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总裁,听说你喜当爹了 > 第24章你竟敢威胁我,等着瞧!
    戴着面具的景繁星手一松,把林絮儿往地上推,林絮儿腿脚软得没有一点力气躺在地上。

    林絮儿吓得浑身出汗,眼睛瞪得很大很惧怕,却装作若无其事大声说:“你别以为我真怕你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有很多很多的钱,再说你杀了我也要偿命。”

    “我杀了你,嫌手脏,你不配。你这么多钱,定是来得不干净,双手都沾满鲜血。”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管得着我的钱是怎么来的,总比你做人家小三来得痛快。

    你和傅之尘不明不白的关系,我告诉你吧,他不会喜欢你的,更不会娶你,我欠你不用这样替他卖命,早点清醒猪脑子。”

    林絮儿说完一声阴笑看着眼前戴面具的女人如此愚蠢,她想都没有想到眼前人就是景繁星。

    “不要脸,这句话正好送给你。那你告诉我傅之尘爱的是谁?”

    “告诉你也可以,让你活得憋屈。他爱的人是一个叫景繁星的女人,可是她已经死了,你只不过是傅之尘寂寞找来的女人。”

    “原来如此,我应该高兴。”景繁星看了一眼还在和洛秋铭打架的傅之尘,没想到他的武力值还这么高。

    傅之尘从小就学击剑,可是一路拿奖拿到手软。

    “傅爷,你厉害了。”景繁星大声叫了一声,给傅之尘加油。

    “阿星,谢谢你。”傅之尘眯着眼看了一眼景繁星。

    ……

    傅之尘又一拳打向洛秋铭,他晕晕沉沉地被自己人扶着,正要反击过去,眼睛却看到戴面具人手里的小刀朝他这边过来。

    那刀尖已经搁在洛秋铭的皮肤上,只要她力气大点,或者稍微不注意,那刀尖便会刺进去。

    景繁星真想把这把刀狠狠对着洛秋铭刺进去,把所有的痛通通要回来,可是不能这么便宜一刀就解决他。

    洛秋铭瞳孔微缩,把心提到嗓子眼儿上来,浑身吓得就像拉满了弓的弦一样。

    洛秋铭看着傅之尘说:“反正我要是出事了就是在你的地盘,你是脱不了关系,你会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你这一辈子都会活在痛苦里!”

    景繁星手里的刀恨不得把他刺进去,“闭嘴。”

    “既然这样,还不如让你们不好过。反正大家都不好过!”

    景繁星弯唇,“那看来你是要死了。”

    “你竟敢威胁我,等着瞧!”

    洛秋铭瞪着戴面具的景繁星,他感受到了那双可怕的眼神像是要杀了他,“别忘了还有孩子?只要我想拿他们怎么样?他们分分钟钟都会有危险。”

    林絮儿嘴角的弧度扩大,看着景繁星,“你是傅之尘的女人,原来是这副鬼模样,见不得人的样子,有种把面具摘下来看看。”

    “我摘了你们都活不成,你们的命和一粒尘埃差不多。”

    “不可能!”

    她刀尖一点点刺伤洛秋铭,眼里的耐心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洛秋铭闭眼。

    他怕死。

    在戴着面具的景繁星几次逼迫他的时候。

    他在一个女人的刀下他就怕成这样,林絮儿也是怕得要死。

    真的好笑。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似乎所有的喧闹都在这一瞬间消失。

    时间静止。

    洛秋铭等着刺疼袭来。

    “把夺走景家的公司资料拿出来。”傅之尘淡漠的嗓音。

    洛秋铭睁开眼睛,看着傅之尘,“那是不可能的,我没有拿景家一样东西,那些都是凭我自己的本事赚来的。”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景繁星早在六年前就死了,她的妈妈也死了,如今她的哥哥已经不在国内,就剩景家那老头子。他可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老头子,自己把景家败了怪谁。”这种事情,洛秋铭不可能妥协了。

    “偷了就是偷了,还不承认,还能把话说得这么天经地义。”景繁星越听越觉得恶心。

    洛秋铭感觉到刀一点一点的在往皮肤里钻,他可以说像是看见了仇人。

    不。

    他觉得拿刀子架在他脖子上的人不是景繁星。

    而是别人。

    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洛秋铭看着戴面具的人。

    她一双黑眸依旧深不见底。

    里面的恨意像最深的夜,让人发慌。

    这一刻景繁星想到死去的妈妈,万分心痛。

    她们景家的公司能回来了。

    她眼里浮起热气,整个人都变得很激动。

    而她一动,她手上的刀也就动了,洛秋铭只觉一股刺疼袭来。

    像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破他的皮肤。

    他忍不住嘶了声。

    听见他这一声,戴面具的景繁星意识到什么,手一颤,手里的刀子当啷落在地上。

    林絮儿看到刀落在地上,一把抢着拿到手上来,往景繁星的手臂刺进去。

    她看向林絮儿,手臂上的血急速的流出来,很快染红她的白衬衫。

    “哈哈…哈哈…哈,你这个蠢货,我现在就撕下你的面具,看你长得什么鬼模样。”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事就是别人伤了阿星。”傅之尘抓住林絮儿的手打过去,抢走那小刀,林絮儿整个人摇摇欲坠。

    “我……我……”

    林絮儿后退,整个人都害怕的颤抖起来。

    她两只手也摆动,不断摇头。

    似在说,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

    突然,疾风而来,含着寒冽,如冰刃一样,划破空气。

    傅之尘抱住了倒下去的景繁星。

    景繁星看着他。

    身形高大,即便他蹲下,也依旧强大。

    洛秋铭看着傅之尘抱住戴面具的女人,那一双黑眸充满了爱。

    里面终年的冷漠被打破,他现在已经为了眼前这个女人赴汤蹈火。

    成了一个不一样的傅之尘。

    景繁星眼睛闭上。

    傅之尘手紧捂住景繁星流血的地方,在她眼睛闭上的那一刻,瞳孔里的墨色如倾倒的墨汁,抱起她,大步出去。

    “阿星,你不要有事,都是我的错,不应该让你参加这个舞会。”

    “不,傅爷我回国之后今天是最痛快的一天,只是不小心弄疼了手臂,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都伤成了这样,还只是弄疼了?”

    傅之尘心疼不已,六年的时间,竟让她坚强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