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年上攻 > 第十六章 渣男
    

     封子瑞等了郁南一个晚上,郁南不仅没有回复他的信息,等他第二天早上到宿舍去找郁南的时候,还被告知昨晚郁南没回去。

     封子瑞心中有了不可思议的想法,所以当亲眼看见郁南从一辆幻影下来的时候,他愈发妒火中烧。

     那车窗里露出宫丞的侧脸,似乎对郁南说了句什么,郁南看上去很乖巧,脸颊红扑扑的,挥手对宫丞再见。

     等那车子开走了,郁南才回头往宿舍方向走。

     不过他似乎看上去有心事,眉头深锁,给人一种美人愁的感觉。

     看到封子瑞,郁南怔忡了一瞬,并没有任何只言片语,只顾继续走路。

     “郁南!”封子瑞挡住他的去路,“我昨晚给你发的信息你没看见?”

     郁南说:“看见了。”

     封子瑞道:“那你为什么不回复?”

     郁南站在树荫下,阳光从树梢投射下来,星星点点的光斑照在他那张完美的脸上,唇红齿白,眉目如墨,清新又脱俗。

     他平静地说:“抱歉,如果我之前的行为让你有所误会——”

     封子瑞打断他,质问道:“昨晚你去哪里了?”

     郁南觉得他的事好像没有必要对学长交待,何况对方还对他抱有想法,他不想让关系更复杂,便沉默着不说话。

     封子瑞自己答了,表情难看:“我知道了,你在宫丞那里对吧?你一整晚都呆在他那里!”

     郁南不置可否。

     封子瑞忽地抓住他肩膀:“你说的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宫丞?你在给他兼职,所以认识了他,想攀上他对不对?!难怪我给你那么好的条件你都不屑一顾,原来是有了比我更好的目标!”

     郁南皱眉,很认真地提醒他:“学长,你现在说的话已经冒犯到我了。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不要因为这些事情变得你自己都不认识。”

     “不需要你给我发好人卡!”封子瑞咬牙,“我告诉你,你是不可能攀上宫丞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直觉封子瑞要说什么,郁南脸色白了一分:“我不想知道。我要回宿舍了。”

     昨晚宫丞的问话本就让他心事重重,他已不堪重负。

     果然,封子瑞低声道:“因为你是不完美的。”

     他一句一句直白又剜心,“宫先生最出名的不是他的背景,不是他的能力,是他对完美无瑕的变态要求。我曾经告诉过你,树与天承修到一半经历过一次重建,就是因为他无法忍受实物的瑕疵,硬生生将这项目推后两年!这可是他在宫家之外建立的最重要的个人事业!”

     郁南僵住。

     宫先生对他说过他的个人经历,即使轻描淡写,他也能感觉到宫先生对树与天承的重视程度。

     他也记得封子瑞是说过这么一回事,树与天承因为瑕疵推倒重建也是事实。

     “我叔叔说,他曾经因为员工搭配衣服失误而禁止对方出现在他面前,曾经因为喜欢的玫瑰气味不佳而命人培育新的品种。你想想,对事业对生活尚且是这样,何况是情人。”封子瑞道,“他曾经最看重的情人你知道是谁吗?”

     郁南并不想知道。

     “是路易。”

     郁南微微张开了唇,神色讶然。

     封子瑞笑得有点瘆人:“没错,就是那天来到工地的路易,对了,我明白了,路易是专程来看你的!”

     郁南:“看我?”

     “路易怎么样你已经亲眼见识过了,他是混血,还是知名设计师!路易和宫丞在一起分分合合十几年,现在又回国发展,总有一天还会完全复合,所以他来看看你到底怎么样,看你是不是他的对手。郁南,你真的认为你能比过路易吗?”

     郁南想开口说话,嗓子却像被什么掐住了,他发不出音来。

     “宫丞看过你了没有?”封子瑞说,“我想没有吧。不然他为什么还忍受你在他身边?”

     郁南:“……”

     “我没看错的话,你那片疤应该很大,不然你为什么那么紧张。”封子瑞还在继续,“那么大、那么丑的一片疤,皮肤都变形了。你的脸有多好看,那片疤就有多骇人。你想一想,他真的能接受吗?”

     郁南脸色更白了。

     封子瑞将他抱住:“不要做梦了,郁南。你和我在一起,我保证永远不会介意这一点。”

     郁南忘记了挣扎。

     脑中反反复复回荡着那一句——你的脸有多好看,那片疤就有多吓人。

     转学后,他平平淡淡上了另一所高中。

     霜山市并不大,任何斩头露角的孩子都在各所学校口口相传。郁南拿了许多奖,郁南有望获得参加顶级比赛的资格,郁南被著名大师亲自接见……他的名字越响亮,被越多人喜欢,流言就越鼓噪。有人在学校拦住他,问他,“喂,听说你身上有一大片疤,腿都烫烂了,是不是真的?”

     现在的情形和那时何其相似。

     封子瑞讲完心中快意,看到他这模样却又莫名难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头昏脑涨,将郁南抱在怀里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对不起。”封子瑞亲他头顶,“我说得过分,但却是事实。郁南,原谅我,和我在一起。”

     话音刚落,他便被狠狠推开,力度之大大到他难以想象。

     郁南冷冷地开口:“你走吧。”

     封子瑞不可置信:“郁南?”

     郁南脸上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冷色,容貌却比之前更为昳丽:“我就算有疤也与你无关,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

     郁南回到宿舍,覃乐风问他怎么了,他却只顾着打开电脑去搜索路易的信息。

     路易,三十岁,中法混血,知名设计师,才华与美貌并重,号称有一幅被天使吻过的皮囊。传说是个Gay,与神秘男友复合三次均以分手告终,每次分手都能有新的灵感出现。

     手机震动,是宫一洛给他发信息。

     宫一洛:[喂,你怎么突然走了?招呼都不打一个!]

     郁南早上走的时候宫一洛还在睡觉,小周叫他,他还不耐烦地骂骂咧咧翻过身过去继续睡。宫丞对他视而不见,似乎懒得理他,只走之前吩咐小周,等宫一洛走了就叫人来收拾干净。

     郁南羡慕宫一洛这么肆无忌惮,他也想那么恣意,无忧无虑,可是他做不到。

     他此时也没有心情去回复宫一洛的信息。

     宫一洛自说自话,继续发信息。

     宫一洛:[干嘛啊,你不想和我打好关系?【奸笑】我有预感,你会和我小叔在一起很久。]

     宫一洛:[因为你长得特别漂亮。]

     郁南的手指移动到他的资料上,将他删除了。

     做完这个,他心跳得特别厉害,像是下了某种决定一样。优柔寡断,患得患失,都不是郁南想要的特质。

     他喜欢宫先生。

     他喜欢宫先生的年纪,喜欢宫先生的谈吐,也喜欢他的霸道与温柔。

     昨晚宫先生对他说“我不会强迫你,我们可以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说”,他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他的包容,可是正因为太喜欢了,他才明白自己永远做不到在他面前剖白。

     秘密放得越久就越说不出口。

     这场初夏,他像是做了一个梦,而梦总归会醒的。

     他觉得他也算谈过恋爱了,拿得起放得下,兴许以后能做个胸襟超凡的大画家。

     这一周,宫丞主动与他通过两次电话。

     郁南每一次都很乖,认认真真和他讲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有一次他们通话甚至超过了三十分钟。

     宫丞说他像一只乖巧的猫,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

     到了周四,两人终于如约在画廊见了面。

     宫丞还将他搂在腿上,让他就这样画了两个小时。

     被吻得双腿发软的时候,宫丞沉声对他说:“知道我第一次对你动了心思是什么时候吗?就是你用这种眼神看我的时候。”

     郁南就别过头去继续画画了,耳垂通红还要欲盖弥彰:“我没有,我看人就是那样的。”

     这天临走前郁南说:“只剩下面的衣角没有完成了,我想加快进度,您不在的时候我可以过来吗?”

     宫丞问:“是因为暑假要去工作的事?”

     郁南“嗯”了一声。

     宫丞只摸了摸他的头:“你可以不用去工作,暑假就陪着我怎么样?”

     郁南摇头:“不行,我大一开始就在那里上班,也答应了老板每年暑假都去,他对我很好的。我不可以食言。”

     宫丞便同意了:“行,应该言而有信。”

     却不曾想他不在的时候,郁南连续赶工,很快将这幅画彻底完成。

     有天小周进办公室时表情古怪,半天支吾着说不出话。

     宫丞道:“我要破产了?”

     小周:“……不是。”

     他抓耳挠腮,好几分钟才鼓起勇气说:“是那个小可爱。”

     小可爱除了郁南不作别人想。

     宫丞动作顿了一顿,以为郁南又被什么人欺负,而那个叫封子瑞的才被他处理过。

     他眉头皱起:“他怎么了?”

     小周:“他在您的画像上别了这个,今天我过去拿画的时候才看到。”

     一张纸条递到宫丞办公桌前。

     宫丞拿起来一看。

     上面用幼圆字体写着:宫先生,对不起,我们分手吧。这幅画送给你,不用付我报酬了。我是个渣男,请您忘了我。

     宫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