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总裁,听说你喜当爹了 > 第28章阿星,地上很凉
    傅之尘一脸为难,迟钝了一会,拿起电话给施燕打电话,“马上上来一趟。不,你先去我们百货店拿一套衣服过来,再上来。”

    “好的,傅爷。”

    丢下这话,施燕便麻溜的跑着上百货的电梯。

    但是她好像没有问清楚傅爷到底是叫她拿一套什么衣服?

    是男装还是女装,是什么牌子的,傅爷平时都是穿限量版的,也不可能让她来这里取衣服。

    她又打电话过去给傅之尘:“傅爷,不好意思,麻烦问一下你是要什么衣服?”

    “要……你就挑几套高端的女装过来,到了放门口就可以,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

    “好的。”

    施燕挂了电话,左想右想,傅总难道给景小姐挑衣服?为啥不直接带着她挑?

    这下问题大了,万一她挑的不是景小姐的口味,那日后她们相处起来会不会?

    不管那么多了,想一想景小姐平时都喜欢穿裙子,她就多拿几套多拿几个颜色多拿几个款式。

    ……

    傅之尘没辙,平时看起来那么强势的一个人,如今遇到她醉酒也不能帮她换衣服,在他眼里这跟耍流氓有什么区别。

    景繁星一翻身,身子歪到半个空中,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半晌都起不来。

    傅之尘看到她坐地上了,也转为无奈,走上前去朝着她伸出手,“阿星,地上很凉。”

    景繁星搭着他的手,全身动弹不得眨眨眼问,“你能抱我起来吗?”

    傅之尘被她一眨眼给惊呆了,抓住她的手腕猛地便将她提了起来。

    景繁星整个人被傅之尘一手拉起来,站起身后由于惯性又一下子扑到他的胸口。

    后腰上便被傅之尘另一只大手猛地一托,她便紧贴在了他的怀里,仰着脸怔怔的看着他。

    “疼吗?”傅之尘低头关心,嗓音低沉,极富有侵略性。

    景繁星还没有回过神怎么自己就到地上了,“疼,不疼。”连疼和不疼还感觉不出来。

    “……”这下景繁星是醒的,傅之尘根本就不想松开手,让她连半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景繁星突然发现自己白嫩肉都往外露,“苍天啊,我的衣服怎么肥事?”

    她快退一下闪开傅之尘,匆匆忙忙走进另一间隔房,先把裙子拉链拉上。

    傅之尘的这件办公室也是个人休息室,通向总裁办公室。

    室内朝南,进来以后分东西两间,现在这间装得很温暖,半敞着门。

    景繁星走进去所有一切先是模糊,继而蒙上了晕晕沉沉的感觉,目光所及,看见面前是一个窗户。

    窗户边上放着一束百合花,还有淡淡香味,抬头望着墙壁,挂着一幅画像,画中女子白裙长发飘飘犹如仙女,秀婉脱俗,温柔几许,至真至纯。

    画像左侧靠桌子边缘,满是书法字,写着诗词,“如约而至”是个多么美好的词,等的辛苦,却从不辜负。

    这些诗词很有淡淡的忧伤风味,读起来也很接地气,字行里都是真感情,这字也写得漂亮。

    晕黄的壁灯照着,一个黑色墨水瓶笼罩着房间的朦胧,表面的浮凸构成了模糊的梦幻诗情画意。

    墨水瓶之前,毛笔字左侧,毫毛玉立亭亭,中无空隙,绝对的均匀,饱实。

    一撇一捺,乌黑浓密,透亮平滑。

    办公室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密室?满是花儿?景繁星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这画里不就是自己?

    她发现画像仙女、毛笔字、墨水瓶、花儿都蒙着一层朦胧的白雾,那是窗外飘进来的。

    下意识间,她望着窗外,视线一点点看出去:一阵爽飒的风儿吹过,一阵一阵婆娑的茉莉花香,随风摇曳起来了。

    茉莉花吹到她手里,缠绵的飘呀飘,飘落下来,飘到了床上和地上。

    这板正的环境,严肃的氛围,还有画上那个仙女,谁能想得到傅之尘会这么烂漫。

    景繁星心里喜得不行,傅之尘站在她身后都没有察觉出来。

    “阿星。”傅之尘从她耳边亲密叫了一声。

    “这都是你画的?”景繁星看着画像里的自己,脸都通红了。

    看到‘大作’,傅之尘脸色陡然青了又白,半晌绷着脸道,“不要乱猜。”

    “我不会乱猜,但是看到某人的大作,我觉得以后可以培养一下。”

    “无聊。”

    “是无聊至极。”傅之尘一脸的揶揄。

    看到傅之尘吃瘪的样子,她更是觉得好玩。

    “哦?”傅之尘的尾音颇为意味深长。

    景繁星愣了一下,“你直接挂那里,还不准别人看?你想什么呢?”

    傅之尘:“你就不觉得这画是某个人?”

    景繁星一怔,脸上陡然就烧了起来,“不……不是我吧。”

    “为什么不是你,明明就是。”傅之尘低下头,凑得离她的脸更近。

    傅之尘离她这么近,真的很难把持啊!

    “你……你。”景繁星抿着唇,说话都有些磕巴,“我不理你了。”

    “都进了我的房间了,你觉得我还会放你走吗?”

    “你要干嘛?”

    她抬头,还没有听到傅之尘的回话,腰上一紧,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轻放到床上。

    她躺在光滑的锦缎被面上,傅之尘站在床边直盯着她。

    “你别看。”景繁星觉得羞耻极了,急急地撇过脸去。

    傅之尘便偷偷吻上她的额头。

    “我们这是……”景繁星双手捂着脸害羞起来。

    他平时在外面一副高不可攀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模样,原来还有这样的情调。

    傅之尘单手挑开了领带,呼吸粗重,“你还病着,我只是想轻轻亲你一下,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傅之尘……”景繁星回应过去,双手抱住他的脖子,“我们现在就快活吧,傅之尘,我想……”

    景繁星话音刚落,身下的摩擦猛地击中了她的某个脆弱神经,她当下叫出声来,“啊……傅之尘……”

    这一下撞的她所有的理智支离破碎,傅之尘却停了下来,担心弄疼她的伤口,“刚刚叫我什么?”

    景繁星:“傅之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