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圣子实在是太狂妄了 > 第50章 白衣废柴而已。
    “喂,南宫废柴,你该不会以为换身衣服,改个名字,就不用死了吧?”

    苏平耸了耸肩,神情玩味,对着南宫碑吆喝道。

    与众人的严阵以待不同,苏平表现得很是轻松。

    既然自家师尊都发话了,让他杀了南宫碑。

    那也就说明,此时的南宫碑不足为惧。

    只是周围并不知情的宗门高层们,听到这句话,却顿时一阵头大,心肝都在打颤。

    “圣子刚刚说了什么?”

    “我的天!这可是无上神王南宫碑的转世身啊!”

    “圣子这也太.....不稳健了吧。”

    无数惊呼声传来,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一刻,众人再次体会到了自家圣子的狂妄。

    难道自家圣子,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情况?!

    难道不清楚,眼前这人,早就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可以被肆意蹂虐的南宫天了吗?

    而是,变成了曾经镇压一个时代,最有望成就大帝之位的无上存在白衣神王南宫碑!

    “有趣。”

    听到声音,一席白衣的南宫碑,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苏平身上,以及苏平身旁的独孤南笙身上。

    在望向美如皓月的独孤南笙时,眼眸之中,明显闪过一丝动容,只是随即摇头,心中一叹,抑制住了那股动容。

    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苏平身上,只一眼,就看出了苏平的底细。

    姿态极高,如同打量一个小辈,淡漠开口道:

    “双法同修,竟同时做到了肉身无敌与灵力绝尘,你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他败在你手下,并不冤枉。”

    口中的那个他,自然就是指南宫天。

    南宫天败,是南宫天的事,和他南宫碑,可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南宫碑纵横一世,从未有过败绩!

    “本圣子天资一般,之所以能够将他碾压,只是他太废柴了而已。”苏平嘴角露出一缕微笑,开口道,“你说是吧,白衣废柴。”

    “嘶!”

    “白衣废柴?!”

    “这......”

    宗门高层,此时是彻底懵了。

    不少人差点惊骇的咳出血来。

    圣子知道对方的底细?

    那为何还要这般狂妄?

    在众人看来,虽然,苏平的确强大无比,可是终究只是一个小辈,根本无法同早就成名已久的南宫碑相提并论。

    这种突发状况,早就已经超出了众人的掌控。

    在他们看来,只有宗门沉睡的老古董们出面,才能妥善处理。

    如果,不是十八祖就守在一旁,如同定海神针般,他们早就已经将苏平给强制带下场了。

    即使是冒着被苏平反感的风险,也要制止苏平再继续狂妄下去。

    “白衣废柴?”

    南宫碑笑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小辈了。

    这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吗?

    够狂,对他的胃口。

    “不是吗?帝路之上的失败者而已,即使重活一世,也如此狼狈,不是废柴又是什么?”

    苏平也没有太大的惊慌,反而上前一步,气势迫人,直视南宫碑,态度倨傲道。

    “哦?”南宫碑眯起眼睛,笑容微妙了起来。

    “哦什么哦!”

    苏平神色淡漠,不耐道:“今日管你是谁,在本圣子面前,也只有两条路可以选!”

    “要么臣服,要么死!”

    众人听得已经一阵都大了,道心欲裂,心湖激荡。

    说人家废柴也就算了,

    竟然还打算让神王南宫碑臣服?

    不臣服就只能死?

    这也太夸张了吧……

    对方无论如何,也是曾经镇压一世,背负无上功德的一代神王啊。

    这话,即便是此生几乎无敌的姜太虚,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说吧。

    “你是在找死吗?”

    南宫碑神色终于冷了下来。

    他纵横一世,还从未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

    霎时间,无数滔天杀意,席卷八方。

    周遭温度直接下降无数,如同地狱降世,煞气横行。

    无数宗门高层,竟一个个心里发毛,仿佛面对一尊无上死神。

    更是直接如汪洋般,径直扑打向了苏平。

    他自负身负无上功德,扶摇宗上下,无一人敢动他。

    所以没有任何忌惮。

    “找死的人是你!”

    苏平神色冰冷,二话不说,直接主动出手,一拳递出。

    拳风滔天,霸道至极。

    “天帝拳!”

    一出手,就是最强一击。

    混沌种青莲临世,三百小秘境绽放神光,无暇神辉弥漫全身,滔天的灵力与气血,如同大海般,向着四周疯狂弥漫。

    “你敢!”

    感受到苏平强劲的拳风,即便是南宫碑,脸色也是剧变。

    这一击太强了,竟比之前击溃南宫天那一击,还要强上数倍。

    “有何不敢,只是一介转世身而已,又算得了什么?也配在本圣子面前装模做样?!”

    苏平怒喝传来。

    “莫说未能成帝,即便是已经成帝,又能如何?今日也照样轰杀你!”

    一拳递出,天地巨震。

    身后更是浮现出一尊盖世天帝虚影,手托星空,身披混沌之光,脚踩岁月长河,以无敌之资,独断万古纪元。

    无数大道符文紧随其后,演化天地万物。

    这一拳,仿佛镇压世间一切,直直向着南宫碑镇压而去。

    “找死!”

    南宫碑不敢丝毫大意,终于收起了之前的从容。

    九枚古令,瞬间从他体内轮海蹿出。

    一股极为霸道而又暴虐的气息弥漫,仿佛一尊古之圣贤在苏醒,恐怖的威压向着四面八方冲刷而去。

    更蕴含一种舍我其谁,唯我独尊的强大信念!

    这既是一套古圣兵,也是紫阳大帝帝藏的钥匙,其价值甚至要远超寻常圣王器,甚至是至尊器!

    南宫天之前根本无法催动,如今在南宫碑手里,九枚古令彻底发挥出了全部威能,绽放起寸寸紫阳雷光,光茫每涨一寸,周围的威压就会更深一层。

    “这股威能,以及上面流淌的荒古气息,这是古圣兵!”

    “这模样,怎么这么像紫阳大帝在未能证帝前,经常使用的圣兵,十二紫阳令?”

    “这就是十二紫阳令!威能无穷的紫阳令!只是不知为什么竟变成了九枚?”

    “不愧是一代神王,只是龙骨秘境,竟也能激发出古圣兵的半数神威。”

    “圣子危险了。”

    宗门高层再次惊呼,心中极为担忧,皆为自家圣子暗自捏了一把汗。

    更也惊动了不少老古董,不过,相对于宗门高层的失态,老古董们则表现得更为平常一些。

    一件古圣兵而已。

    即便是曾经被某位大帝使用过。

    即使,此刻催动它们的是曾经的白衣神王南宫碑。

    在他们看来,胜负早就已经注定。

    “十七祖,他们打起来了。”星清河看的一阵头皮发麻,对着身旁的十七祖道。

    “我知道。”十七祖点点头,望了眼护道殿的方向,很是淡然。

    “用不用制止?”星清河硬着头皮道。

    在他看来苏平虽然强横,可是战斗经验与经历还是太少,只有短短数个月。

    此时同南宫碑交战,不是明智之选,

    “如此好戏,为什么要制止?”十七祖很是诧异,反问道。

    言落,竟直接靠躺在一片祥云之上,拿出了好酒和好菜,饶有兴趣的观看起来。

    引来无数宗门高层,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