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颜一时有些好奇,便微微伸出脑袋,转头往床边看去。

    透过拱门屏风,她看见淑贵妃躺在床上。

    即便隔着衣料,那如箩般的大肚也时不时有胎动,且动得频繁,时而拱起一个类似于脚印的痕迹。

    仿佛那肚里的婴儿,随时都要挣脱肚皮的束缚,想要呱呱坠地。

    倾颜见过临产的孕妇。

    可是,像淑贵妃这般胎动频繁的,实属少见。

    淑贵妃那双素来迷离空灵的眼睛闭着,一张脸皱在了一起。

    洁白的皓齿死死咬着红唇,显然是痛得难受。

    只是碍于众多奴才和宫妃在屏风外,便一直忍着。

    不过,倾颜没有多看,便收回了眼神。

    接下来的时间,宫妃陆陆续续都到齐了。

    倾颜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宫妃们都同她一样,穿着打扮皆朴素。

    毕竟淑贵妃这出了事情,没人敢在此妖艳。

    可你要是留意一下,便会发现宫妃们还是精心打扮过的,只是没敢太惹眼罢了。

    温贵妃一来后,就站在床边主持大局,指挥御医们该如何操作。

    不多时,外头传来太监的唱报声“皇上驾到!”

    语音刚落,一道明黄色的伟岸身影,便逆着光出现在了门口。

    屋内众人都没敢细看,便纷纷行礼。

    众人低头垂眸行礼时,只听见帝王走路带风的声音。

    男人步伐稳健而快,一会就走到了床边坐下。

    这种关乎皇嗣安危的时候,皇帝自然是顾不上奴才和一众妃嫔,没喊起也没免礼。

    是以,待皇帝坐下后,众人才起身,宫妃们也才继续入座。

    皇帝一在床边坐下,淑贵妃就疼得紧紧抓着男人的手。

    对此,皇帝倒也由着淑贵妃。

    一个女人为男人生育儿女,因动了胎气腹痛难忍,不过是抓下手,又算得了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想必是个男人都会怜惜的。

    尤其淑贵妃还格外的坚强,闷着一声不吭。

    她这般强忍着的模样,简直比疼得大喊大叫还要令男人怜爱。

    既不损贵妃形象,又坚强得令人心疼。

    嬴湛瞧着淑贵妃痛得不行,便问御医们“淑贵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的还没到临盆期,就痛成这样?”

    一句质问,吓得众御医纷纷跪在屏风外。

    其中一名胡子白花花的老御医是代表,“臣等刚给淑贵妃瞧过,是淑贵妃动了胎气,这才导致腹痛难忍,不过好在她胎位还算稳,倒也无碍,只需喝一剂药安胎即可。”

    “但是,贵妃娘娘到底是动了胎气,且还有一个月左右便要临产,是以,接下来随时都有生产的可能,为了安全起见,贵妃娘娘需得卧床休养,直到平安诞下皇嗣。”

    “本宫肚里的胎儿,还是能保住的吧?”淑贵妃疼得皱眉,艰难问出此话。

    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不想孩子平安生下的。

    老御医迟疑了几息的时间,才颤颤巍巍地回“贵妃娘娘,此事说不准,没到生产的最后一刻,谁也不能够保证。”

    嬴湛打从进屋起,便没给御医们好脸色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热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冰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婶并收藏娘娘每天都在洗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