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圣子实在是太狂妄了 > 第46章 你还想怎么玩?
    混沌种青莲,万古前最为恐怖的轮海异象,是轮海秘境修练到极致的体现,万古来只有少数人做到。

    只一施展出来,就有崩裂天地,镇压天下之势。

    南宫天爆血所施展出的九轮雷阳大日,在混沌种青莲异象下,瑟瑟发抖,仿佛见到了致命天敌。

    “这怎么可能?!”

    南宫天如同见了鬼一般。

    这九阳轮转可是紫阳大帝的成名之法!

    紫阳大帝借此镇压了一世纪元,甚至还依仗它,深入生命禁区,无伤而返,做到如此伟绩的,百万年来只有他一人!

    如此强悍的特殊异象,怎么会被一朵青莲给撵着跑?

    他自己不如苏平,如今多少能够接受,毕竟被打怕了。

    可你要说紫阳大帝不如苏平,他心中一万个不能接受!

    “砰!”

    青莲莲叶微动,垂落下一缕混沌气,仿佛跨越万古岁月,携带无穷的岁月气息,向着九轮雷阳大日飘去。

    嗡!

    虚空震动,几乎承受不住这缕混沌气的威压,隐隐有崩裂的趋势。

    九轮雷阳大日彻底慌了神,一个个竟然急速蹿升起来,穿越无数层空间,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逃窜。

    “这......”

    所有人沉默不言,他们已经被惊吓的有些麻木了。

    紫阳大帝的成名战斗异象,就这么怂了?

    自家圣子这个异象,又是什么来头?

    “这是混沌种青莲!”

    有宗门高层,终于确认下来,深吸一口气道。

    “传说中足以横断万古的最强异象?!”接话的宗门高层,说话甚至都有些颤抖。

    “没错!早在几天前圣子宫殿引来这道异象时,我就隐隐觉得像,只是不敢确认,因为太过惊人。

    现在如此近距离观看,我可以保证,这绝对是混沌种青莲!”

    那位博学的宗门高层斩钉截铁道。

    “嘶!”

    “这岂不是说,圣子真有独断万古之资?”

    “混沌种青莲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一刻,所有宗门高层望向苏平的眼神变了,彻底火热起来。

    如果说之前,苏平天资确实极强,在大家眼中,几乎注定成帝,为逆天妖孽。

    虽然他们也常以独断万古来称赞苏平,却是万万不敢当真的。

    因为,独断万古,比成就一世大帝要难上无数倍。

    从世界起源,到如今,能够独断万古的存在只有两位!

    没有人觉得苏平会是第三位,因为太梦幻了。

    可是混沌种青莲的出现,向他们宣告了,苏平未来能不能成为独断万古的存在,无人能够确定,但他至少已经具备了可能。

    他确有独断万古之资!

    唰

    青莲又是抖动了一下莲叶,空间荡漾起来,溅起无数涟漪。

    涟漪所过之处,万物皆被禁锢,就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九轮雷阳大日被无数涟漪追赶而上,最终没有任何意外的,被禁锢在虚空之中。

    混沌气慢慢悠悠的飘向了每颗雷阳。

    啪!啪!啪!.......

    一颗颗雷阳被斩落,在天际之中,绽放起了璀璨的紫色烟花。

    依靠九阳轮转才将境界维持在化龙三变巅峰的南宫天,骤然吐出一口精血,遭到了严重的反噬,重新跌境回了化龙一变初期。

    这一幕,惊呆了在下面观看的吃瓜群众们。

    肉身,灵力,神通,每一方面,都足以碾压南宫天也就算了。

    就连异象也照样轻松碾压。

    这特么也太离谱了吧?

    合着迈入龙骨秘境,身负无上圣体,又掌握紫阳大帝传承的南宫天就是个废物呗。

    没一项能打的。

    “不是南宫天太弱,而是自家圣子太强了!”

    无数观众,此刻心中感慨无比。

    就连宗门高层,望向苏平的眼神中,也满是恐惧之色。

    此子太妖孽了!

    原来,自家圣子竟真一点都不狂妄,只是因为太过强大,随手就可以做到逆天之举,而外人又无法理解,所以才觉得圣子狂妄罢了。

    “你的异象似乎也就那样。”

    苏平撇了撇嘴,看着气息逐渐回归巅峰的南宫天,戏虐道。

    已经被打蒙了的南宫天,听到这话,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什么叫也就那样啊!

    九阳轮转超强的!

    这一刻,他心情复杂,道心切切实实的落下了无数道裂痕。

    原本坚不可摧的无敌心,裂开了!

    “说吧?你还想玩什么?”

    苏平轻飘飘道。

    说吧?你还想玩什么?

    这句轻飘飘的话语,很是随和,外加上苏平绝美的声音,仿佛可以治愈人心。

    只是落在众人心中,却是无比的扎心,众人只觉胸口沉闷,隐隐心痛,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原来,圣子从头到尾都是在玩。

    之所以变着花样来,竟只是为了好玩!

    他本可以将南宫天抬手镇压,一巴掌把南宫天拍死,却为了好玩,而多拍了几巴掌,就如同玩弄挣扎的苍蝇一般。

    “真特么恐怖,即使越一个秘境,也能抬手镇压无上圣体,这天资过分了吧?说书人都不敢这么说!”

    “我现在严重怀疑,我这么废物,一定是因为圣子觉醒时抢了属于我的气运!”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圣子觉醒之后,我总觉得自己越来越废物了!”

    “你俩闭嘴吧!那是因为圣子太强了,田间粪土遇上烈日骄阳,如果不觉得自卑才是怪事嘞。”

    众弟子这一刻的情绪仿佛大起大落,从错愕,面面相觑,再到惊骇,然后自卑,最终又回归了平常。

    天上骄阳有天上骄阳的道。

    田间粪土有田间粪土的用。

    老老实实做个咸鱼,其实也挺不错的,不必为了太阳的璀璨而患得患失。

    因为,两者本就不属于一个世界。

    “你休要嚣张!你我的战斗还未结束呢!”

    南宫天脖子涨得通红,嘴硬道。

    “你之所以更够强压我一头,不过是因为我才刚出关,才刚觉醒无上圣体,境界不稳固,圣体的威能也没有完全摸索透彻,真实战力不足实际的十分之一!”

    “你这样,胜之不武!”

    南宫天此刻是真的着急了,连脸皮都不要了,对着苏平愤怒撕吼道:

    “有本事,你给三个月的时间准备!三个月后,你我接着战!”

    “三个月?”苏平一脸诧异的看着南宫天,这家伙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这算是另类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

    莫欺老年穷?

    “是!三个月后,你我公平一战。”

    南宫天说到这里,心中又生出一丝希望。

    对方哪怕天资在逆天,也终究只是一个狂妄自大,而又愚蠢的少年人!

    他天生高高在上,论心智,又怎么比得上从一个小家族,摸爬滚打爬到如此地位的自己!

    放声激将道:“难道骄傲如你,能够容忍这种不公平的对决吗?这样不公平的战斗,即使胜了,你又能得到什么荣誉?!”

    在南宫天看来,对方既然任由他完成无上圣体蜕变,以求公平一战,那么也应当同样不介意,再等上他三个月。

    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狂傲少年罢了。

    “你是傻逼吗?”

    苏平撇了眼南宫天,很是诧异。

    南宫天神色不是特别自然,虽然听不懂苏平在说什么,可他有种直觉,这绝不会是什么好话。

    苏平脸上满是戏谑的神色,“公平一战?你二十八岁,本圣子十七岁,相差十一岁,你和本圣子说公平一战?”

    “你如今龙骨秘境,本圣子四极秘境,你比本圣子高出一个大秘境,你特么跟本圣子说公平一战?”

    “你的脑袋让雷给劈傻了吧?!”

    苏平无情的嘲讽,响彻穹宇,引来无数宗门弟子迎合。

    “你.......”苏平的嘲讽,以及下面弟子的迎合,都令南宫天深深抓狂,面容近乎扭曲,握紧的拳头,更是被攥出血来。

    他心中满是屈辱,恨不得将眼前这少年人,生吞活剥。

    “你就说,敢不敢吧!”

    南宫天此刻彻底不管不顾了,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此。

    不然,他今日只有败亡一途,没有任何希望。

    按照对方让整个扶摇宗都称之为老大的行事风格,一旦今日他落败,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被迫臣服!

    无论那个选择都让一心渴望成帝的他,无法接受。

    哪怕希望再渺茫,都只能赌对方会给他机会,愿意等上三个月。

    因为唯有此,他才能有翻盘的机会。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干很多事情。

    “看来,还是没有让你心生绝望啊。”苏平将南宫天的表现收入眼底,无奈摇头,有些失望。

    他之前之所以选择在各个方面碾压南宫天,只是想一点点击垮对方心中的骄傲,然后将其收服罢了。

    没想到,都到了如此地步,南宫天竟然还抱有希望。

    也真是绝了。

    果然,想要收服绝世天骄,并不容易啊。

    “既然你心中还有希望,那就由本圣子来彻底帮你打碎吧。”

    苏平将君子剑收回剑鞘,平淡道。

    “你答应了?!”

    南宫天脸上满是欣喜,激动的差点蹦起。

    此刻的他,彻底失去往日的风度,宛如跳梁小丑一般。

    “让本圣子等你三个月?你觉得你够格吗?”苏平轻飘飘道。

    “你耍我?”南宫天脸色变了又变。

    “耍你?有必要?”

    苏平淡漠的瞥了眼对方,神色从容,古井无波。

    “即便将你的实力再涨十倍,又能如何?”

    “仍旧难逃被本圣子抬手镇压的命运!”

    “天帝拳!”

    言落,苏平悄然捏碎了系统空间中的天帝拳的体验卡。

    这一刻,苏平体内血液沸腾,如大河决堤,滚滚作响。

    七彩气血缭绕,三百个小秘境绽放冲天神辉,轮海中的无穷灵力疯狂涌出,就连稳坐轮海的混沌青莲,也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一拳递出,轻松无比,威能却恐怖至极!

    炎炎烈日之下,竟有漫天星光璀璨,一座硕大的星辰大海倒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浩瀚磅礴,令人心生渺小卑微之感。

    下一瞬,一道拳光闪过,紧接着,无数星辰陨落,爆炸出无数毁灭一切生机的神光,骇人心神。

    一处永恒星空,竟直接塌缩毁灭。

    在这一刻,万千缕道痕交织,无数符文显化,交织在一起,演化最强一拳。

    如同一尊绝世天帝,镇压星空宇宙。

    这是极强大的一拳,因为它的创造者是世间唯二两尊独断万古的存在之一。

    是那位无上存在,将在成帝前,将一身大道,熔炼一炉,浓缩进一拳中,返璞归真。

    更曾运用这一拳,轰落万千星辰,粉碎一片星空,镇压诸天万敌。

    “这一拳的威能,怎么可以这么恐怖!”

    南宫天内心惊骇,道心隐隐颤抖。

    面对即将冲杀到自己眼前的碎天一拳,竟被吓得后背隐隐发凉,双腿不禁打颤,毫无战意,甚至提不起反抗的念头。

    仿佛面临一尊无上大帝!

    这一拳,他绝对接不下!

    即便他的实力再提升十倍,也是触之必死!

    这一刻,他彻底心生绝望。

    太强了,对方太强了!

    没有人能够胜过对方!

    没有人!

    他的无敌道心此刻彻底裂开。

    甚至生出,即使紫阳大帝再临,也将被强势镇压的错觉。

    不只是他,就连守在一旁禁锢战场,控制余波的宗主星清河,心尖也是一颤,额头爬满冷汗。

    这一拳的威能,他竟不能完全控下所有激荡而出的余威!

    若不是一直镇守扶摇宗的十七祖,及时施展术法,帮助星清河将周围的空间隔绝,此刻充当观众的扶摇弟子们,早就已经被周遭的强大威势,给震得七窍出血昏死过去了。

    所有宗门高层,也全都及时出手,屏蔽了宗内的弟子的感知。

    这一击,太过恐怖,如果道心不坚之辈观看,道心将会崩溃!

    稳坐护道殿中的姜太虚,也于这一刻,睁开了眼睛,眼中日月轮转,有无尽神威绽放。

    他再次失态。

    “失传无数纪元的天帝拳重现于世?”

    “同修两门无敌法,修出混沌种青莲,领悟天帝拳,苏平已经完全拥有了独断万古之气象!”

    只是,同时,却又隐隐心忧。

    因为,这只能证明,万古一遇的黄金时代是真的到来了。

    天地是平衡的,弱,则普遍都弱,强则普遍都强,不可能出现鹤立鸡群的现象。

    届时,无数古代怪胎,孽天妖孽,即便是帝子也都将出世,争夺这一世帝位。

    希望成就第三位独断万古的无上大帝!

    苏平的成帝之路,只怕会更加艰难。

    “轰隆!”

    震天巨响传来。

    天帝拳拳光擦着南宫天头顶,疾驰而过,落在其后的一座山峰之上。

    山峰轰然炸开,如同引爆一枚核弹。

    整个虚空都开始扭曲,天地战悚,万灵俱俯。

    一股恐怖的威能,席卷整个扶摇宗,令无数人心生胆寒。

    “即使你能再涨十倍的实力,又如何?你能接下这招吗?”

    苏平居高临下,控制拳风,悬于南宫天的头顶,轻蔑道。

    “我.......”南宫天此刻浑身冰冷,脑海中仍旧沉浸在刚刚的那一恐怖一击,整个人从头凉到了脚。

    抬头看着苏平,竟瑟瑟发抖,仿佛面对一头真龙,无尽的恐惧将他笼罩。

    “臣服,亦或者死。”苏平摇摇头,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

    他已经在南宫天身上浪费太多精力,更还为此浪费了两张体验卡,如果不是为了紫阳大帝的帝藏,只怕早就将其给拍死了。

    “我......”南宫天咬牙,看着高高在上的恐怖少年人,陷入了深深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