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总裁,听说你喜当爹了 > 第9章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景繁星要疯了,心,跳得又快又乱,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傅之尘,他在干什么?

    她的脑子嗡嗡作响,脸刷得红得能滴出血来。

    傅之尘另一只手进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把她轻柔的拉起身。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中无端生起些许旖旎。

    景繁星只觉得全身有些发软,两人的脸越来越近,气息交缠在一起,她瞬间清晰,小手狠狠推开傅之尘。

    “谢,谢谢!我得走了。”

    可不能在孩子面前这样。

    “孩子报名的事,我已经跟校长打好招呼了,周一送他们两个过去上课就好。”

    陌心和陌言相互对视了一眼,果然还是傅叔叔厉害,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景繁星张了张嘴,这个男人似乎变得更厉害了。

    “那...那这么晚了,我...我先送孩子回家。”

    不知道为什么,单独和他在一起,总觉得有些不习惯。

    “我让人把孩子送回去了,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景繁星刚想拒绝,陌心拉着陌言,朝着她挥挥手,“傅叔叔,好好照顾妈咪哦!”

    陌心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妈咪,不要欺负他!”

    景繁星:“......”

    这漏风的小棉袄。

    ?

    傅之尘带景繁星来到坞城最高级的娱乐场所-江南会所。

    她冷笑着勾勾唇。

    难道他带她来找乐子的吗?

    可是他现在对小哥哥没有兴趣了。

    忽然,几名黑衣保镖训练有素的围过来,这阵势骇人。

    来玩还有这么多保镖?

    等候的人连忙躬身道:“傅爷,二位里面请。”

    江南会所在最市中心,就像金壁辉煌的宫殿一般,灯火通明,整个里面都透着一种贵族气息。

    不是说这么多年,他一直被洛秋铭打压吗?为什么排场这么大?

    就在他们走进大门的时候,景繁星听到后面的动静,停下脚步回头,看到身穿礼裙的女人正对傅之尘招手微笑。

    “傅爷,怎么不先通知我一声,要知道您过来,我好事先安排。”

    他眉宇轻皱,还未出声,

    景繁星长眉一挑,不说话就完了?

    这女的谁啊?

    难道是他的姘头?

    施燕余光偷偷打量了一眼景繁星,以前,她还没见过傅爷身边出现过什么女人,难道这个女人是?

    她一转眸,看到傅之尘冷冽的眸子在盯着她,她心跳乱了一拍,连忙移开视线,不敢和他对视。

    施燕急忙低下头,不再说话!

    二人走远了之后,景繁星才小声八卦道:“她喜欢你?”

    景繁星的心往上提,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心里开始想,他这是承认了?还是怪她多管闲事?

    要不她还是不问了,直接走人?

    可如果直接走人,傅之尘会不会觉得她吃醋了?

    景繁星抬眸对上傅之尘漆黑幽深的眸子,心里虚得很。

    她没有把握,不回答就不回答。

    傅之尘饶有兴味的眯起黑眸,盯着景繁星。

    此时,里面的员工,看到了他们,纷纷喊道:“傅爷!”

    同时看到了傅之尘身边的女人景繁星!

    “夫人好!”

    景繁星的手不自觉收紧。

    傅之尘感觉到她的变化,他低头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冷怒,凝眉道:“叫景小姐。”

    “景小姐!”

    傅之尘还盯着她,她硬着头皮继续对他笑:“不说话,什么意思?”

    傅之尘眸子薄眯,凑到她耳边,无比低磁的男声:“我不知道说什么!”

    他长指勾起她的下巴,幽深的眸子和她四目相对,几乎要把她看穿。

    有那么一瞬,景繁星感觉要被他吸走了魂魄,好在她控制住了自己。

    她压下那些感觉,对他悄然一笑:“我不喜欢来这种地方玩。”

    傅之尘盯着她看了好几秒,须臾才不紧不慢道:“没让你来玩,这是允一的让我帮忙打理的会所,既然你回来了,由你来管理这家公司,施燕是这家会所的经理,也是你的助理。”

    “那就多谢了!听说你有股份,不会亏待你!”她立马回道。

    傅之尘黑眸里浮起些许兴味,他知道她在撒谎,但他很想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

    所以他带她一起往里走。

    回国,楚昔年送给她一家酒庄,在江南场能更好卖她的酒,两全其美的事她当然不会错过。

    “跟着我上去。”

    电梯一路飞升而上,到达二十二层的时候停住,走在空中走廊里,施燕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您好景小姐,傅爷已经交代清楚了,我是施燕,以后是您的助理。”

    “你好,我是景繁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施燕是傅之尘花高薪请来的才女,年纪轻轻就已经拿下坞大NBA硕士和管理学位,所以才能将会所打理得这么好。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却为了保护她而甘愿屈居洛秋铭那种胸无点墨的小人之下,真是委屈他了。

    即便他只是安静的站在自己身旁,可那份从容霸气,尊贵不凡的气势,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

    景繁星咬了咬性感薄唇,冷着眸盯着傅之尘,一脸谈判的表情道,“谢谢你,傅之尘!谢谢你一直帮助哥哥,帮助景家!”

    “允一是我的兄弟,你...”他深深看了她一眼,醇厚的声音吐出两个字,“值得!”

    “傅之尘,不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以后,你也是我景繁星最好的兄弟!”

    兄弟?

    傅之尘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谁想当什么劳什子兄弟!

    “过几天,我会在这里举办一个神秘化妆舞会。”

    “好!”

    景繁星的目光立即盯向傅之尘,深邃复杂的叫人看不透。

    “你不问我想要邀请什么人?”

    “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景繁星的脸‘刷’一下红了起来。

    这人子啊说什么呢!

    好在傅之尘没有继续,只是说:“一会儿去看辆车,司机也配好了。”

    傅之尘就觉得她开车简直就是智障,智商瞬间为零,给她配个司机多省事。

    “凭什么都要你来安排?”景繁星一脸无语之极。

    果然两人没几句话又开始杠上了。

    “兰博基尼,迈巴赫,悍马你喜欢哪一类?”

    “......”

    不是被洛秋铭压制着不能发展?为什么傅之尘还这么土豪,这么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