的秘术,经常把自己搞得鲜血淋漓么?”

    上护法摇摇头说:“我也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相信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了。”

    炎祖点点头:“那就好,这次冷燕妮主动认输,下次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上护法没有答话,心里却想:“原来炎祖也希望陈冬得冠军啊。”

    不过也挺正常,炎祖历来就很看重青云观。

    接下来,炎祖又问了上护法一些问题,诸如陈冬平时表现得怎么样啊,平时都和什么人来往啊,为人品性如何啊等等。

    上护法也都一一作答。

    如果搁到以前,上护法肯定痛斥陈冬,说他不守规矩、无法无天等等,但经历过这些天的事情,上护法改变了对陈冬的看法,说得自然也都是些好话。

    炎祖也频频点头,陈冬的表现让他满意,将来可以给陈冬更重的担子了。

    “冰寒堡高清河,胜!”

    就在这时,一声高喝突然传来。

    上护法回头看去,就见紫火门的武杨果然已经被攻到了台下。

    武杨抖了抖身上的冰碴子,抬头面色凝重地看着高清河。

    擂台之上,高清河也受了些伤,浑身各处被烧出不少焦痕,但最终的胜利者仍旧是他。

    所以,高清河脸上露出淡然的笑,眼睛里也是掩藏不住的得意。

    武杨心里则是很难过的,他特别希望能和陈冬打一场,现在看来没机会了。

    “哼——”武杨咬牙切齿,转身就走。

    ……

    “好了,你回去吧。”第三场比武马上要开始了,炎祖对上护法说。

    “是。”上护法又磕了个头,才谨慎地退下去。

    下山的时候,正碰上急匆匆往山上赶的夏景龙。

    ——炎祖就在山顶,肯定不能飞行,那是大不敬。

    “上护法,我把陈冬送回去了!”夏景龙脚步不停,大声说道。

    “嗯,你赶紧去吧,第三场比武快开始了!”上护法也赶紧说道。

    一听这话,夏景龙也加紧步伐,“飕飕飕”地朝着山上窜去。

    上护法来到半山腰,穿过一片竹林,来到自己屋前,推门而入。

    屋中,一片狼藉。

    陈冬,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