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上神难求 > 第九十九章 情为债 难逃离
    “您这身子应该无碍了吧!”月庭交缩袖口的踏过了门槛。

    眼瞅着楚云天正于房间内,系着内衬细带。那姿态,倒真显了些许病样。

    这也难怪,毕竟是下凡投胎之体,又怎会还存着太子殿下的功力。

    背对着月庭,楚云天不语,依旧将眸光洒在墙上的绢画之上。

    月庭几步靠近,顺着他的目光轻移。

    那明着是一副山水图,实则暗藏女子画像。

    而那女子,无疑是狐君莲紫沁。

    “你怎么来了?”

    站了有些片刻,才得了太子的回应。

    月庭凝眉侧过,俯身低头,“来看看殿下的伤势!”

    “伤势无碍!只是还在想伤我之人,究竟是谁!”必然不会是绫罗黑纱,此人出手迅速,在他还未来得及感知之时,便击中了他的背部。

    这是落了沉思?

    月庭旁侧盯瞅,刚刚是在想事儿?不是在看画念人?

    “殿下你这……”

    “你去帮我查来!”

    伸手一扬,就把这么重的任务甩给了他。

    月庭为难的落着笑,声声憨憨不减,“殿下,我是个管凡间姻缘的!不是来凡间查案子的!”

    “我的话,你敢不听!”

    “……”无奈绷紧,他怎么就那么倒霉!一个莲君大人还不够,这会儿又来个太子殿下!“听!我听!殿下给的吩咐,小仙岂敢不听!”

    无声的点了下头,便又将眸光转向了画卷。如今,她已是不需要他的照顾了,索性借着下凡,做些自己能做的事。

    魔域!经千年都不得收敛,他是该找个时机,好好处理一下了。

    ————分割线————

    傍晚时分,南宫枭背手林间,脚下缓慢,似有心事难解,脸上正显着烦忧之神。

    此刻,恰逢一道身影从对面行来,那眸中闪烁不停,亦是掺染了悲伤之思。

    她瞧望了他一眼,手心微紧,本欲转头当作没有看到。却在侧身时,被他出声叫住。

    “子衿!”

    他的声音总是这般的好听,让她一下子就觉了全身酸麻。避不开他的人,就连他的呼唤,都掩不掉。

    直到握紧剑柄的右手,被他悄悄握起。她便越发的感到胸口翻腾,眸光瞬时抬起,绕在他的脸上,久久难移。

    “你怎么~好似在躲我?”南宫枭落着明知,而顾问。

    梁子衿淡淡道着,“自是怕被旁人看到!”

    “这里是后山,此刻还是傍晚,你未免太小心翼翼!”瞬时横过她的腰身,将她一揽入怀,薄唇缓缓贴近,与她不过两指之距。

    “你……”

    “你难道不是特意来此处等我的吗?”

    “……”不是!不是!不是!用着自己仅剩的理智,来提醒自己。

    然而,不过片刻,就被他入墨谭般的眸色,洗染消尽。

    身子微微一僵,便被他轻而易举的横抱入怀……

    ————分割线————

    司绫衣忽而醒来,只觉浑身乏力。摸着自己的大头,支动半身。手下瞬时抓扯,竟感到指尖勾住了衣襟一角,

    震惊的撑开眼缝,便见霍景腾正躺在自己身旁。

    用力的伸手捶击,将他从睡梦中打醒。

    “霍嘟嘟!你太可恶了!”绷紧牙缝的喊着。恨不得顺势下移,在他细长的脖子上咬上一口。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从前,怎么也没见他这么无耻!

    怎料,他捂着胸口的逢来眸光,竟还对着她落无辜。

    “怎么了?你的寒气退了吗?”

    这统统都不是问题所在!最要命的是,“你怎么也上来了!”还搂着她睡着了!是有多美!

    见她染了小火,霍景腾忽然觉得很有意思。不禁扬唇逗趣,“不是我想上来的!是你说冷,硬拽着我上来的!”

    “……”

    那两只大眼眨眨,好一副无辜!

    司绫衣气的齿间痒痒。

    “霍嘟嘟~”

    “你俩怎么这会儿就睡了?”

    “……”她正发了疯似的狂喊,突然就听到门口处,传来了凝禾母亲的声音。小嘴瞬时闭紧,再不敢任性!

    霍景腾瞧着她这模样甚是想笑,可又必须忍耐,因自己还在她的身侧躺着。万一她又怒了,自己就又要受得一拳!

    小依依的劲儿可是不小!如此,亦是说明身体无恙了!

    “你们俩孩子也真是的!在屋里歇息也不知道关门!”凝禾无奈的摇摇头,便伸手拉扯两面木门,“饭已经好了!若是饿了就来吃!”

    “知道了!”嘴上虽落着回音,两只眼睛却未曾挪开她。

    直到门外脚步声离远,她就又是一击上胸。

    “你就不能关门嘛!你干什么呢!”咬着牙缝的怒斥,不敢抬高声线,生怕凝禾母亲会在半路听到。

    这家伙还说担心她!不知道她冷吗?

    “那会儿,我一心着急你的身子,踹开门便到了床边,哪还顾得上关门!”

    “你……”堵的她愣是接不上话,倒是这瞬又给了他堵人的机会。

    那两只大眼珠子瞅来,连带腰身都起了半截,如此假笑怪异,着实显了杀伤力!

    “你是在恼羞成怒?”

    “我……”

    “你脸红了!”

    “霍嘟嘟!”

    “好看!”

    “……”完全跟他说不来话,咬着内唇,瞬时从床上爬下。整理了衣衫后,就要出门而去。

    “你等会儿!”霍景腾在她身后迅速的起来,顷刻便于衣柜中拿了一件青蓝色的大氅。几步追上,披至她的肩膀。“天色渐暗,外面更加凉寒。你若要去陪爷爷,爹娘吃饭,就多穿一些。”

    她还有心思饿吗?她刚刚只是想躲开他!无奈,竟又被他拽住!竟又被他的呵护感动。

    “走吧!我们一起去!”他继续扬唇道着,“我知道你好吃!少一顿会心里发慌的!我怎么舍得让你饿到!”

    司绫衣已经不知,自己此刻是该笑,还是该…满脸的僵持,道不出思绪。

    不可接受他的好,可又躲不掉,这般是上天对她的折磨吗?

    渐入夜,凉风习习。

    霍景腾在她身旁紧护,伸手横过她的肩膀,扣在她纤瘦的胳膊处,瞬时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

    “我~自己能走!”

    “别闹!你的寒气刚刚褪去!你可以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我却不行!既然娶了你,就会好好照顾你!”

    他的声音,在耳旁旋绕。司绫衣心间一颤,薄唇不禁抖扯,“我说了,那不算数的!”

    “我说了!你跟我拜了天地,跪了寻仙尊辈,行了喜宴之礼,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谁也拆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