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圣子实在是太狂妄了 > 第17章 这次木得体验卡
    “拜谢师尊。”

    苏平拱手,对着护道殿方向,神色恭敬道。

    姜神公奖励的天脉,的确贵重无比,不亚于一件圣王兵。

    如果流传出去,哪怕只是半条,也会引得万千势力疯狂争夺,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就这么给了自己,果真是亲师父啊,简直太给力了!

    “这是天脉,圣子可以等新圣宫建好,埋入地下,提升新圣宫的灵气等级,当然,如有需要,也可以用作他处。”

    十七祖笑着递出一枚苍龙戒指,戒指古朴,弥漫着岁月的气息。

    至于天脉,则就存放在戒指之中。

    “谢了。”苏平很是从容的单手接过戒指,揣入怀中。

    面对十七祖,哪怕是一些宗内高层,也都会不自然的战战兢兢,不自禁的紧张。

    苏平却是能够淡然自若,从容异常。

    严格来说,举止甚至有些轻慢。

    原因无他,苏平的辈分要比十七祖高,且高了不止一星半点。

    完全没有恭敬的必要。

    “不敢当,圣子太客气了。”

    十七祖连忙摇头,不敢应下苏平的道谢。

    在十七祖看来,苏平不止是辈分高,更还是板上钉钉的未来大帝,是巴结的对象,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

    同时也对苏平高看一眼,如此贵重的奖励,哪怕是他,也无法不为之动容,可苏平却一脸淡定,竟连看都没看,直接揣入怀中。

    如此心性,世间少有。

    “真是羡慕顾山老哥啊,竟然白捡了这么好一个差事,给圣子护道,只要不出意外,就是大把的香火情,未来苏平得证大帝,那顾山老哥岂不是要一飞冲天?”

    十七祖看着顾山隐匿的方向,一时间竟有些羡慕嫉妒。

    “圣子若遇事端,却又不想惊动神公,可随时唤我,近些年都是我镇守扶摇宗。”十七祖拱手客气道。

    “一定。”苏平点头应下。

    十七祖的心思不难猜出,无非是想结交些香火情。

    苏平对这些并不反感。

    互利互惠,合作共赢嘛,是件好事。

    “神公让我叮嘱圣子,不要忘了今晚的晚课。”

    十七祖见苏平没有直接拒绝他的好意,心情喜悦了不少,对着苏平提醒道。

    同时,心中也暗暗打定主意,今后要和顾山老哥走的近一些。

    抱不到苏平这个超级大腿,能抱上顾山的大腿也不算坏。

    “晚课至关重要,本圣子心中有数,不会忘。”苏平和善笑道。

    十七祖点点头,对苏平感官很是不错。

    不由心生诧异,不是传言说苏平极端的狂傲自大吗?

    怎么表现的如此随和上道?

    难道传言有假?

    十七祖离开后,苏平看着神色愈发恭敬,宛如小迷妹一般的月熙,吩咐道:

    “从今天起,你搬到我那里住,做我的贴身丫鬟。”

    “是!”

    月熙顿时一阵兴奋,仿佛看到了未来的煌煌大道。

    跪地的其他两人,则是一阵发酸。

    如今,他们已经彻底认清了苏平的潜力,被苏平彻底折服。

    如果说苏平是天上的太阳的话,他们甚至连地上的萤火虫都算不上。

    他们异常羡慕月熙能够贴身侍奉苏平。

    可以预料得到,来日苏平成帝,月熙的地位绝对直线攀升,或将成为三千道州无数势力共同巴结的存在。

    ......

    护道殿

    巨力体验卡和圣意体验卡全都失效的苏平,罕见的有些身体发虚,仿佛身体被掏空一般。

    姜太虚注意到了苏平的变化,对此很是好奇。

    想不明白苏平到底做了什么,竟将自身实力拔高了无数倍,以道宫二重天的境界,发挥出了不逊色于化龙修士的攻击。

    最关键的是,除了事后略显疲惫外,竟没有其他丝毫后遗症。

    这一点着实惊人。

    可他终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为苏平细细讲解大道。

    讲解修行常识,讲解道心如何塑造,讲解三千道州的势力分布,以及人心算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身为天生大帝的苏平,秘密只会更多,他尊重自己徒弟的秘密。

    毫无疑问,姜太虚是一个极好的师尊。

    苏平对此深以为然。

    ......

    扶摇圣宫

    晚课上完,苏平接连运用两张体验卡后造成的后遗症,仍未缓解,庸懒的包在被窝里面,提不起任何精力。

    旁边是一身二次元女仆装的月熙,盘膝坐在床榻边缘,满面通红,神色娇羞的为苏平轻抚着琵琶。

    因为,这个所谓的女仆装,实在是太羞耻了。

    好在只给苏平一人看。

    她心里负担要小一些,还能稳住。

    值得一提,这女仆装竟是系统主动给的,而不是苏平开口要的。

    这让苏平大为不解,想不明白系统为什么会给他一堆女仆装。

    用系统的话说,是为了奖励苏平成功镇压众人,而原先的奖励做不成体验卡,所以就给了一系列的女仆装作为弥补,各式各样的都有。

    这让苏平大为鄙视了系统一番。

    为了薅他羊毛,系统真是连体验卡都不打算给了,竟直接拿出一堆破布来敷衍。

    摊上这么抠搜的系统,也是没谁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衣服的样式倒还挺新颖,穿在月熙身上,竟别有一番风味。”

    苏平以一名君子的眼光,彬彬有礼的欣赏着身穿女仆装的月熙,嘴角笑意愈发放荡。

    一曲琵琶罢了。

    苏平精神微微恢复了些许。

    月熙很有演奏乐器的天赋。

    一曲寻常琵琶,竟被她弹出了治愈身心的效果,令人啧啧称奇。

    苏平已经在盘算要不要帮月熙找一些音功方面的神通术法。

    她在乐器一道,的确天资不俗,是个可塑之才。

    只是,乐之一道,因为不是煌煌大道,在三千道州传承极少。

    就连硕大的扶摇宗,也都没有一本有关乐之一道的功法神通。

    不过,传说中倒是有位大帝的妃子是以乐证道,若是找到她的传承,或是可以收获不少这方面的神通术法。

    “闲来无事的话,可以帮她找找,毕竟身为未来大帝,怎么能听凡人的音乐?”

    苏平心中打定主意。

    “圣子还想听些什么?”月熙眨眨眼睛,对着苏平说道:“不只是琵琶,只要是乐器,我都有涉猎。”

    苏平望了眼窗外,见夜色已深,没了继续听下去的兴趣,摇头道:

    “时候不早了,你先退下吧,日后再听。”

    “那圣子你早些休息,月熙先退下了,有事记得随时叫奴婢。”

    说完,月熙一脸惋惜之色,恋恋不舍的退出了苏平的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