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上神难求 > 第二章 命中注定的缘分
    当尘封的记忆被打开,她重新回念过往,才知,那些因他所流下的泪水~都为值得。

    “小姑娘你怎么又来了?你不属于我们冥府!你应去你该去你地方!”

    她该去的地方?

    静心湖畔,玉淮山下,冥溪谷底,还是紫狐岭中?

    或为凌云门,墨安,浮关,玄雪山?

    霓澄国,镇乾洞,梦魇窟?

    千岁城,夏侯府?

    褚云山,初家府院,陵水潭?

    寻仙境地,青御峰上?

    原来~他们曾一同去过那么多地方。

    ......

    沁莲殿

    “爹爹,你终于醒了!”小灵璩趴在他的床边,一刻都不敢挪离的盯着,就是想待他睁开眼,立马拉去寻娘亲。

    “我睡了多久?”摸摸头,还有些痛。

    小灵璩瞬时答话,“三日了!”

    “三日?还好不久!”慌忙的下榻,欲要回去寻妻。

    怎得月庭这会儿摆袖入了大殿,齿间扯动,落一阵无奈,“司绫衣死了!”

    “不可呢!怎么会?”他眉间一蹙,忆那日离别,她还是好好的。

    月庭见他不信,便长吸一口,落下坦言,“寒气侵体,难产血崩。”

    “难产?”

    “她早在你们修绛翎琐的时候,就有了身孕。怕你担心才瞒着不说。七修时,绛翎琐的灵力太过强烈,亦是她寒气崩体的原因。之后,她知自己维持不得,不想失去腹中胎儿,便又隐瞒了所有人!直至难产而死。”

    孟澜峯眸中晃晃,“我要去寻她!”他说过,他会找到她!

    “爹爹等等我~哎~哎~”本欲追上,怎得被身后拎了衣领。

    “你跟着去凑什么热闹!”

    “我要去找我娘!”

    小孩就是单纯,想的太少,“你就不能让他们单独处会儿!”

    “诶?”这话说的在理,“月庭仙君懂得可真多!”

    甩甩袖袍,将他放开,“那是,没学过人家谈情说爱!还没见过人家谈情说爱嘛!我好歹也是一个管了几万年的姻缘仙!”

    “仙君为何只管,不自己寻个伴呢?”

    “我那是因为......”因为什么?因为什么能说嘛!能对着个小屁孩说么!“老实待着!有你什么事!”遂起步离去。

    小灵璩凝眸于原地,“可真是奇怪!”

    ......

    行过她所行之路,感知她所聚于心间的情动。

    却总是差了那么一步。

    孟澜峯慌神的拧眉,望尽天下,百里缭雾,自己须加快一些。

    千狐岭

    “紫沁?你终于回来了!”

    她还在失魂的行步,远远地,就看到一个与自己同大的青衫女孩朝这面走来。

    她呆呆地扯唇,瞬时喊了她的名,“灵翘?是你吗?”

    “是我呀!认不出了?”被叫做灵翘的女孩拧眉晃晃,忽觉她有些不对劲儿。“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走了一路,有些累了!”深深吸气,把愁绪遮掩。

    灵翘转而又道,“九寻婆婆说你去历劫了!是吗?说你是新任的狐君!”

    “嗯!”她轻轻的答了一声,“这个说来很长!我肚子饿了!先给我弄些吃的吧!”

    “行行行!就知道你嘴馋!”多年相处,还不清楚她么!顺手牵过,拉着她往狐洞里奔。

    一路之上,莲紫沁望尽狐岭美景,突然就想到了一个地方。

    顷刻顿住,思绪涌起。

    “紫沁,怎么了?”

    “灵翘!我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没做!你做好吃的等我回来!”言罢,转头飞身而去。

    苦了灵翘只得在原地跺脚!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话还没说上几句,就又逮不住,让她跑了!

    ……

    莲紫沁抬步上了灵溪山,望着那颗生了万年的祈愿树,不由得忆起当年之景。

    那个笑,如春风拂面。

    那瞬俯身呵护,如炽阳暖心。

    前尘点点滴滴,如同做了一场梦。可梦醒后,她又该何去何从!

    他会不会,已经把她忘了?

    或是跟她说,七生七世只为历劫!不应存落执念!

    他是九重天上的高枝,而她仅是狐族的一只小狐狸。

    他当年爱的~亦是狐君白绮绣!于她没有半分情义。

    心里已是想了明白,却偏偏要模糊视线,娇气的落泪,“如今莲君已归神位!我是不是也该把凡间的那些事,都忘了!”

    “忘了!谁允许你这么做!”

    哽咽着,还未来得及缓歇,就听身后传来了那熟悉的音色。

    不由得咬了下唇,心里越发变了慌颤。莲紫沁不敢相信,先一刻,觉得自己听错了。然,当她转身之后,惊见他的那个笑,便又一次,无法自拔的沉迷其中了。

    好几回想要道话,却始终张不开嘴。

    孟澜峯迈步行近,手间还甩着他那把玉骨莲云扇。

    霎时,竟于她面前撩眉落趣,“只要我还活着,就不允许你说忘掉!余下的好几万年,你亦别想再跑离我的身边!”

    “……”这一瞬,只道喉咙沙哑,应不出话。

    “还有!谁又允许你背着我哭的!”猛地伸手,将玉骨莲云扇合起,敲在了她的头上。

    莲紫沁依旧犯傻,呆呆扯唇,“是你吗?”

    “当然是我了!不是我,还会是谁!”

    “……”

    他强忍着不笑,却是越发的忍不住,瞬时扬唇唤了她一声,“傻狐狸!”

    是,她是傻!傻的都没敢想他会出现!

    “你是来找我的?”

    “当然了!”

    一个凝眸欲哭,一个撩眉掩笑!

    此情此景,着实不搭!

    幸好没有外人在场,他们做了许久的夫妻,也就不嫌弃对方了!

    “你来找我做什么?”她嘟着嘴巴,缓了好一阵,才鼓足勇气的问出。

    孟澜峯无奈撩眉,苦笑声声,究竟该拿她怎么办呢?

    “自然是接你回家的!”

    “家?”

    “对呀!儿子可还在家里等着呢!临出门时,还告诉我,一定得把你接回去!不管用何方法,大哭大闹,抹鼻涕,也得把你接回去!”

    她瞬时晃晃眼珠,将脸颊润了羞红。

    孟澜峯仍旧半哄半趣,“你不会是只记得女儿!把儿子忘了吧!”

    她没忘,只不过……毕竟站在她面前的是九重天的莲君大人,如今又换了名字跟身份,便有些……其实,就是从没想过,也未曾敢想。

    她竟与他结了缘。

    “老夫老妻了!见了我,还害羞呢!”

    “谁害羞呢!”恼火的仰头,却见他眸光晃晃又不看她!

    凡尘历劫时的那点臭毛病,居然带上天了!

    “你跟谁说话呢!祈愿树吗?那你在这说好了!我肚子饿了!我要走了!”

    他反身劫去,劫了未走几步的小狐狸,搂在怀里,温度刚好相护。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