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总裁,听说你喜当爹了 > 第5章跪拜,敬畏逝者
    落霞墓地,残阳打在墓碑上。

    景繁星呆滞的跪在墓碑前,最后轻轻躺上去,仿佛躺在母亲的怀抱里一样。

    傅之尘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

    是洛秋铭让他从小呵护到大的女人这么痛苦。

    他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把她弄丢了。

    “让我和我妈待一会儿!”

    傅之尘明显不愿离开,现在这个女人离开他的眼睛一刻都是煎熬。

    “景繁星,你真的......”

    “我没事,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处理,只是现在...我想好好陪陪我妈。”

    景繁星压着眼底的难过,她真的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这么悲伤的一面。

    尤其面对傅之尘的时候,她就是不愿让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这么懦弱的样子。

    傅之尘掩饰心里真正的情绪,一双震慑人心的眸子,紧紧锁住她的身影,“好,但是景繁星,我希望这次之后你能收起悲伤。你不是想要找洛秋铭报仇?可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说完话,他就转身走了。

    景繁星自嘲的笑起来,他还是和六年前一样,对什么都莫不在乎,说话依旧一针见血,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意图。

    或许在他的眼里,她还是六年前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孩,什么都做不好!

    她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里面的女人笑得很温柔。

    眼泪‘啪嗒!啪嗒!’滴落在照片上。

    晕开了无尽的悲伤!

    “妈,对...对不起!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好想您!”

    “您说您和爸爸这么聪明,怎么会有我这么笨的孩子呢?”

    “六年前,我怎么会那么笨,居然没有看清洛秋铭险恶的用心。”

    “妈!你回答我,你回答我好不好!”

    没走远的傅之尘听到景繁星的声声悔恨,双手握紧了拳头,手臂上青筋暴起,眼底的愤怒一览无余。

    景繁星哭了很久,久到声音都沙哑了,眼泪也流不出来。

    这六年,她几乎大半的时间都陷入了沉睡。

    幽灵海的海水冰冷刺骨,而她掉下去的地方也在冰川附近。

    当年,楚昔年因为考察移动冰川里一种减缓衰老的矿物质,才无意中救了她和化羽。

    之后她就一直陷入昏迷中,唯一记得醒来的时光,是分娩时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

    后来的几年也是断断续续醒来过几次,每次醒来都是在医院里,她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可是什么都来不及说又陷入了沉睡。

    虽然她沉睡着,灵魂却游离在世间,对发生在身边的一切都有感知。

    直到六个月前,她才真正醒来,在楚昔年的帮助下,她迅速恢复了六年前的体能。

    “妈,您是不是也没想到,您这么笨的女儿,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遇到贵人。”

    “孩子是楚昔年带大的,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给的,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他才好。”

    景繁星小声诉说着这几年发生的一起,又哭又笑,要是景母看到自己女儿这个样子,只怕也会很头疼吧!

    这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有人来了,是傅之尘吗?

    她下意识的擦干眼泪。

    “你们确定找对地方了?要是错了你们全都给我滚!”

    人还没到,声音就传来了。

    又是林絮儿?

    这个声音,她这一辈都不会忘。

    还真是仇人,回来的第一天就已经连续两次相遇。

    景繁星急忙闪到一旁的大树后。

    她现在还不能让林絮儿知道她回来,不然就没意思了。

    她也不能以这副狼狈的样子出现,她要打得他们措手不及,要让他们付出百倍惨痛的代价。

    “就是这里了,林小姐!”

    林小姐?她真的很不喜欢这个称呼!

    她皱着眉头:“滚到一旁等着!”

    坞城上流社会都知道她和洛秋铭的关系,可是他却迟迟不肯结婚。

    前几年,他总说公司还不稳定,结婚会分心,可这两年,景氏已经完全被他们掌握,他还是每次都找借口。

    说他们还年轻,可她已经27了,再等下去,她就老了。

    她知道,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还爱着景繁星,他一直没有忘记她!

    她冷冷的盯着照片上温柔的女人,“你说你女儿死都死了,为什么还要纠缠秋铭?你知道吗?今天我居然看到了一个很像她的人。”

    “哈哈!!怎么可能,景繁星那个贱人六年前就死了!她不可能活过来!”

    阴冷的笑声在墓地里回荡,显得格外瘆人。

    一阵大风出轨,卷起来林絮儿的头发,似乎对她的话很不满。

    “呵!你这是在生气吗?生气也没有用,你的女儿已经死了!洛秋铭只属于我一个人,谁都不能把他抢走!”

    “景繁星活着的时候争不过,难道死了我还会怕她?笑话......”

    景繁星摸出兜里的口罩戴上,这个女人怎么能在她妈妈的墓碑前胡言乱语?

    绝不能容忍!

    林絮儿癫狂的笑着,没有注意到有人走到了她的身边。

    她的那些保镖也因为她的训斥站得远远的,更没注意有人靠近。

    “啪啪啪!”

    景繁星抓起她的衣服,在她脸上狠狠的扇了几个巴掌。

    她的脸很快就红了起来。

    景繁星似乎还不解恨,侧身在重重踹中她的膝盖!

    ‘咚’一声,林絮儿重重跪在景母的墓碑前!

    她低声在林絮儿耳边,犹如地狱传来的索命低吟。

    “你父母没有教过你不能对逝者不敬吗?”

    林絮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吓蒙了,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心脏砰砰乱跳。

    景繁星抓住她的头朝着地上砸去!

    剧烈的疼痛让她着很快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你是谁?”

    ‘砰!’

    “你要做什么?”

    ‘砰!’

    “你......”

    ‘砰!’

    她每问一句,景繁星就抓住她的头朝地上砸去。

    “救...救命!!!”

    林絮儿终于尖叫着出声,望着她眼睛里满是仇恨的怒火。

    忽然想起那个人掉入海里时仇恨的眼神。

    不禁打了个寒噤!

    “林小姐有危险!”

    保镖听到她的呼救,纷纷跑了过来。

    “这三个响头是为了让你记住,敬畏逝者!”

    说完,景繁星朝着傅之尘刚才走去的方向跑去。

    林絮儿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顾不上额头上的疼痛,那个眼神怎么会那么像?

    她摇摇头,想要甩掉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想法,太荒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