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游小说网 > 年上攻 > 第六十五章 看你表现
    

     郁南似乎又打起了精神。

     无论经历过什么,他都是那个透彻、热烈的郁南。他的眼睛黑而亮,??说这话的时候瞪得猫一样圆,??简直是在用浑身的力气在抗议,??试图唤回宫丞的良心。

     这便是郁南的不同。

     “如果你现在放我走还来得及,我保证回去之后什么都不说,??就当我没见过你一样。”

     他都想好了,??只要宫丞想通了放他走,他就去找大使馆求助。

     那么找段裕寒、回国,??这些都还是可以回到正轨的。

     宫丞重复了一遍:“就当没见过我一样。”

     郁南点点头:“对。”

     宫丞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做梦。”

     被拉着往前走了几步,郁南立刻知道他的努力都是徒劳,宫丞根本不会听他的。

     他气得脑子发昏:“你爸爸要是知道他设计这里是你用来关人的,肯定会后悔设计了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宫丞脸黑了一半。

     郁南想要说话气人的时候是能把人气死的:“你要关我,??还要对我介绍牢房有多漂亮,??难道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一点就对你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说完,他甩开了宫丞的手,自己往“牢房”里面走。

     佣人开了门,他一怔,??没想到这里还能见到除了宫丞以外的人。

     刚才宫丞那些吓唬他的话已经让他先入为主了,潜意识里还真以为宫丞要彻底把他与世隔绝,??再也见不到任何一个人。

     佣人是个华裔,对郁南礼貌地点点头,??才对他身后的宫丞说:“宫先生,??使馆的人已经来了。”

     宫丞“嗯”了一声。

     郁南进了玄关。

     这一层是个大客厅,里面果然有两位客人在等待。

     这是怎么回事?

     郁南心里惊疑不定,??难道使馆的人来抓他了?他究竟是应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只觉得有人在身后摸了下他的头。

     宫丞嗓音里听不出是什么情绪:“去签字,他们是来给你办旅行证的。”

     郁南不明白,旅行证是干什么的?

     宫丞知道他不懂,冷淡道:“护照丢了的人得办个旅行证才能回国。”

     郁南犹如踏入梦境,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他在想,他不是在做梦吧,宫丞让使馆的人来给他办理证件好回国?

     使馆的人很快给他办理了手续,拍照签字,井井有条。

     郁南在想,高高在上的大使馆,竟然还有上门办理这种服务吗?

     那一头,佣人正伺候宫丞脱去大衣,房子里温暖如春,稍一动作就会发热。

     倒真是应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句话了。

     男人忽然皱起了眉,原来是脱衣服时右手被衣袖蹭到产生了疼痛。

     佣人未注意到主人手上伤,连忙道歉,说一会儿叫医生来看,宫丞不耐挥手:“不必了。”

     使馆的人很快走了,告诉郁南下一次来M国时护照肯定也能补办好,让他不用担心。

     郁南云里雾里地说:“谢谢。”

     佣人也走了。

     房子里只剩下了他和宫丞两个人。

     宫丞从楼上下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他总是有一回家就换衣服的习惯。一层虽然大,却只是个会客的空间,生活设施与房间等都在二层。

     “发什么呆?”宫丞问。

     郁南:“……”

     他搞不懂宫丞到底想怎么样了。

     宫丞踩着白色布拖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他一边喝水,一边用遥控将室内的温度调得更舒服一些。喝完水,他高大的身躯倚在沙发上,极度劳累般用手捏了下眉心。

     郁南这时才察觉,宫丞似乎憔悴了一些,他向来都是容光焕发冷峻逼人的,此时却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疲态。

     关于宫丞身上发生什么了这个问题,郁南没心思想那么多,当然视而不见。

     他不会对宫丞感到任何的心疼。

     安静片刻。

     宫丞看向他,用和以前他们在一起时的那种语气说:“过来。”

     郁南回过神,一动不动,脸上写着防备。

     “过来。”宫丞不悦,他的唇上还有刚才被郁南咬出来的伤,郁南是下了狠劲的,要有所防备的人是他才对吧。

     他拍拍身侧的沙发示意,“你还想不想回去?”

     郁南哑口无言。他被拿捏住软肋,只好走过去坐下,却故意距离宫丞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这是因为要是宫丞故技重施,他得确保自己能马上闪开:“你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突然又给他办理证件?

     宫丞却对他说:“真以为我要关你?”

     郁南脸红了一下,为自己的智商捉急,有点尴尬。

     他明白了,宫丞要关他什么的都是他自己脑补的……小周哥说的是到这套房子住几天,从头到尾没有暗示要软禁他的意思。

     可是他一点也不对宫丞感到抱歉,这么强硬的手段谁能不误会?再说了,好好解释一下会死吗?

     他忍着不爽:“那你是不是觉得吓唬我很有趣?”

     “非法拘禁的帽子都给我扣上了,我还不能吓吓你?”宫丞冷道,“外面什么人都有,像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被什么坏人逮住就不是吓吓你那么简单了。”

     郁南:“……”

     那也比和你待在一起好,他气愤地像,既不想承认宫丞说得对,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毕竟宫丞把他弄到这里来,也没有问过他愿不愿意,他别扭开口,“那你把手机还给我。”

     宫丞拒绝道:“不行。”

     郁南:“为什么?你既然不是关我,为什么还不准我和外面联系?”

     宫丞思虑片刻,道:“我是为了你好。”

     郁南心里记挂着网上说他比赛造假的事,很想看看现在的情况,闻言表情也冷了下来不想再求宫丞:“我的旅行证什么时候能办好?”

     宫丞道:“几个工作日吧。”

     郁南急切追问:“那我就可以回去了?”

     那种想逃离宫丞身边的渴望藏走藏不住。

     宫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谁说的?”

     见郁南要怒,他又说,“得看你这几天的表现。”

     郁南忍不住了,他有一种自己仍旧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宫丞先让他绝望,再给他希望,最后再来让他失望,他完全处于宫丞掌控之中,宫丞简直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怎么又不高兴了?”宫丞欺身过来,垂着眸看他。

     郁南被这纵容的语气弄得更加恼羞成怒:“看什么表现?”

     宫丞吓唬他也吓唬够了,也不愿露出更多的负面情绪给郁南看。

     要说条件,他当然还是很多的,可是千言万语都化为几个字:“很简单,你听话一点,不要总是拒绝我。要是我高兴了,就放你回去。”

     听到这句郁南气笑了:“好啊,听话一点嘛,还是很简单的。反正我扮乖巧应该很拿手,不然你为什么一直追着我不放。”

     宫丞脸色微变。

     那时候他说过喜欢郁南是因为他乖,却忘了这是郁南心中一根刺。

     然而说完这句,郁南就别开脸不再说话了。

     *

     郁南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真心觉得宫丞的手段很流氓,他表现得好不好,还不是由宫丞说了算?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接下来除了忍耐,还不是只有忍耐。

     证件办好了就可以回国了。

     就可以离这个人远远的了。

     他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后悔,早知道还不如上了那趟航班,忍受宫丞十几个小时,总比现在要忍受他几天好。

     然而任他在房子里转来转去胡思乱想,坐立不安,把宫丞想得特别无耻,宫丞却一整天都忙得停不下来。

     宫丞一上楼,似乎就有数不清的电话要接,看不完的文件要签,忙得连饭都没空吃。

     郁南肚子早就饿了。他这几天也没好好吃饭,和段裕寒一起的时候总是去吃汉堡等物,为了节约还只能吃便宜的,钱他们得省着用。

     被宫丞抓走之后,他也没什么心情吃饭,直到现在证件在办,有希望回去了,他才察觉食欲的存在。

     他还是得吃饭的,既然要好好的回国去就没有虐待自己的道理。

     画了十几年画,水都没烧过一壶,郁南的烹饪知识十分匮乏。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以前这种情况,一直都是宫丞负责做饭给他吃……郁南不愿去回忆那些细节。

     他不会做,也没有办法上网查询食谱,目标便瞄准了冰箱里的面条。

     宫丞出来时,便看见郁南在水池前的背影。

     天已经黑了,郁南专注地低着头,露出毛衣领子里一段纤细的脖颈,看上去分外乖巧。

     宫丞从背后将人抱在了怀中。

     “在干什么?”他问。

     郁南动作停了下,却没有回头,自然没看见男人眼中的闪动的情绪。

     他知道是宫丞,但是他没有说话的欲望,就沉默着,很好地履行着“不拒绝”的义务。

     宫丞只是因为抱着他而他没有反抗,就忍不住收紧了臂膀。

     郁南的腰窄,抱在怀里特别契合,久违地再次感受到了这种感觉,让宫丞因工作烦闷的情绪放松不少。

     他在怀中人脖颈旁轻轻一吻:“我现在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郁南头皮发麻,不知道为什么宫丞可以做到对他们早已结束的关系若无其事。

     他终于轻微挣扎了下,垂着睫毛开口:“你是指我为什么说你是混蛋吗。”

     说好要忍的,但是真的很难。

     宫丞不与他计较,沉声道:“你那时说,人要是不吃饭、不睡觉、不穿衣服就好了,那样的话就可以不上班、不学习,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什么也不做,安安静静当一条咸鱼。”

     郁南骤然僵硬,他的确这么说过。

     渐渐地,他脸红得滴血,因为他想起来了这句话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说的:“那又怎么样?那句话又不是针对你才说的,是对我喜欢的人说的。我对别人一样会说这样的话。”

     宫丞冷淡了些:“是吗。那你记好了,以后这句话只可以对我说。”

     郁南气结:“你——”

     宫丞掐住他的下巴:“南南,你还不明白,我不是在和你玩。”